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海峡两岸 ->>
海峡两岸省域茶叶生产优势及其影响因素分析

 

摘要:【目的/意义】通过分析2009-201年各产茶省份茶叶生产优势及其影响因素,从而为各省发挥自身优势提升产业竞争力提供参考意义。【方法/过程】通过运用综合比较优势指数法分析各产茶省份茶叶生产的规模、效率、效益和综合优势,并运用灰色关联法分析各省茶叶生产优势影响因素。[结果/结论]茶叶生产优势省份名次格局已基本形成且保持相对稳定;各省茶叶生产的规模、效率和效益优势处于动态变化中;影响各省茶叶生产优势的最主要因素依次为规模优势、效益优势、效率优势。从地理空间上看,我国各省茶叶生产优势布局大体上已形成由南岭以北、秦岭一淮河一线以南以及横断山脉以东包围而成的茶叶生产优势带,且优势带内部形成产茶省份优势等级东西相互对称的基本格局。

关键词:茶叶;生产优势;综合比较优势指数法;灰色关联法;海峡两岸

    我国是世界上最早发现并利用茶的国家。茶叶产业自古以来就是我国重要的产业,茶叶作为古丝绸之路的重要贸易商品,在世界上占有重要的地位。改革开放以来,我国茶叶产业依靠政策支持、科技投人,以及产业化发展模式等进人了新的发展阶段Ci7。由中国茶叶网数据库资料整理可知,2015年中国的茶园面积、茶叶产量、出口量分别占世界的61. 9 0 o }  43%18.200,位居世界第1。我国目前有20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生产茶叶,主要分布于适宜茶树生长的热带和亚热带地区,在地理空间上可划分为四大产茶区川:西南茶区巨包括四川、贵州、云南、重庆4()及西藏东南部地区」;华南茶区(包括广东、广西、福建、台湾、海南5);江南茶区(包括浙江、湖南、江西等省和皖南、苏南、鄂南等地);江北茶区(包括河南、陕西、甘肃、山东等省和皖北、苏北、鄂北等地)。由于我国产茶区域分布广泛,各地区茶叶生产的区位条件差别很大,因此,各省茶叶生产的优势存在差异,并最终导致了各省茶叶产业竞争力的差异。

    茶叶产业所涉及的产业链较长,包括茶叶种植、加工和销售,分别从属于第一、第二和第三产业。目前,国内关于茶叶产业的研究主要集中于产业发展现状及发展对策,一‘〕、产业竞争力分析Ca-zi7和茶叶品牌及营销模式Czz-zs〕等方面。关于茶叶产业竞争力分析方面的研究,从研究区域来看,多以中小尺度区域为主,且多以产茶大省作为研究区域,如福建省C4-}7、安徽省仁“一‘。〕等,也有涉及全国多省域茶叶产业竞争力的研究Ciz-isC,但几乎都未将台湾地区纳人研究范围内。从研究方法来看,大多数学者都以定量分析方法为主,常见的方法如综合指标评价法.‘一‘z〕和数学模型评价法.s-is7,研究对象多是包含茶叶种植、加工和销售的茶产业,仅涉及茶叶种植业的研究较少。因此,本文在现有研究的基础上,以茶叶种植业作为研究对象,采用综合比较优势指数法对海峡两岸省域茶叶生产优势进行比较,并运用灰色关联法分析影响各省茶叶生产优势的因素,以期为各省茶叶产业制定发展战略,发挥自身的产业优势提供一定的参考作用。

1数据来源与研究方法

1. 1数据来源

    大陆地区统计数据来自国家统计局数据库和中国茶叶网统计数据库,台湾地区统计数据主要来自于“农业委员会统计署”官方网站,部分由历年《台湾农业统计年报》整理获得。由于海峡两岸统计口径的差异,台湾地区的数据按大陆的统计口径进行折算,以保证最终结果的可比较性。

