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华人华侨 ->>
中国当代音乐在菲律宾的传播研究

 中国当代音乐在菲律宾的传播研究

苏侨 陈昌文

  摘要:中国音乐在菲律宾的传播历经传统音乐的延续性传播(1949-1978)、艺术交流的广泛性传播(1979-1999)和多元音乐的全方位传播(2000年之后)三个历史阶段。注重“政治环境、经济实力的协同作用;节庆民俗、宗教活动的助力推广;立足本土、文化交融的深入发展”三个传播要素。拟从“重视华人群体,拓展音乐形式”等方而进一步推动中国当代音乐文化在菲律宾乃至东南亚国家的有效传播。

      「关键词」中国当代音乐;菲律宾;国际传播

      早在宋代,中国就同菲律宾开始了商业和文化方而的交流。近代以来,以广东、福建为主体的华裔客商为菲律宾经济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同时也促进了两国之间的音乐文化交流,主要集中在福建南音、戏曲、广东潮剧、潮州音乐、粤剧、粤曲、广东音乐、客家音乐和汉剧等。新中国成立以后,伴随着中国国力的逐步增强,随着中菲两国文化交流的不断深化,通过中国艺术家访问团、文化交流团、驻菲使馆文化处等艺术机构,以及赴菲汉语志愿者、留学生、华商、旅游者等传播群体,以及互联网、影视等现代传播媒介,有效地推动并扩大了中国当代音乐在菲律宾的传播和影响。

    中国当代音乐在菲律宾的传播主要可分为三个时期,并各自体现了不同的特点,即新中国成立至改革开放以前(1949-i9}s)中国传统音乐在菲的延续性传播、改革开放以后至千禧年间(1979-1999)艺术文化交流的广泛性传播以及新世纪以来(zooo年至今)多元音乐形态的全方位传播。

          一、中国当代音乐在菲律宾的传播历史

    1. 1949-1978:传统音乐的延续性传播

    数以万计在菲律宾的潮人和粤人怀着对故土的思念和家乡音乐文化的怀旧之情,成为了这些传统音乐有力的传播者和支持者,其中尤为值得一提的当数福建南音艺术。

    数百年来,福建南音也随着华侨华人的足迹扎根于海外,广泛传播到台、港、澳及东南亚等海外闽南籍华侨华人聚居地,1949年新中国成立以后,泉州文化部门为适应海外侨胞的需要,灌制发行了一批南曲唱片运销东南亚各地,受到热烈欢迎。

    这一时期,随着华侨在东南亚人数的激增,各地纷纷组织南音社团,菲律宾的南音社团约有二十多个,历史最悠久的南音社团是由旅菲先贤陈锦戈创立的马尼拉长和郎君社,该社在宿务还建立了长和郎君总社宿务分社,规模和影响较大。为促进乐社的南音水平,经常聘请国内高水平的南音老师赴菲律宾进行教学,使这门古老的传统音乐文化世代相传。而由旅菲闽南华侨创办成立的菲律宾南乐崇德社,拥有成员一千多人,在促进中菲友谊、发扬南音艺术和联系团结乡亲等方而做了大量的工作。此外,还有华侨四联乐府(成立于1950)等社团都很著名。

    1975年,菲律宾长和郎君社、菲律宾金兰郎君社、菲律宾南乐崇德社、菲律宾国风郎君社、华侨四联乐府联合组成马尼拉弦管联合会,由蔡联胜先生任主席,该会每年皆举行大规模演出,还经常组团到菲律宾各省市巡回访问,并多次举办了马尼拉海内外南音大会唱活动,在菲律宾华侨中具有良好声誉。这些南乐社团以华人为主要成员,并吸收菲律宾南乐爱好者,通过艺术表演活动,在传播中华传统艺术方而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2. 1979-1999:音乐交流的广泛性传播

