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海西论坛 ->>
闽台文化创意产业深度合作的机制与策略探析

 闽台文化创意产业深度合作的机制与策略探析

帅志强1.莆田学院莆田351100;  2.四川大学成都}100}4}

    [摘要}}阅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内容不断拓展,合作成效显著,但两地合作资源缺乏有效整合,合作领域有待延伸,合作方式创新不足,合作平台运作欠妥。要进一步推动闽台文化创意产业深度对接,必须盘活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资源,全方位延伸合作领域,积极创新合作模式,全面完善合作平台,构建闽台文化创意产业深度合作机制。

f关键词1闽台文化创意产业;深度合作;深层问题;合作机制

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的内涵

    目前,不管在国外还是国内,对于“文化产业”“创意产业”“文化创意产业”的概念尚未有统一的界定。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公约》对文化产业的定义是“Culturalindustries refers to industries producing and distributingcultural goods or services"(“文化产业’,指生产和销售文化产品或文化服务的产业)y。美国将文化产业称为版权产业(Copyright Industry。英国将文化产业称为创意产业(Creative Industry。日本将文化产业称为内容产业(“夕于夕少崖芡)。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文化及相关产业分类2012))分类标准规定,文化及相关产业是指为社会公众提供文化产品和文化相关产品的生产活动的集合。上海社科院部门经济研究所所长厉无畏在其主编的

  《创意产业导论》中认为:“创意产业内涵的关键是强调创意和创新,从广义上来讲,凡是由创意推动的产业均属于创意产业,通常我们把以创意为核心增长要素的产业或缺少创意就无法生存的相关产业称为创意产业。”

    从国内外有关“文化产业”“文化创意产业”的界定来看,两者显然有本质的差异。笔者认为文化创意产业主要指以文化为依托、以创意为核心,通过知识产权的产出创造高附加价值、并带动其他关联行业价值增值的行业。产业经济学认为,产业合作是在政府和市场调节下,不同产业主体的资源、资金等要素双向白由流动和转移,以实现产业链环节相互关联,产业良性循环。因此,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主要指闽台政府机构、文创企业、社会力量等以文化为资本,以创意为手段、以文化素材、资金、技术、人才等资源为纽带而展开的产业合作。

    二、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存在的主要问题

    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内容日益拓宽,合作成效非常显著,但也存在一定的问题,影响闽台文化创意产业深度合作。笔者对闽台文化产业园(福州)和闽台文化产业园(厦门)进行实地调查,发现两地合作资源缺乏有效整合、合作领域有待延仲、合作方式创新不足、合作平台运作欠佳等。

    ()合作资源缺乏有效整合

    影响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的资金、技术、人才等市场资源缺乏有效整合,闽台文化产业园区资源积聚效应没有充分显现。从入园的企业来看,资金障碍还是一大问题,尽管国务院、省委、省政府对文创企业实施了一系列的金融支持政策,但是政府行为解决资金问题依然不是最佳解决途径。由于闽台文化产业园合作实体的性质有所差异,例如福建报业集团、广播电视集团、出版集团等处于转型改制阶段,市场化程度不高,台湾大型的文创企业数量有限,加盟闽台文化产业园区的中小企业普遍感到资金压力较大。同时,文化发展基金、招募基金等市场化资金运作手段有限。福建省首只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成立于2013年,截止20152月,基金管理公司实现管理资产规模4.6亿元,投资金额只有1.5亿元,参与基金的企业主要以福建企业为主。因此,缺乏盘活资金的动力机制,极大地影响了闽台文化产业资金流动。此外,闽台技术、人才等市场资源要素白由流动不够顺畅。从闽台文化产业园区运营来看,创意设计、影视制作、数字媒体技术、建筑设计等人才非常缺少,许多台湾创意人才、技术专家涌向北、上、广等创意产业发达的地区。闽台合作办学的专业结构又没有很好吻合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需求,科研机构、高校办学等与闽台文化产业园紧密度、结合度、互动度不足。因此,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的市场资源缺乏白由流动,没有全面激活。

    ()合作领域有待提升

    目前,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在合作地域和合作业态方面还有较大的空问,还能提升合作力度、广度、深度等。

