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福建文史 ->>
客家民俗‘`闹春田”的文化表达与价值诊释

 客家民俗‘`闹春田”的文化表达与价值诊释

陈萍‘,郭学松‘,赖秋莲2(1.宁德师范学院体育系,福建宁德352100; 2.源滨海实验小学,福建福州350001

    摘要:采用文献法、访谈法、实地调查法等方法以福建省长汀县童坊镇特有的原生态村落体育“闹春田”的起源和发展概况进行了追述。研究结果表明,“闹春田”的起源众说纷纭,有上古祭祀关公活动、纪念客家皇帝活动和欢度元宵活动三种说法;随着时代的发展,该活动在内容上加强了娱乐性、形式上注重了政府与民间的相互结合、功能上侧重了健身性;展示的功能价值为:村落文化传承价值、观赏和娱乐价值、交流价值、宗族文化认同价值和健身价值。

关键词:民俗;“闹春田”;仪式;价值

    迁徙一迁居一迁徙一侨居,客家人以其独特的生存方式与顽强的生命力,创造了独特的文化传统和广大的社会地域。CI ] CPI)唐宋时期大量中原汉人南迁,使中原汉人与长汀原有的土著居民杂居而住,历经几百年终于在宋代形成了客家民系。客家的民俗民风侵染着原始居民遗传的风俗,使中原习俗与长汀原始习俗相融合,而产生了独具特色的客家地方民俗,闪耀着民族文化的辉煌,长汀县童坊镇举林村每年一度的“闹春田”活动便是该地域客家民俗体育文化的现实写照。“闹春田”又叫“糊烂泥’、w烂泥”,在每年的正月十二至十四日期间举行,是长汀客家祖辈们对农耕文化的表达与诊释,是傍山而居的客家先民生活境况及生存境遇的历史记忆。这种历史记忆又通过循环往复的身体运动得以展现,其仪式文化的象征内涵有又表征了客家先辈们的集体智慧与历史心性。正因如此,对客家民俗体育“闹春田”仪式活动的深入挖掘整理,提炼蕴含其中的精神和价值,成为洞悉客家民俗文化的方式之一,使客家族群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与当代文化相适应、与现代社会相协调、延续客家族群的历史文脉。

一、原生态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的形式

中国的民俗体育是在传统民俗活动中产生与发展,是以身体运动为基本形式,以发展人的身体素质和人们文化生活,传承民俗文化为目的,同时对现代人身心发展能够产生一定影响的社会文化活动的总称。Czl (pz>“闹春田”活动己经有数百年历史,是全村人参与的一个狂欢的民俗节日活动,集当地文化,娱乐、健体、欣赏价值等独特功能于一身,同时也受到青年人的喜欢,易于在群众中普及和推广。C37“闹春田”活动形式比较特殊,可分为三个活动过程。

    活动开始之前,都要敲锣打鼓,一眼望去烟雾缭绕,爆竹声震耳欲聋,清脆而猛烈,以这种大场面请出关公菩萨(1}。这个活动按姓氏轮流抬到自己家祭祀完后,再抬着关公走街串巷,关公经过的地方,每家每户都准备好贡品和放鞭炮、烟花迎接他,祈祷自己家人平安幸福、健健康康、能够顺顺利利(2),最后抬到自己宗族己选好的农田里面进行“闹春田”。

    活动过程中,每一家至少出一个健壮男丁,由四个健壮的男生为一组轮流抬着上百斤重的关公,在之前选好的泥田里急速转圈、快走、快跑。在抬着上百斤重关公的同时,抬神的人员嘴巴还不停的吃喝着,直至人和关公摔倒并卷起了一阵一阵的泥浆,才换另外一组互相比拼(3)。规则是哪组跑的时间长、速度快为获胜者。几轮之后,虽然大家的体力都消耗掉了不少,但是真正的高潮还在后面,参与者们不再分组,大家一起上阵,一起抬着上百斤的关公轿子奋力沿着泥田的边沿快速跑大圈,气势如宏狂奔直至摔倒才能换下一组人,他们就像八百米冲刺一样,不到终点不放弃。紧接着,参与者互相抓起泥巴打仗,在用力甩向其他参与者的同时,还要闪躲别人甩来的泥巴,直到每个人变成泥浆人才肯罢体(4),这些不仅仅需要智力、体力、耐力和臂力等,更需要结合灵敏性、协调}h}、力量素质、耐力素质和速度素质等来完成快乐的泥巴大战和抬着上百斤的关公转圈。

