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华人华侨 ->>
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的SWO丁分析与策略选择

 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的SWO丁分析与策略选择

李敏纳‘,2, 3,蔡舒‘,张国俊“

}1.海南师范大学经济与管理学院,海南海口571158; 2.海南师范大学海上丝绸之路研究院,海南海口5711583.海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海南海口571158; 4.广东财经大学公共管理学院,广东广州510320)

    [摘要]面对当前世界范围内滨海旅游需求正逐步扩大及中国和东盟国家都高度重视海洋产业发展两大机遇,闽粤桂琼应携手东盟规划好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的总体蓝图,加强联合营销和塑造环南海地区滨海旅游整体形象,充分发挥环南海地区地理区位得天独厚和滨海旅游资源丰富的优势;加强相互间的合作,切实摒弃在滨海旅游业发展方面存在的引资竟界或地方保护,因地制宜和分步推进与东盟各国的双边和多边合作;闽粤桂琼与东盟应充分利用自身优势,联合实施差异化发展战略与科技兴业战略,积极倡导民间合作。

「关键词1滨海旅游业;区域合作;闽粤桂琼;东盟;SWOT分析

    随着世界经济进人资源环境瓶颈期,陆域资源与空间的压力与日俱增,不少国家和区域纷纷推出海洋发展战略,海洋成为全球新一轮竟争的前沿阵地,海洋经济正在成为全球经济的新增长点(戴桂林,2011)。当前,世界经济受国际金融危机深层次影响而复苏缓慢,中国经济经过几十年的改革和发展,已迈人经济增速度换挡期、结构调整阵痛期和前期刺激政策消化期的“三期叠加”阶段,呈现出新常态。面对新的国际国内形势,中国秉持开放的区域合作精神,于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战略。这一战略通过陆地与海洋的双向联通,开创海陆统筹的经济发展之路(曹文振等,2016),建设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是其重要内容。中国一东盟区域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发展的重点区域(王新越等,2016),深化中国与东盟的海上合作,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重要内容(吕余生,2013),有利于中国大力发展海洋经济以开辟国民经济新的亮点领域,有利于增强世界经济的活力。

    滨海旅游业是以海岸带、海岛及海洋各种自然和人文景观为依托的旅游经营、服务活动的总称。它包括沿海地区及海上发生的所有旅游、休闲和娱乐活动,是海洋经济的朝阳产业(王勤,2016;张广海等,2007)。加快发展滨海旅游业是世界旅游经济发展一大趋势和世界海洋经济发展的主攻方向(郭先登,2012;江海旭等,2013)。闽粤桂琼与东盟在地理上相邻,有漫长的海岸线,是中国与东盟海上合作的前沿阵地,是中国发展海洋经济的重要基地,研究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问题,具有重大的现实意义。

    本文在中国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与相关国家和地区共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大力发展海洋经济的宏观背景下,采用SWOT分析法来分析闽粤桂琼与东盟开展滨海旅游业合作的优劣势及机遇和威胁,一工一以期为深化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提供决策参考,并为区域旅游合作理论研究的深化和拓展提供支持。

一、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的优势与劣势

    ()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的优势

    1.有可以依托的得天独厚的地理区位优势。南海是中国南部的近海,几乎被大陆、半岛和岛屿所包围。闽粤桂琼与东盟所属的环南海地区②具有依托南海发展滨海旅游业的得天独厚的地理区位优势。(1)环南海地区总体上与号称世界旅游天堂的夏威夷群岛处于同纬度带,气候冬暖夏凉,阳光明媚,空气清新,植被葱绿,海水蔚蓝,是现代文明都市人向往的净土。(2)环南海地区是太平洋至印度洋海上交通要冲,为东亚通往南亚、中东、非洲和欧洲必经的国际重要航道,也是中国对外开放的重要通道,有利于旅游客源市场的开拓、区域旅游经济的联合和旅游人流、物流、资金流和信息流的汇聚。有学者认为,从国际旅游市场发展的趋势看,南海地区有可能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旅游目的地。