    197978中国与菲律宾签订文化协定,涵盖表演艺术、广播电视、体育等领域的年度文化交流执行计划。此后,双方的文化交流步入正轨,中国对菲律宾的音乐传播活动更为密切,形式和内容日益丰富,以福建南音为代表的传统音乐得到了进一步的光大发扬。在文化部门的组织下,部分优秀艺术家通过中国艺术家访问团和文化交流团,以各种艺术交流的形式对菲律宾出访演出,获得了强烈的反响和传播效果。

    如古琴艺术家兼音乐史学家吴钊先生曾先后数次应邀在菲律宾大学音乐学院讲学,传播中国古琴音乐。中国音乐学院教授、古筝艺术家林玲女士在20世纪90年代也曾随中国艺术家访问团出访菲律宾,受到了热烈欢迎。著名指挥家严良垄先生也于1979年率中央乐团合唱团赴菲律宾参加第一届国际合唱节演出,受到各国音乐家的高度赞赏,有效地推广了中国高质量的合唱艺术。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时期为传播中华音乐文化的重要代表人物之一是指挥家、作曲家、音乐教育家和音乐活动家蔡继}}G  (Tsai chi-Kun)教授。他于1949年应聘赴菲律宾,先后担任马尼拉演奏交响乐团指挥、音乐指导、中央大学等校教授等职务,为传播中国音乐文化做出了突出的贡献。

    中国艺术家的出访交流以及传统音乐在菲律宾的影响,引起了当地华人及菲律宾国民对中国音乐的极大兴趣,他们通过菲华社团排练和演出多部大型歌舞剧,使中国音乐在菲律宾社会中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此时南音在菲律宾得到了更加广泛的传播,并呈现出规模大、参与而广、艺术水准高的特点。南音不但作为我国古老的音乐在东南亚华侨中广泛传播,同时作为东方古典音乐代表进入高等音乐学府,菲律宾国立大学音乐学院、菲律宾女子大学音乐艺术学院都邀请过著名南曲艺术家开课讲授。

南音艺术在菲律宾的发展也推动出版了很多南音艺术理论成果。如,1976年由吴明辉主编、菲律宾太平洋印刷的《南管音乐指谱全集》、1981年菲律宾金兰郎君社出版《南音锦曲选集》、菲律宾国风出版社出版《南音锦曲续集》等著作在南音乐谱整理与汇集方而形成了重要的成果。

1990年,菲律宾长和郎君社出版了《菲律宾长和郎君社总社一百七十周年纪念特刊》,该刊除登载论文外,还收录了一张《世界闽南语系南音分布图》,极具收藏价值,进一步推动了南音艺术在全球的发展。

    3. 2000年以后:多元音乐的全方位传播

    进入新世纪以后,在全球经济一体化模式下,国际文化交流日益频繁,此时期中国当代音乐在菲律宾的传播可谓百花齐放,传播形式更加多样化,传播群体更加庞大,传播途径更加多元,传播内容更加丰富,呈现出多元音乐形式与内容在菲全方位传播的新特点。

    (1>政府部门积极推动

    新世纪以来,中国政府更加重视中华文化的对外传播,通过演出和教学的形式传播中国音乐文化。

    20112月,应菲律宾邀请,中国音协副秘书长韩新安率团参加菲律宾隆达拉艺术节活动,中国广播民族乐团弹拨乐团和厦门音乐学校民族乐团也应邀随团出访并演出中国民族音乐作品。

    2006年春节,福建著名的“厦门小白鹭民间舞团”在菲律宾文化中心举行了新春晚会,受到了当地华人的热烈欢迎。2011226在菲律宾举办的第二届菲律宾国际烟火节中就表演了中国的京剧《夜深沉》选段以及钢琴演奏《保卫黄河》和《东方红》两首作品。

    菲律宾是一个多元文化的社会,东西方文化在这里相互交融,共生共存。近年来,中国驻菲律宾使馆文化处以中国传统节日、国庆日、中菲建交日、香港回归十周年和北京奥运、上海世博等为契机,而向主流社会,举办了一系列对外文化宣传活动。如利用春节,连续10年举办“中菲传统文化节”。此外,充分利用包括志愿者教师、国家公派教师和孔子学院在内的人才资源和文化处外宣品,积极参与多边和双边文化活动,宣传中国音乐文化。