    在合作地域方面,合作的“中心化”倾向比较突出,辐射性没有体现出来。闽台文化产业园是推动闽台文化产业合作的重要平台,但两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集中在福州、厦门,产业合作区域不平衡比较明显。从福建省文改办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福建省有81个在建或基本建成的文化产业园区。福州和厦门闽台文化产业园区没有发挥较强的辐射能力,与闽北闽东地区的南平、宁德、三明等地区、与闽中莆田等地缺乏有效互动,产业合作的辐射效应没有体现出来。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单向性比较明显,福建偏向作为承接台湾文创产业的转移基地,而福建有实力的文创公司进驻台湾,投资发展文化创意产业的机会较少。此外,闽台两地向国内其他地区、向海外拓展市场展开合作比较少。

    在合作业态方面,闽台文化创意产业的核心层产业合作不足,甚至园区产业布局与当初定位发生了较大偏差。笔者在福州闽台文化产业园实地调研发现,福州芍园一号创意园成了酒吧一条街,福白-1958文化创意园经营茶、小工艺品、小餐馆,闽台AD创意产业园以广告业为主。新闻出版发行、影视产业、创意设计产业、演艺会展产业等在闽台文化产业园入驻率不高。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在新媒体、创意农业、生态文化产业、创意设计与相关产业融合等新领域合作还很乏力。同时,产业合作链条延仲不够,尤其两地文创企业在产业链中、下游环节合作比较欠缺。例如闽台影视产业合作主要集中在影视产业上游的制作环节,大多数是“一次性合作”,没有延仲影视产业链条,缺少下游环节的合作。双边在新媒体领域合作不多。例如公益影视广告传播、微电影、新媒体影视素材方面合作较少[3]

    ()合作方式创新不足

    闽台两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方式主要以纵向为主,缺少横向合作。政府主导型的合作项目居多,市场白发型的合作项目偏少。闽台文化创意产业的合作方式暴露了一定的问题。就数字内容产业合作而言,根据对闽台205家数字内容业者进行问卷调查后发现,目前已有107家数字内容业者有闽台合作经验,在这107家中,68(63.5%)的合作形式是台湾接单一一福建生产一一出口欧美;32  (30%)的合作形式是福建提供劳动力与土地一一台湾提供资金与技术一一产品销售大陆或台湾市场;仅有网龙网络有限公司、神画时代数码动画有限公司、功夫动漫有限公司等7(6.5%)的合作形式包括研发、标准与品牌建设[a]。闽台出版发行合作在海外出版市场开发、数字出版新方式创新、版权资源开发等方面还缺乏大胆举措和实质性合作。闽台动漫产业合作步伐加快,福建神画时代文化产业集团与台湾动漫产业公司合作不断推进,双方在同制同播合作、创意人才引进交流、原创作品引进交流、动漫人才的培养培训等方面签订了战略协议,并结成战略合作伙伴关系[5]。可见闽台动漫产业在研发、加工、创意、生产、营销等领域欲推动全产业链合作,但在实际合作层面并没有真正覆盖全产业链,尤其动漫版权销售、版权开发等领域合作非常稀缺,例如动漫版权在游戏、电影等领域的再开发,动漫形象与闽台两地鞋业、服饰业、食品业、玩具业等二次创意不足,还没有开发系列性的衍生产品等。

    ()合作平台运作欠佳

    闽台建立了一系列的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平台,开展了一系列的常态化活动,但是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平台也存在一定的问题。专门性的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平台比较缺乏。例如闽台影视产业基地、影视产业协会、闽台新闻媒体交流社团、闽台动漫游戏协会等还没有成立,缺乏这些针对性较强的平台,对文化创意产业可持续性合作非常不利。

特别针对不断涌现的新业态,在这些方面的合作平台更加稀缺。比如闽台海洋文化产业、闽台新媒体产业等合作平台至今还没有。其次,合作平台的运行机制不够健全。现有的合作平台“单向性”制度条款较多,大多以建设意见书、备忘录等形式存在,而缺少信息共享机制、互动交流机制、产业服务机制等具体内容,导致日常交流互动少,信息共享机会少。最后,合作平台开放性不够。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平台区域性比较突出,许多合作平台主要面向福州、厦门、漳州、泉州,以及台湾台北、台中等地区,闽台两地的其他地区参与合作平台的机会较少。

    三、构建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长效机制的策略

    针对闽台文化创意产业深度合作对接存在的问题,结合闽台经贸合作的新背景、新要求、新机遇,笔者认为,必须盘活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资源,全方位延仲合作领域,积极创新合作模式,全面完善合作平台,才能推动深度对接,从而增强闽台文化创意产业核心竞争力和闽台文化软实力。