    2.有可依赖的丰富的滨海旅游资源。闽粤桂琼与东盟均具有丰富的滨海旅游资源,包括自然和人文旅游资源,这是双方合作发展滨海旅游业的坚实的资源基础。(1)闽粤桂地处南海北端,亚热带与热带气候孕育了其丰富的热带与亚热带滨海旅游资源,使其适宜滨海旅游的时间长达69个月(范业正等,1998)。闽沿海以福州、厦门等城市为中心的海峡西岸滨海旅游带是中国滨海旅游资源最为丰富的地区之一。粤桂境内广州、珠海、北海等城市加上港澳构成的珠三角滨海旅游带,与东盟海陆相连,热带与亚热带滨海旅游资源兼备。琼境内以海口、三亚为中心的海南岛滨海旅游带是中国保持热带自然风貌的地方,其热带风光格外引人注目。

(2)东盟除老挝之外均属于海岛和半岛国家,海域辽阔,海岸线漫长,是世界著名的“三S"旅游区之一,与夏威夷、地中海地区、加勒比海地区齐名,且在长期的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独具魅力的海洋旅游文化(宋一兵,2010)0 (3)闽粤桂琼与东盟丰富的滨海旅游资源呈现一定的整体性,有利于实现资源优势共享和叠加。

    3.有文化相近或文化认同的优势。社会文化的相近性或文化认同是旅游合作的一种重要驱动力,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具有文化相近或文化认同的优势。(1)闽粤桂琼与东盟之间社会文化同源,地缘和民俗相近,社会文化的相近性有利于减少合作的障碍。一是中国和东盟各国之间自古有着密切的经济文化交往,"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在文化意义上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演变,东盟各国深受中国文化的影响,保留着许多中国的传统文化。二是闽粤桂琼与东盟水陆相连,不少民族跨境而居,语言相通,民俗相近。

(2)东盟是华人华侨的主要聚集地区,<s闽粤桂琼是中国著名的侨乡和华人华侨祖籍地,由此产生的文化认同是双方合作发展的载合剂。

    4.已具备一定的客源基础。客源互相流动是区域旅游合作的重要基础。不论是在1991年中国一东盟正式建立对话关系以前,还是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今天,闽粤桂琼与东盟相互间都是重要的客源市场。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与1990年相比,闽粤桂琼接待东盟游客数量增长了14倍以上。自“新马泰”成为旅游胜地之后,东盟一直是中国公民出境旅游首选的旅游目的地,闽粤桂琼是中国离东盟最近的省区,其赴东盟旅游人数增长尤为迅猛。

    ()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的劣势

    1.地方政府的引资竟赛和地方保护抑制合作。对于市场经济体制不健全的国家和区域而言,地方政府是推动区域合作的关键主体,而根据以布坎南为代表的公共选择理论与纳什的“囚徒困境”理论,地方政府是人格化的组织,其行为目标是地方政府经济利益最大化,直接表现为地方政府收人最大化和地方政府部门及其官员的晋升等追求,在财政分权、行政分权背景下,如果缺乏有效磋商协调机制和利益共享机制,受地方政府主导的区域合作在较大程度上会面临“囚徒困境”,即地方政府倾向于基于对自身利益最大化的追求,理性地选择不合作。自1994年财政分权改革以来,一些地方引资竟赛日趋激烈,地方保护主义在欠发达区域较严重。在当前各地均纷纷抢抓海洋经济发展政策机遇的背景下,包括闽粤桂琼在内的沿海省区在滨海旅游业发展上不同程度地存在引资竟赛和地方保护行为,相互间没有实现实质性的有效合作。一是基本上是各自为政地规划和发展滨海旅游业,搞招商引资竟赛,海内外客源市场激烈,造成滨海旅游景区、宾馆饭店和设施重复建设,浪费旅游资源,分散或削弱旅游业竟争力。二是产业竟争力较弱的区域由于实行地方保护的成本不太高,‘倾向通过设立一些法规条例和技术壁垒及工商行政管理措施来保护本地区利益,甚至对本地企业的违规行为开绿灯(田艳平等,2015)。上述两方面均不利于实现区域之间的优势互补、优势共享或优势叠加,影响资源的优化配置,使整体经济效益受损。