    (2)民间社团活动频繁

    作为中华音乐文化的主要代表,民族音乐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在对菲律宾的传播过程中产生了重要的影响。2014916,著名的菲律宾侨中学院民族管弦乐团在菲律宾文明核心大剧院举办专场音乐会,庆祝乐团成立五十周年,在驻团指挥施纯泽的带领下,演奏了经典曲口《瑶族舞曲》和《俏丽的凤尾竹》等10余首中国民乐作品。著名二胡演奏家于红梅、青年扬琴演奏家刘音t}}、香港中乐团竹笛演奏家杨伟杰、琐呐演奏家罗行良和关乐天、笙演奏家彭康泰、打击乐演奏家陈伟康应邀参加演出,民乐团有力地助推中国民乐在菲律宾土地上生根开花。

    这一时期的南音的交流传播仍在稳定、有序地推进着。20109913日,应菲律宾长和朗君社总社邀请,泉州南音乐团一行13人,赴菲律宾首都马尼拉参加该社成立190周年纪念暨第3届马尼拉国际南音大会唱活动。这次活动会集了海内外29个南音社团300余人参加,中国文化部部长蔡武、中国驻菲律宾大使刘建超为大会发来贺词。

    (3)现代传媒助推传播

    电影、电视作为提升国家软实力的重要资源和宣传中国文化的重要载体,近年来也受到国家文化走出国门战略的辐射,一些优秀的影视剧逐步向海外传播,并带动影视音乐文化同步传播。菲律宾具有悠久的进口影视剧的文化传统,因为同属东南亚文化区,中国电影电视在菲律宾有较好的播放市场,这为中国影视音乐在菲律宾的传播提供了便利条件。如电视连续剧《西游记》,其引人入胜的神话传说与菲律宾的原始宗教故事有相近之处,引起了菲律宾人较多共鸣,成了家喻户晓的电视作品,其主题歌《敢问路在何方》也成为菲律宾人熟悉的中国歌曲。《还珠格格》主题曲《你是风儿我是沙》,《流星花园》主题曲《情非得已》都是以描写情感为主要内容的电视剧,歌曲中缠绵悠长的音乐意境、长相厮守的爱情写实,与菲律宾人浪漫无邪、乐天知命的洒脱性格十分吻合而深受热捧。还有《绝代双骄》的主题曲《快乐至上》和《只要为你再活一天》,《神雕侠侣》主题曲《天下无双》等也因为出口菲律宾而形成较为广泛的传播。著名导演张艺谋执导的电影《英雄》在菲律宾也反响良好,由著名歌星王菲演唱的主题歌《颂英雄》在菲律宾广为传唱。此外,由徐克执导的香港电影((-匕剑》,描写的武侠形象深入菲律宾人心,主题曲《明月光》旋律激扬跌宕,将英雄的冷酷与柔情表现得淋漓尽致,引起了菲律宾人的积极关注。

          二、中国当代音乐在菲律宾的传播要素

    华人在菲律宾群岛的足迹由来已久,按照人类学家的统计,菲律宾近20%的人拥有华人血统,人数一千多万,菲律宾共和国的建立者、国父黎刹,前任总统阿基诺都是华裔。竞选总统时,为了拉选票,阿基诺还曾在这方而做过文章。

    音乐作为海外侨胞身在他乡的精神慰藉,成为了一种跨越重洋、寄托思念的文化符号,综观1949年至今,中国当代音乐在菲律宾的传播发展,形成了以旅居当地的华侨华人为主体的传播媒介,他们的参与和推进是其中不可或缺的重要因素,华侨华人的政治经济地位、语言文化认同、宗教风俗习惯等都对传播产生了相当直观的影响,是促进中国当代音乐在菲广泛传播、迅速发展的中坚力量。

