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福建文史 ->>
镇戍八闽:元福建地区军府研究

 镇戍八闽:元福建地区军府研究

刘晓

    摘要:元灭南宋后,在淮、江以南前南宋故地推行较严密的镇戍制度。其中,福建地区镇戍军共有八翼万户府常驻各处,这八翼军府分别为毫州、郧复、湖州、福州新军、漳州新军、邵武汀州新军、建宁新附军与左副新刷土军万户府。

元朝在福建的兵力配置主要为以点带而,辐射全闽,其中福州、建宁、泉州三地为重点镇戍区。镇戍军人以客军(主要为汉军)为主,土军(新附军)为辅,上万户府级的毫州与郧复万户府并为福建镇戍军的两大主力。

关键词:元朝福建镇戍万户府

    元灭南宋后,在淮、江以南前南宋故地推行较严密的镇戍制度。有关元代镇戍制度,自20世纪70年代萧启庆发表《元代的镇戍制度》以来,己有不少学者关注,研究正逐步走向深入。①福建八闽之地为元朝在江南的重要镇戍区之一,这里最初隶属江西行省,至元十五年(1278)始设福建行省于福州,次年又于泉州设行省,两行省于至元十七年合二为一。此后二十年间,福建行省屡罢屡设。大德三年(1299)撤福建行省,设福建道宣慰使司、都元帅府,拨隶江浙行省,自此遂成定制,延续长达半个多世纪。直到元末红巾军起义爆发,为组织地方有效镇压叛乱,元朝才于至正十六年(1356)恢复福建行省建制,此后直到元朝灭亡,再未更动。元朝政府在福建地区的镇戍体系,主要由常驻当地的八翼万户府组成。有关福建地区的镇戍军府,迄今尚无专文进行讨论。实际上,探讨这些万户军府的军官、军人构成及其布防等情况,非常有助于我们了解元代江南地区的镇戍制度及其特点。

一、镇守福州“毫州万户府”

毫州万户府的番号起源较早,起先指北方汉人世侯张柔所统集团军率部先后驻扎祀县、毫州,负责对南宋战事。当时张柔所统驻屯大军,。蒙宋对峙期间,张柔除张柔本部外,还有从其他地区调拨归其指挥的汉军,这些汉军当时常被称为“八万户”、“八汉军”、“山前八军”等,①统一由张柔节制。中统二年(1261)张柔致仕,第八子张弘略继受虎符,任“顺天路管民总管、行军万户,仍总宣德、河南、怀孟等路诸军屯毫者”。②李擅之乱结束后,元世祖忽必烈罢世侯,行迁转法,张弘略的指挥权被剥夺,毫州驻屯大军改由张氏旧将贾文备接管。宋元襄樊战役爆发后,原汉人世侯子弟纷纷重获起用,毫州万户改由真定世侯史天泽长子史格接任,张柔第九子张弘范则出任益都淄莱等路行军万户。①至元十二年焦山海战后,张弘范因功“改毫州万户。毫军,忠武王(张柔—引者注)旧所统也,王(张弘范)以为请,遂还之”。③不过,元灭南宋期间,各征行万户不断被拆分重组,张弘范接手的“毫军”,恐己非原来毫州驻屯大军的全部,而仅限张柔嫡系部队,故此后张弘范所统“毫军”改用张氏根据地同时也是万户府军人主要来源地的“保定”为万户府番号。在元代淮江镇戍军体系中,保定万户府起先属中万户序列,后升上万户,⑥由张弘范后裔世袭万户。保定万户府先是驻建康、太平一带,至少到元贞二年(1296)己迁至鄂州(武昌)。⑦

    南宋灭亡,江南局势渐趋稳定后,至元二十二年,元朝将江淮、江西元帅府与招讨司军整编为37翼万户府,其中下万户府序列有毫州万户府。⑧这个新出现的毫州万户府与张氏世袭万户的保定万户府截然有别。据《经世大典·站赤》:

          (至大四年)十月十四日,枢密院据东平路()诸军奥鲁总管府言:“见奉江浙行省差官驰骚,前来各路,取发至大四年镇守福州路毫州万户府军人封装钞定。”⑨

上述记载至少透露出两个信息:毫州万户府的镇戍地在福州,此其一;毫州万户府有来自东平地区的士兵,军人封装钱由东平诸军奥鲁总管府负责管理,此其二。明《八闽通志》对这翼新毫州万户府有更详尽的介绍,适可印证《经世大典·站赤》的记载。据该书所引《三山续志》记载:“至元二十四年,移济南、东平万户翼戍福建,后为毫州上翼。”①而据万历《福州府志》:

“至元二十二年,移济南、东平万户翼戍福建,后号曰毫州万户府。”②内容大致相同,只是时间要早两年。③需要提到的是,至元二十四年,福建地区发生钟明亮之乱,原驻浙东一带的沿海、薪县、宿州等万户府军纷纷南下入闽,直到至元二十七年叛乱平息后才陆续撤回,其中薪县、宿州两翼万户府均是在原东平世侯严氏部队基础上改编成的万户。①这两翼万户从福建回防时,有可能也留下部分军人划归毫州万户府建制。毫州万户府扩军,由下万户府升为上万户府序列,或与此有关。