    纵情狂欢尽兴之后,大家才意犹未尽的把上百关公抬到小河边的清水中洗干净,大家把手变成一个水瓢,用力的向关公身上泼水,为关公清洗身上的泥巴(5),同时可以乘机打水仗(6},顺便连同自己也一起清洗干净,洗干净后抬回去庙里等着来年这个时候再抬出来。田里的泥巴打在身上也能给自己带来好运,人们把心中的保护神抬出来目的就是为了祈求一年的平安。看似清洗关公是一件简单的事,其实不然,这也是一件特别费体力的事,在清洗过程中有的抬起关公轿子、有的向关公泼水、有的擦洗等一系列的体力活动,需要力量素质、耐力素质、速度素质等才能完成清洗活动。

二、原生态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的源起追忆

    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历史悠久,起源于何时,相关文字记载很难寻觅,只能从发源地的老人们,在长汀县童坊镇“闹春田”习俗活动己经流传百年。[5 ] ( P54)通过民间访谈的形式初步掌握了“闹春田”民俗体育起源的几种说法:上古祭祀关公活动;纪念客家皇帝活动;欢度元宵活动。

    上古祭祀关公活动:民间调查长汀县近百年来的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大多在正月十二举行,时至今日仍没有多大的变化。在封建帝制的社会时期,偏远地区没有医生,没有药品,偶尔来个游医的基本也是骗吃骗喝,使得老百姓苦不堪言,如果有病只能求神问卦。在村子庙里有很多菩萨,但是唯独没有关公这尊神像。传说清朝时期,有一个云游的和尚向村里领头人说:“神告诉我要想村里平平安安,一定要塑关公菩萨”。于是村里就开始筹钱建关公菩萨,经过几个月终于雕成关公菩萨,抬回时他们按照原路返回的半路上,大家在月色朦胧的夜晚,看见一个高大的身影,大手拿着什么东西在泥巴田里一下子追,一下子跑,大家觉得非常好奇,抬着关公的雕像好奇的看着,没过多久影子消失了。人们把关公抬到灯光明亮处的神座上时,发现关公菩萨身上湿流流还有泥点像雪花一样。在场的人顿时明白,原来刚刚看到的是关公菩萨拿着大刀去驱赶邪魔!关公菩萨显灵的消息很快在村子传开,从此“闹春田”成为当地的一种历史惯性和一种遗风。

    纪念客家皇帝活动:长汀近百年来的“闹春田”与古代明朝嘉靖年间客家皇帝张琏大战闽西有关系。该活动源头可追溯到明朝嘉靖年间的白扇会揭竿起义。在明朝嘉靖年间张琏见官场腐败,搞得的民不聊生,便和郑八、萧晚等人组建了“白扇会”揭竿起义,尔后在张琏的统帅下义军规模迅速发展达到十万之众,张琏被推选为统帅。[6] (P50)嘉靖三十九年,张琏在广东饶平与福建交界处建立“飞龙”国,自立为王,一时间投奔者众多,势力不断扩张。虽然最终由于势力膨胀震撼了朝廷,于嘉靖四十一年被朝廷调用三十四万大军围剿灭亡。但张琏却率领了残部出海,辗转南下占领了旧港、柔佛、马六甲等地,再一次自立为王,同时也成为了“中国殖民地八大伟人”之一。

    民间传说张琏是泥鳅精转世,当地人想要纪念这位心存百姓的客家好皇帝,但又害怕当时朝廷的镇压,便把泥鳅精转世的传说嫁接到了关公关云长身上。通过关公来映射张琏。泥鳅是生活在田地里的生物,于是村民便在每年正月元宵前夕,把关公的塑像比作张琏,抬到田地里闹一闹,寓意着农田里的大地经过这样的戏闹可以唤醒大地的沉睡以此来迎接春耕的到来。以这种奇特的方式暗中纪念客家皇帝张琏。一直延续至今,在很多地方形成了相仿的祭拜关公,但又富有特色的民俗活动。

    欢度元宵活动:民间调查长汀近百年来的“闹春田”与古代欢度元宵习俗有羌“闹春田”是当地淳朴民俗,每年的春节佳期、新年狂欢时,村民都会把关公的雕像在祠堂祭祀过后抬到田地里闹闹,活跃村里面的气氛,给新年增添喜庆同时增进村民之间的感情。该活动不仅对当地的村民寓意着保平安,而且预兆着来年的庄稼可以获得丰收。