    1政治环境、经济实力的协同作用

    长期以来,海外的华侨华人虽远离故土,但与祖国的联系却是无比紧密的,可谓一荣俱荣、唇齿相依。在1949年一1978年新中国刚刚成立至改革开放以前的这一时期,由于政治、经济等诸多因素的影响,华侨华人在菲律宾的社会地位也受到相应的制约,时常会受到一定程度的歧视和不平等待遇,在这种背井离乡的压抑生活中,“乡音”便成为了疏解和排遣“乡情”的重要途径。其中,南音作为闽籍华人的共同文化基因,寄托了他们对祖国山川的思念、对家乡亲人的眷恋,是一种特殊的情感纽带,因而在这段时间得到了集中的传播与蓬勃的发展。

    1978年改革开放以来,祖国的经济飞速发展,综合国力空前强大,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发挥着日趋重要的作用。在这样的政治、经济大环境下,旅菲华人华侨的社会地位也随之发生着巨大的转变,为中国当代音乐的传播提供了强有力的后盾。从菲律宾众多的南音社团,以及大规模国际交流活动便可见一斑,这些都离不开当地华侨在经济上的大力支持,才使得中国当代音乐能够畅通无阻地在菲律宾广泛传播。

    当然,任何艺术形式的对外传播都与国家的政治、经济、文化策略息息相关,正如日本传播学者生田正辉所说的:“国际传播的首要特征,是它与政治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它是一种由政治所规定的跨国界传播。”网中国音乐多形式、多渠道、多方位的当代海外传播,也是我国国际关系、外交政策、文化战略的直观体现,通过“文化牟,“国家牟,“文化季,“文化月”“文化周”等官方主导的大型文化交流活动,广泛而深入地推行着“文化外交”政策。

政府的大力倡导、经济的有力保障、社会的协同发展,共同推动了中国当代音乐在菲律宾的传播,使其达到了前所未有的新高度。

    2节庆民俗、宗教活动的助力推广

    各种宗教仪式、节日民俗作为我国数千年文化积淀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一个国家历史地位的证明,具有一定范围和广度的“扩布性”。每年的春节、元宵节、端午节、中秋节等重要的时令节庆、宗教性的祭祀仪式与活动,都在全世界范围的华人中拥有着巨大的影响力,甚至对非华人圈的国际社会都有着广泛的文化辐射而。

    借助这些特色鲜明、风格多样的习俗活动,大力弘扬中华文化,为音乐的推广和传播搭建了多层次的平台和方式,是一个很好的契机和传播路径。结合我国文化产业“走出去”的政策与导向,作为全而提升综合文化“软实力”的措施和方法,应将我国形式多种、风格多样、且富有民族特色的音乐,灵活地与风俗、宗教等海外活动紧密联系。将中华民族数千年的文化积累与辉煌灿烂的艺术瑰宝,着力打造成为中国传统音乐和当代音乐文化的精品,扩大其对外传播的深度和广度,形成系统化的传播策略,并依托全球华人广阔的传播平台,大力推进和增强音乐文化的国际影响力。

    3立足本土、文化交融的深入发展

在中国音乐传播的过程中,还与当地的异民族文化相互交融,产生了融合性的本土化发展,更拓展了其传播的基础和受众,其中语言同化便是一个重要的特点。菲律宾是东南亚一个多语言、多文化的海岛型国家,官方语言是英语,国语是以加禄语为基础的菲律宾语,在其被殖民和开拓的过程中,作为主要开拓者的中国南方移民,尤其是来自福建南部的华侨,成为菲律宾语言文化生态里举足轻重的外来因素引入者,闽南语曾经是,至今也仍是在菲华人最通用的交流语言。

闽南语在菲律宾语言中的本土化发展,从一定侧而也反映出了两国文化渗透交织的趋势和特点,其最主要的意义在于为中菲音乐文化的交流与传播,建立了牢固的认知基础,从语言的熟悉度、音腔的特殊性、用词的习惯性等角度,为全而理解和推进中国当代音乐及文化,提供了崭新的视角。更为以影视音乐为载体所搭载的影视文化的传播,搭建了良好的沟通平台,全而形成“三位一体”的传播生态环境,在“感受一理解一内化”的良胜循环过程中,不断促进着中国音乐文化的深层次发展,构建在菲本土化的传播理念与特色化的传播路径。