    ()盘活闽台文化创意合作资源

    1.整合闽台文化资源

    首先,构建闽台文化资源数据库。闽台文化资源丰富,妈祖文化、关帝文化、闽南文化、客家文化、朱了文化、海洋文化、民俗文化等是闽台共同的文化财富,也是海外华人华侨的文化桥梁。因此,全面梳理与闽台两地相关的物质文化资源和非物质文化资源,建立闽台文化资源图谱,明确相关文化资源的具体内涵和外延,采用数据化、图示化的呈现方式,建立闽台文化资源大数据库,为闽台文化产业发展提供全面、权威、详实、生动的创作素材。

    其次,协调闽台文化资源割据局面。要协调解决闽台文化资源分散割据的状态,必须注意点面结合和区域整合,推进文化资源的积聚。就福建省区域资源整合而言,要推进闽南区域、闽西区域、闽北区域的文化资源群形成,依托文化资源,推进文化旅游产业、文化创意产业等全面合作。

    最后,深入挖掘闽台文化资源内涵和价值。闽台文化资源种类繁多,文化内涵和外延非常丰富,推动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必须把握闽台相融相通的文化内涵,理清相关文化资源的外延,准确把握这些文化的核心价值,聚焦这些文化的核心精神,以创意的形式、手法加以表达,以此实现闽台文化创意产业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2.统筹闽台文化消费市场

    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发展必须统筹消费市场,突破市场壁垒,形成开放、有序的消费市场格局,有利于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壮大。

    统筹闽台文化的消费市场,必须考虑闽台文化创意产业的市场定位,树立闽台文化大市场的观念,坚持闽台区域文化市场、国内文化市场、海外文化市场协同发展。闽台文化产业发展要改变消费产品仅仅定位在闽台两地消费市场的思路,这样消费空问极其有限。闽台文化产业发展要积极开辟第三方市场,成立闽台文创产业联盟,通过融资手段,版权开发、销售,开发闽粤台、闽粤台等大区域市场,这些市场本身在海洋文化、闽南文化等方面具有相通空问,具有较大的文化市场消费潜力。福建、台湾与海外华人华侨渊源深厚,妈祖文化、闽南文化、客家文化、关帝文化等在海外华人华侨中得到了较好的传承和弘扬,这些文化是海外华侨乡愁文化和集体记忆的重要组成部分,闽台文化产业合作发展,必须高度重视海外消费市场,挖掘海外闽台文化产业的消费群体。

    统筹以上三个消费市场,必须准确把握消费群体对文化产品的需求和偏好,利用大数据分析技术,预测相关消费人群的消费诉求和消费趋势,调整闽台文化产业的创意思维。海峡两岸新闻交流过程中,学界提出了“两岸媒体共同市场”的概念。郭伟锋先生最早指出在台湾存在一个“大陆及两岸关系新闻市场”[0]。要统筹闽台文化产业的消费市场,必须健全和完善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政策,加强政策对称性、落地性,推进闽台受众市场一体化进程,尤其闽台在新闻媒体、影视产业、动漫游

戏等合作领域可以率先推动消费市场一体化。

    3.激活闽台文化创意市场资源

    加速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发展的资金、人才、技术、土地等市场要素流动,激活闽台文化生产、销售、消费等市场环节,这些是闽台文化产业深度合作发展的关键。

    成立以文化企业、科研机构、媒体机构、政府组织等为一体的闽台文化创意产业联盟体,发挥专业科研人才优势,推动产学研深度合作,整合文化产业的创意、加工、设计人才资源,将闽台文化产品营销、推广和闽台文化交流活动等结合,加强闽台文创企业与闽台文化民问组织互动合作。尤其利用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福建白贸区等契机,加大文化创意产业专项资金支持力度,充分利用金融杠杆、文化基金等工具,推动文化产业资金积聚。例如充分利用已经成立的中国(福建)白由贸易试验区厦门片区内共同发起设立影视文化产业并购基金、海峡文化产业投资、促进海峡两岸科技合作联合基金等,充实文化产业发展的资金链条。依托闽台文化产业园区,以土地集聚为手段,充分调动政府和市场两种调节工具,加强闽台文化产业园运行管理,根据园区定位,推动具体文创企业、科研、学校等落地,实现文化产业上游、中游、下游产业联动效应。同时,充分利用闽台文化创意产业相关项目,发挥平潭综合实验区正在启动建设的中国海洋文化中心、马尾·中国船政文化城的拓展园区等优势,为两地创意产业合作领域进一步延仲提供了平台。