    《八闽通志》详细罗列了毫州万户府下辖千户所番号,计有“高唐冠州”、“东平等路”、“德州东昌”、“济南高唐”、“济宁泰安”、“济宁淮州”、“东平济宁”、“济南东昌”、“永平德州”、“济宁建康”、“延平等路”等n翼,另有一翼“哈刺鲁千户”。③从千户所番号来看,毫州万户府的士兵来源地主要为山东,尤以原东平世侯严氏、济南世侯张氏所辖地域为主,其中不少地名也见薪县万户府(以东平军人为主)所辖千户所番号。只不过薪县万户府千户所番号均由单个地名组成,像上千户所番号有德州、东平,下千户所番号有东昌、高唐、淮州、泰安等,⑥毫州万户府千户所番号则均为双地名,这大概是因毫州万户府军人系从其他万户抽调而成,均不足额,需由两翼千户军人拼凑一翼千户。此外,“延平等路千户翼”,当为毫州万户府移驻福建后从福建延平等地新募集的新附军人组成的千户,“济宁建康千户翼”部分军人来自万户府移驻福建前的镇戍地—建康(详后),这些军人也属新附军。⑦“哈刺鲁千户”则由来自西域的哈刺鲁人组成。⑧

    毫州万户府各千户所均驻福州路倚郭县侯官县境,其中有“毫州十翼上千户所(并在郡西门外雄边营,今侯官县草市都)”、“毫州一翼下千户所(在郡西关外侯官县一都观音岭)”、“毫州翼哈刺鲁千户所(在馆骚之西南隅右三厢罗汉洋)”。①千户所下辖百户情况,《八闽通志》亦有详细记载。

    除哈刺鲁千户所百户数目不详外,其余11翼千户所下辖百户,计上百户14、下百户74、不分上下百户52,三者合计百户140。前而所引《八闽通志》提到,毫州万户府上千户所有十翼、下千户所有一翼,从上述各千户翼百户数目统计来看,下千户所一翼极有可能为百户数最少的“延平等路”。按元代军队建置,上百户辖军70人以上,下百户辖军50人以上,②毫州万户府所辖百户数目至少140翼以上,军人总数在万人上下,应属正常。在元代镇戍军万户府中,毫州万户府无疑属兵力较雄厚的一支,为元福建镇戍军主力部队之一。

    毫州万户府军官—达鲁花赤与万户、副万户等,《八闽通志》也有较详细记载。其中万户府达鲁花赤:

          学鲁迷失海牙(以资德大夫、福建行省左y)、银山海牙(袭父学鲁迷失海牙职,俱至元间任)、也失海牙(袭父银山海牙职,大德间任)、和实海牙(袭兄也失海牙职,皇庆间任)③按,《至正金陵新志》多次提及有一位“福建廉万户”驻军建康:“国朝初下江南,凡襄阳南伐之兵多留建康,福建廉万户、保定张万户、泰州孟万户、常州宋万户、宁国乔万户统诸奕军相继镇守。”“建康路,元系福建廉万户、保定奕张万户、泰州奕孟万户、常州奕宋万户管军镇守,以后各迁他郡。”“自是连岁出兵,保定奕及福建奕廉万户、常州宋万户、宁国乔万户、泰州奕孟万户诸军并诸附军,相继分镇建康。”①又提到“万户廉希愿”,如至元十二年二月,“立建康宣抚司,以万户廉希愿、招讨唆都、孟之给行江东宣抚司事,招纳降附”。③此外,还提到:(至元)十四年,设江东道宣慰司,改宣抚司为建康路总管府,宣抚廉希愿升宣慰使,仍兼本路达鲁花赤……至元十六年,廉宣慰升行中书省左y,不兼路事。”⑥结合前而提到毫州万户府下辖千户所番号有“济宁建康”,这位曾驻扎建康的“福建廉万户”或“万户廉希愿”应即后来的毫州万户府达鲁花赤。廉希愿出身元代有名的畏兀儿廉氏家族,为布鲁海牙第六子,①而所谓“廉宣慰升行中书省左7}C }},或指廉希愿升任福建行省左7}C,也即廉希愿与学鲁迷失海牙应为同一人。②此外,元末宋镰撰康里回回神道碑提到康里回回有女四人,“长适某阶福建毫州翼万户廉和尚”。③这位廉和尚,《元史·顺帝纪》也有记载,其中提到至正六年“六月己酉,汀州连城县民罗天麟、陈积万叛,陷长汀县,福建元帅府经历真宝、万户廉和尚等讨之”。①如判断无误的话,这位“万户廉和尚”实际上也是毫州万户府达鲁花赤而非万户,且应该就是《八闽通志》所载之和实海牙。

    至于毫州万户府万户与副万户,据《八闽通志》:

          万户:乔隆绪(以明威将军充)、乔梓(袭父隆绪职,至元间任)、乔世臣(以武节将军袭父梓职,至大间任)