    2.各成员间旅游业乃至整个经济发展的不平衡增加合作难度。(1)目前闽粤桂琼东盟各成员间旅游业乃至整个经济发展不平衡。一是东盟内部经济发展极不平衡,大致呈“南高北低”的格局。人均GDP方面,新加坡和文莱较高,越南、老挝、缅甸和柬埔寨较低,其他居中,最高值是最低值的52倍。人均国际旅游收人方面,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较高,分别为3492美元、6%美元和684美元,缅甸最低,仅为17美元,其他居中,最高值是最低值的208倍。二是闽粤桂琼间经济发展也不平衡,但不平衡程度小于东盟。人均GDP方面,闽与粤较高,与马来西亚相当,但远低于新加坡和文莱,而桂与琼较低,与泰国相当,但远高于印度尼西亚、菲律宾、越南、老挝、缅甸和柬埔寨,最高值与最低值之比约为2。人均国际旅游收人方面,闽与粤较高,分别为152美元和120美元,远低于新加坡、马来西亚和泰国,甚至低于柬埔寨,桂与琼较低,分别为33美元与37美元,仅高于缅甸,最高值是最低值的5倍。三是东盟整体旅游业发展水平高于闽粤桂琼,东盟成员旅游业发展水平普遍高于桂与琼,闽粤桂琼间旅游业发展的不平衡程度小于东盟。(2)闽粤桂琼东盟各成员间特别是东盟内部经济发展不平衡,给闽粤桂琼与东盟深化滨海旅游合作带来一定困难。一是合作各方发展不平衡易导致合作时产生摩擦。具体表现为,合作各方所处发展层级特别是旅游业发展层级不同,对旅游业发展的认识和需求及宏观治理能力(如出人境政策的制定)和微观经营方略(如市场营销策略)都会有较大差异,难以协调一致。二是合作各方发展不平衡,在合作谈判方面易形成强弱势力量对比,而弱势地区及其政府能否充分表达利益诉求和有效行使话语权,在很大程度上影响合作大局,这对合作机制的构建提出了较高的要求。可以肯定,若没有一个完善的合作机制特别是利益共享机制,各地区的旅游合作将困难重重

二、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面临的机遇与威肋、

    ()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面临的机遇

    1.世界范围内的滨海旅游需求正呈逐步扩大态势。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人们的收人和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传统的消费模式逐渐不能满足人们的需求,越来越多的人倾向于旅游消费,以减轻来自生活和工作的压力。与此同时,旅游需求呈现多元化发展的态势,崇尚自然与文化回归的旅游消费偏好呈上升势头。滨海旅游能够使人们零距离接触海洋和体验海洋文化,符合人们的这种消费倾向,人们对滨海旅游的需求呈现逐步扩大的态势。

    2.中国和东盟国家高度重视发展海洋产业与海上合作。中国和东盟国家已把发展海洋经济放到国家战略位置,对海洋产业的发展作出了战略性安排,并加强了同周边国家等的海上合作,这给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带来了良好的机会。(1)近年来中国高度重视海洋经济发展,已批准广东和福建等为国家海洋经济发展试点省份,相继出台了建设北部湾经济合作区、海南国际旅游岛、海峡西岸经济带区、广东海洋经济综合试验区、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等国家战略。(2)东盟各国纷纷制定海洋产业发展战略与政策,并将滨海旅游业作为海洋经济的主导部门之一(王勤,2016)0如越南于2007年提出2020年前实现海洋强国目标,印度尼西亚于2014年提出“全球海洋支点”愿景。(3)东盟各国加快了一体化和海洋合作进程。2010年推出的《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中一些关键项目涉及海洋产业合作,旅游业被作为一体化发展的优先部门之一。(4)2011年中国设立30亿元的中国一东盟海上合作基金以来,中国与东盟的海上合作有了很大发展。

    ()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面临的威胁

    1.环南海地区外部滨海旅游市场竟争激烈。滨海旅游资源以海滨风景为主,是共性较大、顾客感知差异较小的旅游资源类别,在竟争中可替代性较强,这决定了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面临来自外部区域滨海旅游市场的激烈竟争。夏威夷、地中海、加勒比海等滨海旅游经济区,发展程度较高,在全球特别是欧盟及美洲范围内形成了较成熟的旅游经济运作体系,有较强的滨海旅游市场竟争力,对闽粤桂琼与东盟合作发展滨海旅游经济构成一定威胁。从近处看,闽粤桂与东盟滨海旅游合作面临南亚与东亚滨海旅游经济区的客源竟争威胁。