    依据2015年各省茶园面积和茶叶产量数据,易U除茶园面积和茶叶产量较小的海南省和西藏自治区。因此,本研究区域为江苏、浙江、安徽、福建、江西、山东、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重庆、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和台湾等18个省级行政区。由国家统计局数据库资料整理可知,2015年这18个省()的茶园面积和茶叶产量分别占全国的99. 9%99. 99 0 o,故所选区域能较好地反映全国茶叶种植比较优势状况及空间分布变化特征。

2结果与分析

2. 1综合比较优势指数

    根据式((4)计算20092015年各省茶叶生产综合比较优势指数,结果见表1。总体上,茶叶生产优势省份和劣势省份在数量上保持相对稳定,且内部变动不大。从横向来看,2009-2015年,我国18个主要产茶省份中,茶叶生产历年平均综合比较优势指数(1111 I )大于1,即具有综合优势的省份有10个,按照排名依次为贵州、福建、云南、浙江、四川、湖北、湖南、安徽、台湾和江西,其中11111 > 2的有贵州、福建和云南3省。而其余8个省份,即重庆、陕西、广东、河南、广西、山东、江苏和甘肃的历年平均值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在茶叶生产上存在劣势。但从纵向来看,2009 -2015年,各省茶叶生产综合比较优势及在全国的位次是随着时间而变动的。其中,云南、浙江、四川和江苏的综合比较优势在不断下降,云南的下降幅度最为明显。贵州、福建、台湾和河南则呈现“倒U型”变动特点,综合比较优势先增长后下降。其余各省则表现为波动状态,且变化幅度相对较小。

2.2综合比较优势空间分布特征

    根据各省茶叶生产综合比较优势指数,以1,1. 52作为分段点,将我国18个主要产茶省份划分为四个等级。工级省份表示茶叶生产综合比较优势指数(1111 I )大于2的省份,11级省份表示1. 5G1111IG2的省份,111级省份表示1 G1111IG1. 5的省份,W级省份表示1111 I G 1的省份(即为茶叶生产劣势省份)

    我国茶叶生产优势省份(贵州、福建、云南、浙江、四川、湖北、湖南、安徽、台湾和江西)总体上呈带状分布于南岭以北,秦岭一淮河一线以南,横断山脉以东地区,形成茶叶生产优势带,横跨我国东、中、西部。南岭以南和秦岭一淮河一线以北地区则主要是我国茶叶生产劣势省份(重庆、陕西、广东、河南、广西、山东、江苏和甘肃)

从茶叶生产优势带内部来看,东、西部各形成福建和贵州2I级产茶省份,在福建以北,贵州以西分别是浙江、云南和四川等311级产茶省份,I级和11级产茶省份之间东西包围的是111级产茶省份,总体上形成产茶省份优势等级东西对称的基本格局。从时间上看,各茶叶生产优势省份也处于动态变化中,云南从2009年的I级产茶省份转变为11级产茶省份,台湾在2015年由111级省份转变为W级省份,而江西和陕西则由W级省份转变为111级省份。

2.3规模优势指数、效率优势指数和效益优势指数

2. 3. 1规模优势指数(Sl1I )由表2可知,茶

叶种植规模优势较为显著的主要是福建、浙江、云南、贵州和湖北等5个省份,其中规模优势最大的是福建省。这些省份都是我国重要的产茶省份,茶叶种植面积较大,且茶叶产业在当地农业中所占比重也较大。此外,与全国平均水平相比,陕西和四川也具有规模优势;台湾茶叶生产在2009-2013年具有规模优势,随后由于茶园面积减少其规模优势逐渐下降并转为劣势。

    从时间维度上看,2009-2015年只有贵州省茶叶生产的规模优势呈现出明显的逐年上升趋势,而福建、浙江、云南和台湾等4省的规模优势在逐年下降,其余省份则变动不大。

2.3.2效率优势指数(El1I )由表3可知,茶叶生产效率优势最为突出的是湖南和重庆;此外,四川、湖北、广东、福建、台湾和云南等6省的效率优势指数也始终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历年平均效率优势指数大于1的省份还有江西和贵州。自2011年开始,江西省的茶叶生产效率优势指数大于1,说明江西省茶叶生产效率由劣势转变为优势;而贵州省的效率优势指数由2009年的1. 21增加到2011年的1. 3,在此之后逐年下降,2015年下降到0. 91,由优势转变为劣势。其余省份的效率优势指数则始终小于1,处于劣势。

