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亚太研究 ->>
韩在美“印太战略”上的态度值得玩味

 韩在美“印太战略”上的态度值得玩味

 李敦球

美国总统特朗普在 11 月亚洲之行期间强调的所谓的“印太战略”,引发国际舆论的广泛关注。

白宫在发布特朗普亚洲之行的报道材料中,列举了加强国际社会在朝鲜核问题上的合作、印度太平洋地区的开放与自由、美国繁荣这三大目标方面的成果。可见,特朗普的“印太战略”正式取代了奥巴马的“亚太再平衡战略”

美国“印太战略”的核心任务仍是应对或对冲中国崛起。与“亚太再平衡战略”一样,“印太战略”也把中国视为主要的竞争对手,要求美国介入地区事务,为区内国家特别是盟国提供安全保护,这意味着美国介入中国周边热点议题的力度不但不会减轻,而且还会加强。可见,不管特朗普在口头上标榜自己如何与奥巴马不同,“印太战略”的实质内容不是放弃或者否定“亚太再平衡战略”,更不是对“亚太再平衡战略”的颠覆,而是在“亚太再平衡战略”基础上的延伸与拓展。

新德里电视台

11 12 日称,印度、美国、日本和澳大利亚 12 日在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会议期间举行了局长级会议。这是四国首次举行这样的会议。报道称,该会议意在打造四国联盟,以从战略上保证印太地区的自由、开放和包容。这意味着“印太战略”已进入实际操作阶段。虽然“印太战略”打造的四国联盟尚未明确包括韩国,但是特朗普非常重视美韩同盟在“印太战略”中的关键作用。

韩国外交部发言人鲁圭德 11 9 日在记者会上表示,韩国青瓦台和美国白宫 8 日发表联合新闻稿,介绍韩美首脑会谈成果。新闻稿指出,特朗普强调“韩美同盟是印度洋-太平洋地区安全、稳定及繁荣的关键”。在被问及对韩国的角色出于何种考量而作出此番言论的提问时,鲁圭德表示,两国共享自由民主主义和市场经济的共同价值和理念,为半岛、东北亚乃至亚太地区和平、稳定及繁荣的战略目标密切合作。美国所提出的新战略与韩国政策方向有一脉相承的部分。

     9 日当天,文在寅访问印尼期间,一位青瓦台官员在印尼对记者说:“在声明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一部分并不是文在寅和特朗普共同提及的。”他说:“这是特朗普总统说的,但文在寅总统并没有签字支持。”这位官员还说:“我们听取了特朗普总统的意见,但考虑到目前的全球状况和问题,我们不希望马上就参与进来。”

但就在当天晚些时候,韩国政府就改变了立场。青瓦台称,首尔及华盛顿同意在印度洋-太平洋合作的背景下“探索可能的合作领域”。韩总统府还表示:“印度洋-太平洋这一最近由美国提出的概念与我们多元化的外交政策有一些相似之处,但我们认为我们需要就此进行更多的磋商来判断这一概念是否符合我们共同追求的战略目标。”

可见,韩国总统府和外交部在一天之内发布了一系列前后不一、自相矛盾、令人疑惑的言论,反映了韩国政府在是否加入“印太战略”问题上左右摇摆、态度暧昧的立场。

对此,韩国民间也有两种不同的声音。如韩国远东研究所副所长朴正进表示:“印度洋-太平洋这一概念似乎是美日两国共同的战略,以遏制中国,并对其施加压力。”他说:“我们费尽心思让中韩关系重新回到正轨上,我们不能冒险做出再次损害中韩关系的行为。”而延世大学一位教授则认为:“我们的国家长期以来一直被限制在东北亚地区,这限制了我们在朝鲜半岛和朝鲜半岛周围的空间概念。”他说:“我们没有任何理由拒绝‘印度洋-太平洋’这一概念。只要不是针对中国,不涉及安全或军事,仅仅是多样化的海上合作,我们没有理由不加入。”

     文在寅 11 14 日在菲律宾马尼拉新闻中心记者会上表达了有关引发争议的“印太战略”的立场。他表示,“印度和太平洋合作是上次(11 7 )会面时首次听到的提法。(特朗普总统)将韩美两国同盟视作印太合作的支柱,而我第一次听到这一提法时很难准确把握其中的深意。因此决定保留立场并在今后听取更多的详细说明”。据悉,此后青瓦台相关人士公开发言否认会加入(印度和太平洋阵营),但文在寅对此并未作出解释。

韩国《东亚日报》11 7 日发表文章称,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与美国的“印太战略”必将发生冲突,韩国有可能落入左右为难的境地。这种担心不是多余的,文在寅在与特朗普举行首脑会谈时欣然接受了“印太战略”,后来察觉了“深意”,转而持“保留立场”,说明文在寅在面临战略抉择时还是有点顾忌中国的反应和立场。

韩国的基本战略是将自己的安全命运紧紧绑在美国的战车上,并听从美国的旨意。同时,又希望中国包容韩国的行为,还想从中国获取贸易和旅游方面的经济红利。尽管韩国仍是中国争取友好的对象,但韩国的对华战略具有典型的两面性和摇摆性,远不是中国的战略信赖国家。

需要提醒韩国的是,韩国应避免卷入大国战略冲突,尊重地缘政治规律,不能一味将自己的命运绑在域外国家的战车上。历史上特别是近代以来韩国曾多次犯过战略错误,引狼(海洋势力)入室,付出了国土两断的沉痛代价。韩国应该吸取历史教训,实现战略自主,切实做到战略自省和战略自重。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