    2.中国与东盟部分国家关系的影响。国家间的睦邻友好是旅游合作的基础。由于历史的原因,中国与东盟部分国家间存在海域主权争端,在美国实施亚太“再平衡”战略等外部力量的干预下,中国与东盟部分国家间存在的海域主权争端会依然存在,如果因海域主权争端造成国家间信任危机长期持续,合作将举步维艰。

    三、闽粤桂琼与东盟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的策略选择

    ()OS策略—抓住机遇发挥优势

    1.携手规划好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的总体蓝图。从区域旅游业合作发展的成功经验出发,闽粤桂琼与东盟合作发展滨海旅游业的规划应重点考虑如下内容。一是环南海地区滨海旅游业总体空间布局构想,涉及相关国家和地区滨海旅游业发展优势分析及优势互补型及同种优势扩大型的专门化分工与协作模式的选择。二是滨海旅游交通和通讯设施及资源共享平台等信息服务设施的互联互通及其共同开发。三是滨海旅游资源和产品的整合与协同开发,构建有南海风情或特色的滨海旅游产品体系等。四是滨海旅游营销合作。五是滨海旅游业合作发展的组织保障体系建设与政策安排。

    2.加强联合营销和环南海地区滨海旅游整体形象塑造。闽粤桂琼与东盟各国要从环南海地区滨海旅游业发展的全局出发,打破国界和国内行政区界线,加强联合营销,共同拓展旅游客源市场。一是联合打造特色鲜明的滨海旅游品牌。二是联手开展促销宣传。如由各方相关部门组成联合营销组织,联合举办大型旅游推介会和交易会,联合编制宣传资料和拍摄影视剧、纪录片等,甚至可以在重要的和潜力巨大的客源地,针对不同地区客源市场进行旅游产品和品牌的推介和宣传。

    ()OW策略—利用机遇克服劣势

    1.以闽粤桂琼间的合作推动闽粤桂琼与东盟的合作。闽粤桂琼都要充分利用难得的历史机遇,切实提高对合作发展滨海旅游业的必要性和重要性的认识,真正携起手来,搞好相互之间的合作,并以此为基础,开展与东盟的滨海旅游业合作。

    2.因地制宜和分步推进与东盟国家的双边和多边合作。应对东盟内部经济发展的不平衡,有效的策略是在具体的微观合作模式上因地制宜,分步推进。对于合作基础较薄弱的国家,可先行与之进行初级合作,主要采取让对方感到风险较小或收益较大的合作模式,等到双方有了一定的合作基础与经验后,再进人下一阶段的合作。对于已有一定合作基础的国家,要与对方积极协商和交流,探寻较为系统和高端的合作模式,开展全方位合作,实现优势互补或扩大同种优势,形成竟争合力,实现更大的合作利益。

    ()ST策略—利用优势规避威胁

    闽粤桂琼应携手东盟,充分利用环南海地区地理区位得天独厚和滨海旅游资源丰富及闽粤桂琼与东盟文化相近或文化认同等优势,规避或缓解外部滨海旅游市场的激烈竟争与主权争端的存在甚至激化给合作带来的威胁。

    1.联合实施差异化发展战略与科技兴业战略。为规避环南海地区外部滨海旅游市场的激烈竟争,要站在充分挖掘环南海地区滨海旅游资源特色的高度,积极推进环南海地区滨海旅游资源整合和滨海旅游特色项目的联合开发,实现与外部著名滨海旅游区域的互补和错位发展;要鼓励联合开展滨海旅游业发展的科技攻关和创新,增强环南海地区滨海旅游服务的不可替代性。

    2.大力推动环南海地区滨海旅游业发展的民间合作。为规避或缓解主权争端存在甚至激化对合作带来的威胁,闽粤桂琼各级政府需要积极倡导以共同利益为基础、以市场为导向、以文化相近或认同为纽带的滨海旅游业民间合作,扶持跨境民间旅游服务组织的发展,引导民间资本投资滨海旅游业,为滨海旅游业发展的民间交流与合作搭建平台。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