三、原生态民俗体育“闹春田”的发展概况

    唐朝开元24年即公元736年置州后长汀一直是历代州郡路府所在地,汀州历史上又被称为著名的客家首府、客家文化的中心、现在的汀州还有当年留下的城池城楼,汀州城紧邻汀江是我国第三批的历史文化名城。C7 ] CP67)长汀村民是客家人,他们从中原迁徙而来,把过去的习俗几乎都从中原迁徙过来。因为移民的群体是在一个陌生的环境中,所以需要树立威信增强家族影响力并争取有利的资源,便通过一种手段造势并利用优势地位,引发建构了这个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随着时代的变迁,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在内容、形式、功能上也发生一些变化。

    ()活动内容的发展

    文革以前,人们基本过着自己自足的农耕生活,在这样的生活方式下,长汀村民在农耕时,娱乐活动也不多,娱神的族群活动基本能够满足当时的文化背景。祭祀游神没那么隆重,没有太多特殊的服装和道具,在民俗体育“闹春田”开展前一天,由村里的族长组织,由参与者抬着关公菩萨走街串巷,前面后面敲锣打鼓声时不时响起,每家每户都会提前会准备一样贡品祭拜,最后,抬到选好的泥田里进行转圈直至摔倒在地才换下一组人,没有太多的喝彩声。在文革时候,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被认为是一种迷信活动,因此被禁止,并且对活动的物品进行收缴,直到文革结束后,活动才慢慢开展起来。随着需求的提高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的内容也随着变化,参与“闹春田”活动人员服装都是统一的、祭拜的贡品也多了、在活动开展前一天村子会进行修饰,挂上红红的小灯笼等喜庆修饰品、烟花爆竹通过不同形式放出,活动的辅助品也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不再使用古老的自制鞭炮,而是使用厂家生产出安全简便的鞭炮。由于社会的发展人们对思想意识,文明程度知识的拓宽,关公祭祀活动没有这么强,更多的活动内容倾向于尊祖、娱乐、健身。所以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内容不断丰富起来,主题内容有所变化,祭祀有所淡化,在娱乐性和健身性等内容上有所增加。

    ()活动形式的发展

    文革前,当地人把“闹春田”一直都叫“摔泥巴”而“闹春田”这个名词是近几年叫的;还有另外一种说法叫“走古事”,和北方“背棍”差不多。文革前人们走古事也会抬到田里或者稻田里闹闹,“闹春田”是独自开展的活动,由族长们组织,活动开展时间有一个多小时,开展过程中外村人不得参与。因交通不发达,外界人士都不知道有民俗体育“闹春田”的活动,所有观看的人,大多是本村人。

    文革后由村长组织管理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活动开展的时间从一个多小时增加到三个多小时,过来观看表演的观众人数从几百人发展到上千人,参与“闹春田”活动者也从十来个人发展到二十来个人。文革后“走古事”变化了,他们把孩子打扮成关公和古人的模样,只是抬到每家的门前,把平安和吉祥送给每家每户,从自村人观赏发展到世界各地的人慕名而来观赏。由此可知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由纯粹的民间组织到政府和民间集体相结合的形式,由独自发展的形式发展到一个交叉综合的形式,同时发展的形式拓宽到全社会都可以参与,并且过来的游客们可以体验,在泥田里抬着上百斤关公奔走的欢乐心情。

    ()活动功能的发展

    村落的建筑及地里形式环境导致生活环境存在了很多安全隐患,客家人过去居住的地方,最早的时候可能只有一厅两井,随着人口的增加房子才形成九厅十八井规摸,这种居住传承了中原文化,主要体现古代天人合一思想的东西。客家人过去的住房带有防御功能,这跟他们出到异地缺乏安全感有关,祭祀关公也是这种心理的反应,他们希望武艺高超的关公能够保护他们生活的平安。客家人过去娱乐活动较少,“闹春田”活动更多的扮演着祈求幸福安康、风调雨顺,或通过这种形式达到庆祝新年活动的一种娱乐手段。随着时代的变迁,科技和经济的不断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居住环境朝着现代化建设发展,知识水平、意识形态、法律意识等各方面增强,社会环境得到改善之后这种安全隐患逐渐降低。人们对安全感、祈福的需求及功能更多的关注欣赏和娱乐及身心健康。因此,当代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不单是给人带来安全感,使参与的人们心灵得到寄托;它更具有较强的观赏性、娱乐性,同时可以促进村民的情感交流。