          三、中国当代音乐在菲律宾的传播思考

    中菲两国悠久的文化交流历史为中国传统音乐(尤其是南方沿海地区的传统音乐文化)在菲律宾社会流传建立了深厚的基础。中国当代音乐也随着国家文化的持续发展,在向菲律宾传播过程中逐步呈现出多渠道、多形式的特点,并产生了积极的社会影响,成绩斐然。然而,相比在海外其他国家,尤其是经济和文化更发达的国家,中国当代音乐对菲律宾的传播仍然存在较多不足,尚有很大传播空间未能开发。在诸如传播内容的丰富度、传播作品的全而性、艺术家访问演出的频次、针对性的音乐文化交流等方而,需要进一步拓展与提升。

    1重视华人群体

    针对庞大的华人传播群体,应充分重视并积极利用其人口资源多、受众群体大的优势,加大向在菲华人进行包括音乐在内的中国文化输出。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菲的华人后代十分向往能系统学习中国音乐文化。

    因而,可利用在菲华文教育蓬勃兴盛的大环境,大力加强中国当代音乐在菲华群体中的传播,有助于促进华人对于民族文化的认同,提升对菲律宾华人社会的影响力。一方而增加国内一线音乐院校对菲的交流访学频次,在华裔青少年群体中产生广泛的社会影响,加大中国当代音乐在高校交流间的辐射力;另一方而,充分利用菲华人士易于接受中国音乐的优势,加强当代音乐文化的普及化、生活化传播路径,开展民间团体间的艺术交流,扩大传播群

体,进而通过菲华人士与菲律宾本土居民的生活交流,潜移默化地传播中国音乐,做到在生活中自然传播,无疑也是一种积极有效的传播策略,定会取得良好的效果。

    2拓展音乐形式

    zo世纪so年代以来,通过中国艺术家访问团和国际间的交流活动,一些优秀的中国音乐作品被逐步推广至菲律宾,然而由于受到国家振兴民族音乐文化战略的影响,以及中菲文化历史上渊源相近特征的辐射,传统经典的中国民族音乐作品仍占主要先机。而随着中国音乐事业的不断开拓,很多具有时代特征的、能够反映中华民族优秀文化的现代作品却很少在菲律宾的演出活动中亮相。

    在继续促进南音、戏曲等传统音乐种类蓬勃发展的基础上,更要不断将最新、最优的现代音乐作品源源不断地传播出去,搭建起两国直接沟通、交流的平台,全而展示中国音乐的发展而貌,让当地菲律宾人得以接触、了解、欣赏、进而理解这些一流的艺术精品,从而在感性体验和理性认知的双重层而,全而建立起对我国音乐文化直观而深入的认识。

                          结语

    作为华人华侨最为活跃的东南亚国家之一,菲律宾一向重视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从历史上为菲律宾国父黎刹寻根问祖至福建晋江罗山上郭村,到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2012123正式签署中国龙年春节定为“特别(非工作)公共假日”,可以管窥出中国文化在菲律宾的巨大影响力。

    从东南亚地区文化发展的视角来看,菲律宾是东盟文化发展与交流的支柱之一。通过文化传播来加强与菲律宾更广泛的接触流,相互理解彼此之间的文化差异,增进两国人民之间的文化认知和精神融合是非常必要魄“与邻为善、以邻为伴”是中国的周边外交方针,通过文化层而的沟通交往,更好地促进中菲之间文化的和谐发展,也有助于增进友好理解和政治互信。

    “感人心者,莫先乎音乐”,音乐的传播力和感染力是巨大的,它是文化传播的有效途径。中国与菲律宾地缘相近、文化相通,历史的文化交流为当代中国音乐的传播奠定了坚实的基础,我们应该开拓新的思路,扩大交流领域,用各式各样的文化交流活动,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插上翅膀,以不同的方式、从不同的角度去促进和加深中菲之间的音乐互动,推动中华音乐文化在菲律宾乃至东南亚国家的有效传播。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