    ()全方位延伸合作领域

    延仲闽台文化创意产业的合作领域,突破地域限制,鼓励跨境、跨界合作,适应文化创意产业市场的新格局、新变迁,在新业态和全产业链展开合作,推进合作的深度和广度。

    首先,突破合作地域

    充分发挥闽台文化资源优势,树立大合作视野,拓展合作区域。推动台湾逐步放开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入驻、投资等政策,鼓励福建文创企业投资台湾地区,加强两地文创企业资本联合运营,开辟第三方市场,着力开发海外文化产业市场。结合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背景,在政策框架允许的范围内,闽台大力发展海洋文化旅游、海洋文化产品等海洋文化产业,结合新海丝之路设立的“中国一东盟海洋合作中心”“中国一东盟海产品交易所”、以及福建与东南亚国家互设“南洋产业园”或“海丝产业园”等项目,思考闽台在以上项目中合作发展海洋文化产业的可行性。同时,闽台文化创意企业要锁定香港、澳门等地区消费市场,合作开发玉皇文化、闽南文化、客家文化等资源,制作符合市场需求的文化创意产品。

    其次,积极谋求合作新业态

    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要突破现有的合作领域,结合闽台文化产业园区的定位,厦门闽台文化产业园要进一步推动数字媒体、创意设计、影视演艺、文化旅游产业合作。福州文化产业园区要朝时尚创意、动漫游戏、时尚设计等方面合作。闽台创意产业合作产业要适应产业转型升级的趋势,在现有合作业态基础上,推动新媒体产业、“互联网+产业”“大数据产业”等合作。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为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提供了一些新的点位,例如海洋文化旅游产业、海洋文化产业、以及海丝文化为主题的文化产业合作。

    最后,延仲合作产业链

    目前,闽台文化产业合作产业链主要集中在上游环节,福建主要扮演生产加工基地的角色,产业链合作的“长尾效应”没有显现。合作产业链应向文化创意产业的创意策划、文创产品的研发、生产、营销、推广、衍生产品开发、利用等延仲,构建闽台文化创意全产业链合作,尤其闽台在产业链中下游环节合作潜力巨大。闽台新闻媒体产业、闽台动漫游戏产业、闽台出版发行产业等下游环节还有很大的合作空问。例如依托海峡数字出版基地,完善闽台数字出版产业链,加强闽台两地丰富优秀的数字出版产业内容资源开发,共商策划数字出版选题,建立数字版权交易平台,推进闽台数字版权销售合作,加强闽台数字版权资源的后期合作等。

    ()积极创新合作模式

    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先试先行,不断探索实践合作方式,但没有形成鲜明的模式,积极构建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区域合作新模式,主要从创新产业园区模式、版权合作模式、资本运营模式等方面着手,以此为海峡两岸文化创意产业合作提供范式和样本。

    1.创新产业园区模式

    现在闽台文化产业园区合作类型主要以政策导向型为主,没有形成丰富多样的闽台文化产业园区合作模式,要改革创新产业园区合作模式,培育新常态背景下的产业园区合作模式。

    首先,探索“互联网+”背景下闽台网络文化产业园区合作方式。随着互联网深入发展,线上交易已经成为常态,闽台两地通过畅通交换传播的数字化服务平台和复合型市场网络,实现文化产业与虚拟网络的高端融合。闽台操作网络文化产业园区,依托专业的互联网或其他新兴媒体平台,提供文化科技孵化、文化产品交易、投资融资中介、文化企业工商注册等各种服务,充分发挥台湾网络人才资源优势互补,调动工程师、设计师、营销团队、经营管理人员等,负责网络的设计、维护、营销、经营与管理。在经营与管理环节需要聚合网络园区的产业要素,探索互联网+时代的网络文化产业园区盈利模式,并依托IT技术的数字化、信息化、网络化应用向纵深化发展。其次,尝试艺术家主导型园区模式。充分发挥闽台艺术家的资源优势,艺术家白动集聚和白动孵化后形成某个产业集聚。例如北京798艺术区、上海M50、成都蓝顶艺术中心等都是此类园区。在艺术家推动市场资源要素集聚后,政府再对这些形成的区域加强管理、引导,把握艺术生产社会标准效益,引导园区有效发展。再次,推进资源依赖型园区形成。发挥闽台高校资源优势,特别两地都有大学集中性区域,依赖周边高校的学术、科研、人才资源,建立文化创意和产业园区,借助高校的学术、科研资源,将其迅速转化为创意产业资源。福建、台湾高校、企业可以共同合作,根据两地高校文创资源优势,合作建立大学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园区。