          副万户:朱赞(以武德将军充,至元间任)、朱鼎(袭兄赞职,大德间任)、朱蛮子 (以明威将军袭父赞职,延裕间任)。③

    万户乔隆绪,似亦见陆文圭撰乌古孙泽墓志,其中提到至元十四年末,元军进攻广东惠州时,“顿兵海丰县,南军犹盛。公请济师于乔万户,摘提马军,随元帅(唆都—引者注)直捣五羊。腊月,至城下,入之”。⑥乔隆绪的家世渊源目前尚无明确记载。需要提到的是,老毫州万户张柔手下有宿将乔惟忠,是1234年张柔升任万户后最早任命的行军千户之一。⑦其子乔硅在宋元对峙期间随张氏驻守毫州,且己升任万户,⑧至元十二年安庆守将范文虎降元后,又奉命驻军安庆。⑨如乔隆绪与乔硅确有亲属关系,则以济南、东平兵为主的这翼万户府取“毫州”为番号,则可以得到合理解释。当然,这还需更多的文献记载加以佐证。

    副万户朱赞,为元将朱国宝子。朱国宝,《元史》有传,曾先后参加鄂州战役、平定李擅之乱、襄樊战役等,后随伯颜大军南下,隶阿里海牙集团,进军湖南、广西、海南等地。至元十六年,迁海北海南道宣慰使,后加都元帅。至元二十三年,迁广南西道宣慰使。至元二十五年,进都元帅、参知政事,行尚书省事,不久去世。朱国宝诸子,《元史》本传提及四人,分别为朱斌、朱赞、朱鼎、朱铱。其中,“赞,上副万户,佩金虎符,镇福州”。①与《八闽通志》的记载吻合,所谓“上副万户”,应即毫州上万户府副万户。弟朱鼎,亦见《八闽通志》。从《八闽通志》的记载来看,朱赞死后,大概因子朱蛮子年幼,先由弟朱鼎于大德年间袭兄副万户职,后又由朱蛮子于延裕年间承替。

二、镇守福州新军万户府

    福州新军万户府简称福新或福新翼万户府。据《八闽通志》引《三山续志》,“(至元)二十七年复设福新万户翼,辖新军。”②福州新军万户府下辖千户所六翼,分别为“上千户”、“中千户”、“下千户”、“姚千户”、“只里瓦歹千户”与“哈刺哈孙千户”。千户所下辖百户情况。

    上述六翼千户所下辖百户,上百户4、下百户40、不分上下百户14,三者合计百户58,数目不及毫州万户府的一半,应属下万户府序列,兵力自然也无法同毫州万户府相提并论。

    据《八闽通志》,福州新军万户府各千户所与镇抚所均驻福州路怀安县。“福新二翼上千户所(并在郡西北威武营,今越山之下)”、“福新一翼中千户所(亦在威武营)”、“福新三翼下千户所(亦在威武营)”、“福新万户府镇抚所(在万户府西威武营内)”。从上述记载我们还可确认,福州新军万户府六千户所中,属上千户序列者有两翼,中千户一翼,下千户三翼。元镇戍军千户所番号,同万户府一样,多冠以地名,但也有仅冠以所属千户序列者,③福州新军万户府之“上千户”、“中千户”、“下千户”应属此类。不过,“中千户”所辖百户数多于“上千户”,且含后者没有的上百户达4翼,也是一个值得注意的现象。至于“姚千户”、“只里瓦歹千户”与“哈刺哈孙千户”,则为冠以达鲁花赤或千户名、姓的千户所,此类称谓在当时亦非罕见,像“真定河南万户府岳千户翼”的记载即与此非常相似。①

    此外,据《八闽通志》,又有所谓“福兴万户府镇抚所”。③按,“福兴万户府”,据《八闽通志》引《三山续志》:

          复令二翼官属相参署事,曰“福兴镇守万户”。大德四年,定例兴化路比令千户镇守,毫州与福新轮委万户一员分镇,一年一更,其汀、泉、漳等路,并委百户。至大元年,又    以沿海俱通番邦,毫州与福新轮委万户一员,沿海上中下三流巡防,半年一更。由上可知,毫州万户府与福州新军万户府在一起联署办公,又号“福兴镇守万户”。元代两万户府乃至数万户府同驻一路,并不罕见,像杭州路即长期驻扎有四万户军队,②但两个以上万户府在一起“相参署事”,还是很罕见的。

    《八闽通志》对福州新军万户府达鲁花赤、万户、副万户有较详细记载:

        达鲁花赤:九住(以显武将军充,至元间任)、课儿(袭父九住职)、佛住(以明威将军袭兄课儿职,俱延裕间任)

万户:高谦(以明威将军充,至元末任)、高天骥(袭父谦职,至大初任)

          副万户:曹僳(以奉训大夫、招讨副使领,至元末任)、曹帖哥(以昭信校尉袭祖僳职,大德间任)

    需要指出的是,上述《八闽通志》有关福州新军万户府级军官的记载并不全而,不少文献记载可补其缺漏。如据《元史·外夷传三》:(元贞三年)九月,高兴遣省都镇抚张浩、福州新军万户张进赴馏求国,禽生口一百三十余人。”①此处“福州新军万户张进”,时代介于万户高谦与高天骥之间。乾隆《平乡县志》载记元至正杨庙碑有“福州新军万户、昭信校尉成度”,③时间在万户高天骥之后。《八闽通志》记至正十四年泉州民变,提到“万户成三宝、同知官保合官军民兵追击”,⑥时间在成度之后,成三宝或即成度后人。《福建金石志》有至正九年《中顺公宝哥去思碑》,由“宣武将军、福新翼万户达鲁花赤完则笃书丹”,⑦时间在万户府达鲁花赤佛住之后,等等。