    从时间维度上看,20092015年茶叶生产效率优势指数呈现上升趋势的省份有湖南、福建、台湾、江西和陕西,其中湖南省的上升幅度最为明显;效率优势指数呈现下降趋势的省份主要有四川、贵州、浙江和甘肃,下降幅度最明显的是贵州省,其余省份则变动不大。

2.3.3效益优势指数(Bl1I )由表4数据可知,

茶叶生产效益优势最为突出的是山东省,历年平均效益优势指数达到2. 53,远高于其他省份。此外,贵州、河南和江西3省历年的效益优势指数均高于全国的平均水平,具有效益优势。历年平均效益优势指数大于1的省份还有安徽、湖南、江苏、四川和云南。其中安徽省茶叶生产效益优势指数自2011年开始大于1,由劣势转变为优势;而湖南、江苏、四川和云南等4省的效益优势指数则呈现下降趋势,并分别于2012年、2013年、2012年和2012年由茶叶生产效益优势省份转变为劣势省份。其余省份则始终处于劣势状态。

    从时间维度来看,20092015年效益优势指数呈上升趋势的省份主要有山东、河南、安徽、陕西和甘肃等5省,上升幅度较为明显的是山东省和陕西省;效益优势指数呈现下降趋势的省份主要包括云南、贵州、湖南和江苏等4省,其中云南省的下降幅度最为显著。其余省份则主要呈现波动变化,且变动幅度不大。

2.3.4我国主要产茶省份规模一效率一效益比较优势类型划分根据2009-2015年各省茶叶生产的规模优势指数、效率优势指数和效益优势指数,以1作为分界点,将我国18个主要产茶省份划分为8种类型(5)。类型1代表的是具有茶叶生产规模、效率和效益三项优势的产茶省份,类别8则是在规模、效率和效益三方面都存在劣势的省份,类型23,   4表示具有规模、效率和效益中的两项优势的省份,类型5,   6,  7表示只具备其中一项优势的省份。

    从总体的时间变化幅度看,各省中同时具备规模和效益优势的变动幅度最小,具备规模和效益优势之一的省份变动幅度居中,变动幅度最大的是具备效益优势的省份。此外,不具备其中任何一项优势的省份变动也不大。这与茶叶的生产规模和生产效率是各省自然资源票赋、种植制度、物质和技术投人水平等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有关,一般较难发生变动,且变动幅度也不会太大。而茶叶生产的效益则是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市场对价格(包括生产者价格和消费者价格)的反映程度,具有较大的浮动性,因此变动幅度较大。

    从单个省份来看,2009-2015年间变动幅度较大的省份主要是安徽和台湾。安徽在保持其茶叶生产规模优势的同时,也获得了效益优势。这与该省名优茶产量和产值占比较大有关。以2015年为例,安徽名优茶产量和产值分别占该省的30%70 0 0 CzsC,同时还有来自安徽省政府的大力支持,以及茶叶品牌效应所带来的影响。而台湾则逐渐失去了规模优势和效益优势,主要是由于劳动力和土地价格的上涨,导致茶叶生产成本上升,种植面积减少,茶叶外销竞争力下降,转以内销为主,外销为辅。

2. 4茶叶生产优势影响因素分析

    2015年各省茶叶生产综合优势指数为被解释变量,选取能够分别反映各省茶叶生产规模优势、效率优势和效益优势的6个指标作为解释变量:茶园面积(X1)、采摘面积(Xa)、茶叶产量CXa)、单产(X"、茶叶产值(X5)和单位面积产值(X6)。采用基于DPS软件的灰色关联分析法分析各省茶叶生产优势的影响因素,得到表6。由表6可知,2009-2015年各省茶叶生产优势与各因素的灰色关联度由大到小依次为:规模优势、效益优势和效率优势。