四、原生态民俗体育“闹春田”的社会价值

    ()村落文化传承价值

    村落文化是中国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同时是村民的集体劳动成果的结晶。据村长的介绍,“闹春田”活动传承下来有几百年的历史,每年风雨无阻如期举行,因此这项活动己经潜移默化的在村民的心里,是村落文化的象征,也是本村一项非常重要的文化遗产。它代表了一种乐观、积极、优秀、向上的村落民族文化,还体现了时代性、地域性和象征}h}“闹春田”活动不仅仅是祖先们创作和传承下来的一项集体活动与优秀文化精神,更是传达了村民对历史的缅怀以及对幸福生活的追求。

    ()观赏、娱乐价值

    观赏性与娱乐性是传统体育能够传承的重要原因之一,民族传统体育的娱乐性可以分为自娱和娱人两方面。[A]“闹春田”活动既娱神又娱人,其中以娱人为主,其属性和游戏性的身份也在不竭增添。另外,该活动也是村民们观赏、娱乐的最佳选择。每年的“闹春田”活动都可以吸引一大批的海内外游客、中央电视台记者、摄影爱好者及村民等一大批的人慕名而来参观,他们争分夺秒的拍下最精彩的瞬间,现场被热闹愉快的氛围笼罩着,这些是对“闹春田”观赏性和娱乐性最好的诊释。

    ()增进交流价值

    非物质文化一旦得到政策的支持和投入,就会提高当地村民保护的意识。各村落积极组织开展丰富多彩、健康有益具有当地村落群众性文化和精神文明创建的民俗体育活动,一个大型的活动需要许许多多人力物力,通过各村落集中交流社会关系和人际关系都会不断优化,又能改善生活方式,强身健体。[9] (P3)作为一个地域的代表性文化,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也具备了对外文化的交流价值,主流的媒体对此活动在新闻上、报纸上、网络上、微信上等平台进行宣传报道,向海内外游客展现客家族群和谐、经济发展、文化繁华的气象。由此可见“闹春田”活动也是客家村民相对封闭的环境中对外进行交流的重要平台,拉近了与外界的距离,促进了客家族群的发展。

    ()宗族文化认同价值

    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己经有数百年的历史,随着宗族的发展变迁,宗族意识和宗族势力显然在民俗体育的传承与发展过程里面起到一个很重要作用,承担着“闹春田”活动这一民族体育事业在宗族社会发展与形成过程中所扮演的重要功能。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是长汀县童坊镇独一无二的活动,据陈姓家族介绍,他们的开基祖自迁徙到这定居后,每年农历正月十二都举行“闹春田”活动,欢度元宵佳节,祈福新年的好运。

通过“闹春田”互动使得人更加认同更加喜欢宗族文化的魅力,并将这样的习俗文化活动代代相传至今,使之能够发扬光大,活动的开展不仅是一种对历史的缅怀,更对客家皇帝光辉事迹的褒颂,及宗族文化的认同。

    ()健身价值

    民俗体育为实际的体育活动,民俗体育“闹春田”活动的整个过程都是在农田中进行,而且又是在正月十二的寒冬时节,这活动对参加活动者的体质提出非常大的挑战。参与农田中“闹春田”活动的人员基本上都是青年人,在这样寒冬冰冷的农田泥潭中,每队的活动时将近二十分钟左右,整个活动过程他们都是赤着脚“‘、穿着短衣短袖在农田中不停摇曳“关公”的荤轿急速或缓慢绕圈前行,推拉挪操大幅度等的体力活动,同时也成为青年们展示身体、获得自尊自信、宣泄心境、实现自我的良好平台也是对参加者的心理素质的提高有很大的影响。这样的活动需要很好的身体素质和心理耐受能力,对培养青年人吃苦耐劳、不怕脏、团结协作、自信心、坚持不懈等心理品质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D of这个活动对于参与者的手臂力、腿部的力量、腰背力量、心肺功能、身体的协调能力、控制能力、肌肉的耐受寒冷能力以及耐力素质、爆发力素质、灵敏素质等都是一种非常好的锻炼。

    “闹春田”活动是福建省长汀县客家传统民俗文化的庆典活动,在经历数百年的传承中屡招外来文化的入侵而没有发生变异,说明该活动以及和客家文化融为一体,展现了客家文化的特质。关于该活动源起记忆的多种传说版本,均展现了客家人在农耕社会和所处的社会现实下幻想与现实相结合的口述创作特质。“闹春田”活动不仅仅是一个传统习俗文化,参与者抬着上百斤的关公转圈和泥巴大战,不仅体现了诸多的体育活动的特征,同时具有较强的观赏性、娱乐性、健身性等。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