    福州新军万户府所辖六千户,目前可考者有上千户夏憬、定保父子,千户所达鲁花赤蓦克笃、诺怀父子。

    夏憬原为南宋殿前司左翼军统领,随蒲寿庚降元后,“宣命下,初武德将军、管军千户,再宣武将军、管军总管,三管军上千户,散官如故。若省都镇抚、福泉兴化镇守,又行省累署表也”。大德四年,夏憬去世,子定保,“以父任赐黄组,昭信校尉、福州新军上千户,捧万户府檄,镇守兴化路”。⑧可以明确的是,夏憬父子所任应为福州新军万户府上千户所千户。夏憬出任“福泉兴化镇守”,或即前引《八闽通志》提到的“福兴镇守万户”,“福兴”或为“福泉兴化”的简称。这是一个临时性军职,由行省委派。其子定保“捧万户府檄,镇守兴化路”,性质与此类似。

    蓦克笃、诺怀父子出身蒙古酌温台氏。诺怀墓志近年出土,由元《至顺镇江志》作者俞希鲁撰写,其中提到:

          父讳蓦克笃,从阿术都元帅平江南,以功补右卫亲军百户。启世祖皇帝亲征乃颜,进秩忠诩校尉、福州新军千户所达鲁花赤……公侯之次子,延裕初,枢密知院野儿吉称开府    引见太皇太后,入备宿卫。父卒,时兄通议大夫、江西茶运使讳万嘉阎己仕为山北辽东道肃政廉访司照磨,因让门爵于公,公遂袭父职。六年,迁武略将军、镇江万户府镇抚。天历元年,以覃恩进阶武德。宪府廉其能,举于朝,除江浙等处行中书省都镇抚。7}C相答释铁穆尔开府复荐之,改朝列大夫、枢密院断事官。至元三年,升太中大夫、镇江万户,佩三珠虎符。六年七月,升本府达鲁花赤。至正四年,以疾致仕。①

按,蓦克笃、诺怀父子任福州新军千户所达鲁花赤的时间应在至元二十四年乃颜之乱失败后至延裕六年(1319)间,此后,诺怀升迁他职,累官镇守镇江万户府达鲁花赤,并由子永安于至正五年春承替。这一家族福州新军千户所达鲁花赤的传承大概因此中断。

三、镇守建宁“呈仔复万户府”、“建宁新附军万户府”

    郧复万户府的前身为郧复招讨司。呈仔州、复州位于襄樊之南,南宋分属京西南路与荆湖北路。至元二年,元朝曾授张弘彦昭勇大将军、呈仔州万户,但当时郧州尚属南宋,此后也不见郧州万户的记载。至元十年襄樊战役结束后,南宋于郧州屯驻重兵,于汉水对岸建新郧城,试图以另一“襄樊”阻遏元军。至元十一年九月,伯颜大军自襄阳沿汉水南下,弃郧州不攻,于黄家湾堡开河。十月,“军次复州,宋安抚使翟贵出降”。②不过,伯颜虽接受翟贵投降,但并未派兵占领复州,直到至元十二年四月,“宋郧州安抚赵孟、复州安抚翟贵以城降”。③元朝才实际控制二地。

    郧复招讨司为元朝于襄樊战役结束后建立的军事机构,首任招讨使为唆都,驻地为郧州高港。伯颜大军伐宋时,唆都率部随大军沿江东下,先后参与攻略浙东、福建、广东等地,后于至元二十一年战死安南。其子百家奴,至元十三年,“袭父唆都郧复州招讨使、建康宣抚使,仍领本翼军”。百家奴接任招讨使后,率所部仍随父唆都四处征战。至元十五年平潮州后,唆都升参知政事,行省福州,百家奴“授昭勇大将军,赐虎符,管军万户。七月,遂朝于上都,升镇国上将军、海外诸蕃宣慰使,兼福建道市舶提举,仍领本翼军守福建,俄兼福建道长司宣慰使都元帅”。①至元十五年百家奴任管军万户之年,大概即为郧复万户府成立之岁。

    郧复万户府成立后,随百家奴常驻福建,镇戍地以后则固定在建宁路。福建地方志对此多有记载。如《八闽通志》提到,松溪县有“建新奕:在县治西兴贤坊。元初建为屯军之所,废址犹存。郧复奕:在县治南一里许。元初建为屯军之所。国朝洪武二年(1369),以其地为山川坛”。崇安县有“新附奕、郧复奕:二奕今为城陛庙”。政和县有“建新奕营:即今城陛庙也。

郧复奕营:即今城陛庙前地。上二奕俱元都元帅金事彭廷坚屯军之所”。③等等。按,松溪、崇安、政和三县,元代均隶建宁路,三处记载提到的“郧复奕”,应为郧复万户府分镇各县的千户所。至于“建新奕”(或“新附奕”),则为当地另一万户府—建宁新附军万户府。

    郧复万户府万户(更有可能为达鲁花赤)应由唆都家族世袭。此外,《通制条格》还提到仁宗皇庆初建宁路“镇守张万户”曾参与镇压葛令史之乱。①这个张万户,不知是否为郧复万户府万户。郧复万户府副万户见于记载者主要有李钧、李铱兄弟。据《八闽通志》:

          李铱,字伯鼎。父名,溶州卫县人。至正间,兄钧字伯衡者,累功至怀远大将军、郧复上万户府副万户,讨寨寇于清流而残。铱袭职,守延平,擒宁化寨寇魏梅受,解福州海寇围。进击福安寨寇,战于政和泅州桥,弗克。铱赋诗:“战败诚宜死,沉思恨复牵。君亲恩莫报,忠孝事难全。埋骨应无地,知心只有天。孤魂托明月,夜夜白云边。”遂死之。事闻,追赠镇国上将军、江东道都元帅、护军、陇西郡公。②

从李钧的职衔“郧复上万户府副万户”,可知郧复万户府属上万户府序列,兵力应较为雄厚。千户所级军官可考者有黄定、黄世衡父子。黄定原为宋将,后在处州被唆都俘获,“稗隶摩下,同掠地闽中,权授忠武校尉、建宁路下千户,且命统精兵击延平之沙县”。黄定辞职后,次子“世衡,郧复翼总把。总把,军职也”。③按,总把为元初介于千户与百户之间的军职,后在至元二十一年被裁撤。①

    此外,《元典章》的一则记载也值得注意:

          至元三十年五月,福建行省准江西等处行枢密院咨:据郧复、湖州万户府各状申:“取勘得逃亡、事故等军抛下弟侄儿男家小花名各各数目,乞照验。”得此。照得先准江淮行院、行省咨:准尚书省咨:“身死手额号军人,若有同户弟侄儿男,比及成丁以来,权支老小口粮四斗。己后成丁,收系应役。如己死军人别无弟男、寡妇并年老残疾不堪执役人等,拟合开除口粮,收系为民。札付枢密院照拟得:‘合从行省所拟。”,③

按,文中提到的郧复万户府与湖州万户府,均为福建地区镇戍军部队,在至元末则隶属江西行枢密院。其中尚书省咨文中提到的“手额号军人”,又作“手号军”、“涅手军”等,是南宋灭亡后元朝在江南地区广泛征召的一类军人,其中也包括福建地区,像处州副万户邢聚在随军入闽时,即曾“收辑福建八郡所辖诸山洞寨手号军万三千七百人”。⑥这些“手额号军人”在南宋时被刺手、刺额,充为军人,身份很容易辨识。元朝征集此类军人后,编立牌甲,设官统领,⑦有的万户府,如镇守江西的瑞州万户府,其下还有“手额号千户所”的建制。⑧郧复万户府与湖州万户府大概也有不少这样的军人。

    建宁新附军万户府,即前而提到的“建新奕”,是一支主要由当地土著组成的部队,草创者为元将赵伯成。赵伯成,真定人,初以黑军百户隶归德万户邸泽,后转隶招讨使野德迷失。至元十三年随野德迷失攻占建宁,行省署为建宁安抚司达鲁花赤,复署为建宁路军民达鲁花赤,次年兼权建宁路万户。“于是招募土兵千人,教之击射,皆号精兵。盗闻公威名,或敛避不敢犯,民亦少获其休息焉”。这大概即为建宁新附军万户府的缘起。此后,赵伯成长期镇守建宁,先后参与镇压杜万一、黄华、钟明亮之乱,历任管军千户、总管等职。至元二十四年移镇南剑(延平路),又转任漳州新军万户府副万户。《元典章》有一则关于建宁新附军万户府的记载,很值得注意:

        大德元年闰十二月,建宁路承奉行省札付:据建宁新附万户府申:“准万户朱宣武关:

    ‘本管新附军人俱无产业,{卜是靠请过活,又有家累重大者,月支盐粮养赡不敷,难同汉军俱有封装、贴户。新附只身军人,俱系建宁路管下人民,动辄在逃,多于乡村土豪、亲眷人家逃藏。内有捉获逃军,己经照依定例断罪。其停藏窝主,终是未蒙上司定到罪名科断。

    备申省府照详,给膀禁治。’准此。照得先准中千户所申:‘军人陆合等九名节次在逃,于建安、区瓦宁等县管下土豪邹文四等势要之家霸占,充为家丁、佃甲,委难根捕。’……省府行下本路官,约会到建宁等处新附军万户府一同议拟,依准所申,归断施行。”

据上文,大德初年,建宁新附军万户府万户姓朱,武散官为宣武将军(从四品),故称“朱宣武”。万户府下辖下千户所番号有“中千户所”,很有可能同前而讨论过的福州新军万户府一样,又有“上千户所”与“下千户所”等。建宁新附军万户府所辖军人,“俱系建宁路管下人民”,即此翼万户府主要由建宁当地土兵组成。元代江南地区由征集土兵而组建的万户府一般来说规模都不会太大,建宁新附军万户府很有可能仅为统辖上、中、下三千户所的下万户府。

    郧复、建新两翼万户府同驻建宁路,在平定当地动乱时,常协同作战。据民国《政和县志》:

          戊子八年(至正八年),福安寨寇攻掠政和,李铱与寇战于泅州桥,兵溃被创死。彭庭坚奉都元帅吴铎檄,以建新、郧复军平寇,留守政和。是时,军士骄横,庭坚御以法坚,所部李伯儿辈不能安,攻杀庭坚。监察御史俞嘉宾讨伯儿党,悉诛之。