    2015年各省茶叶生产优势影响因素综合灰色关联度进行分析,可知:

    (1)规模优势是影响各省茶叶生产优势的最主要因素(7)。其中,茶叶生产综合优势指数与采摘面积的关联度为0. 7969,与茶园面积的关联度为0. 7895,分别排在第2和第3(6)0

2015年茶叶生产优势排名前10的省份中,有8个省份具有规模优势(2)。茶叶生产规模一般是市场需求、资源票赋及种植制度等多要素的综合反映,茶叶生产者往往也是根据这些信息来决定生产规模的大小。因此,茶叶生产的规模优势对一地区的茶叶生产优势的反映程度最高。

    (2)效益优势对各省茶叶生产优势的影响居第2(7)。其中,茶叶生产综合优势指数与茶叶产值的关联度为0. 8246,与单位面积产值的关联度为0. 7118,分别排在第1和第6(7)。由于茶叶生产的主要目的是获利,因此茶叶产值对茶叶生产优势的影响最大。而单位面积产值更多的是反映茶叶的品质,由于每个省份茶叶品质不一,价格存在差异因此该指标对茶叶生产优势的反映程度排在最后一位。2015年我国具有效益优势的6个省份中,有4个是茶叶生产优势排名前10的省份。

茶叶生产的效益一般受到茶叶品质、市场价格及生产成本的影响。其中市场价格始终围绕商品的价值上下波动,具有较大的浮动性;茶叶品质和生产成本则与每个地区的区位条件和种植的茶叶品种相关。

    (3)效率优势在影响各省茶叶生产优势的三个因素中排在第3(7)。其中茶叶生产综合优势指数与单产的关联度为0. 7671,与茶叶产量的关联度为0. 7577,分别排在第4和第5(6)02015年具有效率优势的9个省份中,有6个是茶叶生产优势排名前10的省份。茶叶生产效率一般受到资源票赋、物质要素投人及农业技术进步等因素的影响。资源票赋和物质要素投人水平更多的受到各省区位条件的制约,而农业技术进步则是未来增加茶叶生产优势的关键要素,具有很大的潜力。

3结论与讨论

    基于2009-2015年我国及18个产茶省份农作物及茶叶种植面积、单产和单位面积产值等数据,本文运用规模优势指数、效率优势指数、效益优势指数和综合比较优势指数等指标并结合灰色关联分析法探讨了我国海峡两岸省域茶叶生产优势及其影响因素,得出如下结论:(1)   2009-2015年,我国茶叶生产优势省份名次格局基本形成且保持相对稳定,综合比较优势排名前10的省份依次为贵州、福建、云南、浙江、四川、湖北、湖南、安徽、台湾和江西;(2)从空间分布来看,我国已大体上形成由南岭以北、秦岭一淮河一线以南以及横断山脉以东包围而成的茶叶生产优势带;在优势带内部形成产茶省份优势等级东西相互对称的基本格局;

(3)  2009-2015年,各产茶省份茶叶生产的规模、效率和效益处于动态变化中,各省中同时具备规模和效率优势或不具备任何优势的变动幅度最小,具备规模和效率优势之一的省份变动幅度居中,变动幅度最大的是具备效益优势的省份;<4)2015年为例,通过灰色关联分析法可知,影响各省茶叶生产优势最主要因素为规模优势,其次是效益优势,再次是效率优势。

    本研究将台湾列人茶叶生产优势分析区域范围,补充了之前研究中台湾数据缺失的缺憾。但由于茶叶产业所涉及的产业链复杂且冗长,本研究仅将茶叶种植业作为研究对象,而未涉及茶叶加工业和销售业,从而使结论的解释范围在一定程度上被缩减。并且,由于数据的可获得性问题,本文仅选取了2009-2015年作为研究时序,而未能从较长的时间序列研究茶叶生产优势的变动规律,且未能对其变化的驱动机制进行更加深人的讨论。这些都是本课题今后需要深人研究的方向。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