    2.创新版权合作模式

    版权合作主要指闽台文化创意企业围绕文化创意产品享有的发表权、修改权、署名权和保护作品完整等的人身权,以及围绕产品的复制权、发行权、传播权等财产权展开形式多样的合作。目前,闽台文化产业版权合作在内容生产阶段合作较多,尤其在闽台新闻节目、影视产业、期刊出版发行等领域版权一次交易居多。今后应加强版权转让、交易等合作,例如闽台影视制作机构、新闻媒体机构、新媒体公司等围绕版权转让有很多合作机会,涉及发行权、播映权、改编权的转让。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围绕版权,开展海外版权销售、交易。同时,闽台双方要重视文化创意产品版权的二次开发,围绕影视产品、动漫游戏、音乐舞蹈、微视频等版权可以大量挖掘后期衍生产品。

    3.创新资本运营模式

    资本运营是指企业将拥有的各种资源(包括相关生产要素和社会资源)视作价值资本,通过单独或综合运用流动、裂变、组合、优化、配置等途径,最大限度实现其价值增值的经营方式[c]。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在人才、技术、市场等方面进行联合、合作生产文化产品,包括合拍影视剧、联合制作电视节目等属于此运营模式。闽台文化创意企业要积极成立文化产业技术联盟体、闽台文化产业资本联盟体,推动资本运营走向深度合作,着力向国内、海外开辟第三方市场。例如闽台文创企业联合资本参与国内新闻媒体产业、电影产业、新媒体产业等,同时,闽台资金实力雄厚的文创企业联合资金,推动股份合作,上市撬动更多资本。尤其闽台两地文化企业资本运作要瞄准海外传媒产业、东南亚妈祖文化产业、闽南文化产业、海滨文化旅游产业等。

    ()全面完善合作平台

    首先,构建合作新平台。在原有平台的基础上,选择函需的合作环节,策划新平台,对文化创意产业合作起到实质性推动作用。例如两地合作建立闽台文化创意产业投资基金,完善基金管理办法,为闽台文化创意产业融资提供金融支持。成立闽台文化创意产业网络交易平台、闽台文化创意产业项目服务平台等,为两地文化市场交易提供有效网络渠道,两地小微文化产业充分利用网络交易平台,激活文化产业市场资源,充分利用大数据、云计算等技术,预测两地文化市场消费行为,策划文化产业合作项目。成立闽台青年文化创意联盟,推动两地青年群体创意交流,为两地文化产业储备创意人才。结合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成立闽台海洋文化产业交流协会、闽台海上丝绸之路文化产业协同体等。

    其次,完善运行机制。合作平台已经实现常态化运作,要加强运行管理,发挥平台的更大作用。根据平台的定位,建立合作平台运行机制。例如交流互动型平台主要完善和建立活动定期机制、交流互访机制,特别应重视交流活动的策划,以免流于形式。根据两岸交流的步伐,闽台合作平台要重视中型、小微型文化企业、文化团体、民问文化人士的交流。业务合作型平台主要引导业务合作的趋势,推动合作资源白由流通,尤其要为文化资源、技术资源等市场要素提供流通渠道,积极构建合作服务信息网络,推动闽台文化创意企业走向国内国际市场提供协助。会议论坛型平台要建立定期会晤机制、议题协商机制、项目决策咨询机制等,紧扣闽台文化产业合作的热点难点议题,发挥专家智库功能,为闽台文化产业合作提供理论指导和决策咨询。

    最后,推动平台开放。闽台文化产业合作平台是以闽台为轴心,关联周边区域的开放式共用系统,既要能够提供基础支撑和功能服务,还应该具备较强的开放性、辐射力和集聚力,对内能整合资源并白我创新,对外能与其它区域的部门、企业、院校、省市的文化产业平台相对接,具有白我扩展和白我完善的功能[f81。相关合作平台要加强地域开放,积极吸收闽台两地中心城市之外资源参与平台运作,适当允许在这些区域建立更多的合作平台,推动闽台更多的区域加强产业合作。尤其在中国美丽乡村建设背景下,闽台文化创意产业合作平台可以向县、镇、村等延仲。合作平台还应加强对象开放,广泛吸收小微文化创意企业人员、民问创意有识之士、青年创意人才等,让平台成为闽台万众创新创业的通道。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