李铱即前而提到的郧复万户府副万户,他在至正八年战死于泅州桥。福建道宣尉副使、金都元帅府事彭庭坚奉命率建新、郧复两万户府军前往镇压,驻守政和,后来因御军过严,引起手下哗变,被杀。

    至正十一年,红巾军起义爆发,很快在第二年波及福建建宁等地,郧复、建新两支万户府又有活动见于记载。据嘉靖《建宁府志》:

        至正十二年,红巾贼破松溪。昌元(黄昌元—引者注)慨然以克复为己任……郧复、建新二万户复政和,贼帅王驴复据松溪,昌元引兵击走之,迎二万户于政和。……二万户兵至松溪,士卒利于剿掠,构飞语云:“杉溪里民党贼,且来攻。”二万户即部署士卒,令曰:“过杉溪桥,人无少长皆剿戮,室无大小皆焚熬。”前锋发,昌元闻之,力争曰:“官军所至将杀民耶?且彼皆佳误,既原之,若复四(当作肆)焚戮,是驱民复为盗,乱何时己    ?我请招之。”于是杉溪千二百户皆安业。

    另据蒋易《建阳学校上建邵分司刘侯中守诗序》,至正十九年、二十年红巾军陈友谅部攻入邵武路光泽县后,“正()正十九年十一月十八日,杉关失守,贼矢及光泽……越明年正月,建朱万户宁以官军至,陈同知、李府判、贾府判、游县尹以民兵至,安坦参政以福州军及番兵至,章右7}C、龚参政各以所部还,因故垒,合官军民义几十万,军声大振”。其中“建朱万户宁”文意不通,极有可能为“建宁朱万户”之讹。此外,贡师泰《建安忠义之碑》还提到至正二十年五月建宁被围时,分门守御军官中有“万户刘八十、朱建安”,这个朱建安极有可能就是统领建宁新附军万户抵抗陈友谅部的“建宁朱万户”。无论如何,可以肯定的是,建宁新附军万户府到元末依然存在,且仍由朱姓万户承袭万户之职。

四、镇守泉州“湖州万户府”、“左副新刷土军万户府”

    同毫州万户府一样,湖州万户府也是至元二十二年江淮、江西军队整编后组建的37翼万户府之一,属下万户府序列,番号应来自万户府组建地—湖州。

    大概在组建后没几年,湖州万户府即南调福建,万户府原镇戍地湖州,改由炮手军匠万户府驻守。《元史·世祖纪》有一则记载颇值得注意,至元二十七年九月,“福建省以管内盗贼蜂起,请益戍兵,命江淮省调下万户一军赴之”。《元史·兵志》同年也有内容几乎相同的记载,“调江淮省下万户府军于福建镇戍”。《元史》的上述记载或与湖州万户府的南调有关。

    湖州万户府调入福建后的镇戍地为泉州路,“又以湖州翼万户府来戍泉州”。据《八闽通志》,湖州万户府下辖千户所三,分别为上千户所、中千户所、下千户所。万户府达鲁花赤、万户、副万户情况如下:

          达鲁花赤:学都鲁(至元末任)、赤干          万户:罗明(至元间任)、孙天匕有」(大德间任)、钱泰义(泰定间任)、方必达(至正间任)

        副万户:郑寿(至正间任)

        上千户所千户:郑乾、郑福(乾之子)

    湖州万户府万户均非世袭,大概与前几任万户多因罪罢免有关。像万户罗明,《元典章》有一则记载:

          至元二十九年,御史台札付:照会黔罢官员内,泉州镇守万户罗明招伏:“克减军人口粮,强买良人女子,不公罪犯。”断讫七十七下,追夺元降虎符,罢职不叙。

所谓“泉州镇守万户”即镇守泉州的湖州万户府万户,据引文可知,万户罗明至迟到至元二十九年就己因罪罢职不叙。罗明的后继者万户孙天有,曾在大德十年捐助泉州路学祭器,不过,他最后的结局与罗明也差不多。据文献记载,仁宗延裕年间,刘世杰任南台监察御史,弹幼“泉州万户孙天有”等人“要结权贵,贪纵不法,咸正其罪,中外称快”。福建宪史费洗曾参与追查孙天有案:

          泉州万户孙姓贿觉,南台遣使追金佩符,宪司稗君(费洗—引者注)偕往,使凯货于孙,不获,欲辱其妻子。君厉声曰:“使来拘符耳,何乃非法惴人妻子邪!”使惭而比。

    考满……舟次水口,有拜于沙者,乃孙万户。遣以金赐,拒不纳。

副万户郑寿生平,可见《八闽通志》:

        郑寿,字()龄,晋江人。曾子之孙,读书能文。早孤,事母尽孝。由千户升宣武将军、上万户。至正间,万户赛甫丁、阿迷里可作乱,茶毒郡民。寿谋讨之,机泄,遂遭其害,一门死者数人,第宅尽毁,子孙离窜,泉人伤之。

赛甫丁、阿迷里可之乱,即元末泉州有名的亦思巴奚兵乱,此乱绵延长达近l0年,加速了元朝在当地统治的崩溃。

    左副新刷土军万户府,简称左副翼万户府,系由南宋殿前司左翼军改编而成。⑦南宋灭亡后,左翼军残部降元,元朝在左翼军降军基础上,“又建泉州左副翼万户府,以宋殿前司左翼军隶焉,复刷土军以益之”。据《八闽通志》:

          左副新刷土军万户府:在府北泉山门外。元至元间,以殿前司左翼军隶于府,复刷土军以益之,乃立营建署于州之后门。万户赤干迁建今所。国朝洪武初归附,调其军隶山东宁海卫,府署故址犹存。

          殿前司左翼军统制厅:在府城东三十九都。宋以东禅、护安、太平、龙湖、报慈五院隙地合建营寨,设统制厅以领之。元至元中,以其军隶左副万户府,寻废。

    有关左副新刷土军万户府及“万户赤干”,《元典章》亦有一则相关记载:

        至治二年(1322)抄到。大德十年八月,中书刑部奉中书省札付:本部元呈:奉省判:

    御史台呈:江南行台咨:福建道廉访司申:泉州左副奕镇抚谢张告本奕副万户赤干影占正军,违例出放钱债、多取利息等事。……都省议得:万户赤干所招罪犯,钦遇诏赦原免,本官职役,合准刑部先拟,依旧勾当,标附,余准所拟。除外,仰施行。

所谓“泉州左副奕”,即镇守泉州左副新刷土军万户府。成宗大德年间,左副新刷土军万户府镇抚谢张状告本翼副万户赤干“影占正军”与“违例出放钱债、多取利息”等事。虽罪行属实,但因遇到大赦,赤干官职未受影响,仅被标附过名。这个赤干,当即前引《八闽通志》提到的湖州万户府达鲁花赤赤干。他或许是先任左副新刷土军万户府副万户,后来又升任湖州万户府达鲁花赤。

    左副新刷土军万户府下辖千户,可考者主要有金吉。据乾隆《泉州府志》:

          金吉,号一庵,先为上都人。至顺间,以捕盗功,授武略将军、左副翼万户府上千户,镇守泉州路。值蒲寿庚专权杀戮,吉待时而动,不与为怜。会西域那兀纳窃据泉州,遣骑袭劫莆阳,行省上其事,檄福州军校及泉之得美场司y陈眩、洒洲场司y龚名安合兵讨之。

    时吉守西门,兵利卒锐。眩密往见吉曰:“官军大至,玉石俱焚,公宜早计,转祸为功。”

    吉喜曰:“吾夙心也。”夜潜开门纳官兵,擒那兀纳,槛送行省,兵不血刃,市不易肆。残后,州人牢醛祀之。长子呵哩,先以陈、柳之乱,倡义祖征,死节于莆。次嘛哈吻,遵父遗命,葬吉于东郊荔林之原,遂世为泉人。

    元末,泉州路为架鹜不驯的亦思巴奚军控制,当地陷入动荡。据《八闽通志》,至正二十四年,元福建行省左y观孙分省兴泉,亦思巴奚军首领阿巫那“遣湖州、左副千百户领军三百至兴化听调。阳为尊奉,实示悖慢,且以规之。观孙处之无法,听其为暴而不能禁制”。到第二年,即至正二十五年,福建左y帖木儿不花分省兴化,“泉州阿巫那复用恐胁观孙故智,遣湖州、左副奕军三百至兴化,又遣同知石家奴、推官林宗和来追取军储,出入城内外,公行为虐,无所顾忌”。③从上述两条记载,我们不难看出,原驻守泉州的湖州万户府与左副新刷土军万户府军,此时己完全被亦思巴奚军控制,蜕变为亦思巴奚军首领威胁元朝在当地统治的帮凶。

五、镇守漳州新军万户府、镇守邵武汀州新军万户府

漳州新军万户府为元灭南宋后新组建的万户府。这支军队早期情况不详,元灭南宋初期建康降元的新附军人有名阐文兴者,于至元十三年随贾姓万户戍守漳州,任漳州万户府知事。

三年后,死于陈吊眼之乱。文兴所供职的漳州万户府,《元史·成宗纪》作漳州招讨司,当以《元史》的记载更为可信。前文谈到,至元二十二年,元朝曾将江淮、江西的元帅府、招讨司军改编为37翼万户府,大概此后不久,漳州招讨司也改编为漳州新军万户府。同福州新军、建宁新附军万户府一样,漳州新军万户府军人应主要由元灭亡南宋后收编的新附军组成。

    漳州新军万户府万户,前期除贾万户外,没有留下多少文献记载,元末任万户者主要有罗良父子。罗良为福建长汀人,元末福建战乱频仍,罗良“因发虞募乡民,从大将击平南,胜番贼李志甫,功居最,奏授长汀尉。未几,番寇吴仲海、江西贼詹天骥等继发,公奉命讨平之,升漳新翼万户”。按,罗良是在至正十一年讨平吴仲海、詹天骥的,“升漳新翼万户”即漳州新军万户府万户当于是年。至正十八年,罗良迁漳州路总管,以后又升福建行省参政、右y,进爵晋国公。万户一职由其子安宾接任。至正二十六年,陈友定攻陷漳州,罗良父子战死。此外,又有“以世功袭职泉翼千夫长”的陈希良,元末以“屡策靖乱功,升漳州新军万户。行省臣以侯(陈希良—引者注)明于政理,檄摄漳守,荐于朝,乞改文职。制授广东宣慰副使,未上,复留守漳”。

    漳州新军万户府副万户,主要由赵伯成家族世袭。本文前而提到,赵伯成起初镇守建宁,后于至元二十四年末,因镇压福建各地反抗有功,“平章拜降表公(赵伯成—引者注)前后战伐以闻,制可其请,超拜漳州新军万户府副万户”。赵伯成此前任管军总管,介于管军万户与千户之间。至元二十一年,元朝下令裁撤元帅、招讨、总管、总把等军职。赵伯成由总管转任地位与之相当的副万户,似为正常迁转,谈不上“超拜”。到任后,赵伯成于二十八年、二十九年率部先后镇守漳州龙岩、云霄隘。“省臣以南诏之地,控制循、梅、潮、广诸郡,檄公镇之,仍总云霄之兵。凡二年,盗不敢犯,民甚安之”。大德初,赵伯成以老疾辞职。此后相继出任副万户者又有子赵仲立、赵德明、孙赵成立、曾孙赵真保等。

    漳州新军千户级军官见于记载者不多,主要有谢荣。谢荣原为军头,至元二十七年元军讨钟明亮时,谢荣以俘获其余党,“得功为漳州新军奕副千户”。

    邵武汀州新军万户府,简称邵汀翼万户府。据嘉靖《邵武府志》:

          邵武卫治,按旧志,宋为兵马都监公署(建置无考)。又为威果营,在水北。元为邵汀翼万户府,在路治东南宋馆骚故址也。⑨

    邵武汀州新军万户府见《元史·塔里赤传》与《塔里赤神道碑》,其中以后者记载较详,任崇岳曾有文据神道碑指摘《元史·塔里赤传》疏漏之处。①按,《塔里赤神道碑》位于河南宝丰,至治三年立。碑主塔里赤为康里人,早年从伯颜大军南下平宋,后率军入闽,至元十四年迁福建招讨使。因参与平定钟明亮之乱,“以功升邵武汀州新军万户府达鲁花赤”。按,钟明亮之乱发生于至元二十四年至二十七年,大概此后,邵武汀州新军万户府组建成军,由塔里赤任万户府达鲁花赤。这支军队大概收编了不少钟明亮旧部。此后,塔里赤累迁湖广行院同金、左右两江道、福建道与浙东道宣慰使都元帅等职,大德六年去世。据神道碑,塔里赤“嫡子二人:长脱脱木儿,宣武将军,邵武汀州新军万户府达鲁花赤,先卒……嫡孙五人:脱脱木儿子百家奴,袭父职,先卒”。则塔里赤祖孙至少有三代担任邵武汀州新军万户府达鲁花赤。

    至于万户府万户,据康熙《临海县志》:

          曹文彪:怀远大将军、邵武汀州两路招讨使、万户。曹官如:文彪子,任武德将军、汀州万户。……曹宝:文彪孙,分镇邵武。②

据此,笔者怀疑邵武汀州新军万户府(邵汀翼万户府)同漳州新军万户府一样,也是由招讨司演变而来,并由原邵武汀州两路招讨使曹文彪家族世袭万户。此外,成宗大德年间刘将孙为汀州路南安岩均庆禅寺撰修造记,又提到:

        主张是者,邵汀万户显武清微刘公源,汀州路总管府连噜噶齐伊逊都武德,僧录辈真李大师也。纲维是者,千户俄罗斯武义、范武略必胜,镇抚、提领案犊胡坚也。诸黎舍翼百夫长,化营伍,运木石,又其次也。③

    “邵汀万户”即邵武汀州新军万户,“显武”即武散官显武将军(从四品),刘源作为分镇汀州的万户,更有可能是邵武汀州新军万户府副万户。“千户俄罗斯武义、范武略必胜”之武义、武略均为武散官(均从五品)。“俄罗斯”系四库馆臣改译,元代一般作斡罗思,他与范必胜均为万户府下辖千户。其下又有“诸黎舍翼百夫长”。在元代,黎指海南黎蛮,舍则为福建当地土著民族,其中黎兵或为达鲁花赤塔里赤任职湖广期间从海南黎蛮招募而来。

    邵武汀州新军万户府下辖千户,除前而提到的斡罗思、范必胜外,见于记载者还有魏淳。

据《八闽通志》:

          魏淳:至正中邵汀翼万户府千户。建宁贼应必达等陷邵武诸郡,淳与吴按摊不花率兵讨之,境土遂安。①

魏淳先世不详,有可能为元初福建行省参知政事魏天裕的后人。据《元史》记载,元军南下进入福建期间,至元十三年五月,“宋都带言福建魏天裕、游义荣弃家来附。以天裕为管军总管兼知邵武军事,义荣遥授建宁路同知充管军千户”。③后因魏天裕平乱有功,“省府上其功,遂升(邵武)军为府”。⑥魏天裕与邵武军、府的密切关系,很容易让人将其与魏淳联系起来。或许魏天裕升迁他职后,其原有军职一直由后人承袭。魏淳有子名留家奴,又作刘家奴,元末亦有任职千户的记载,或即承袭自魏淳。留家奴领兵守邵武期间,曾大败红巾军陈友谅元帅康泰部的进攻,①后累官至福建行省参知政事。

    需要提到的是,光绪《漳州府志》卷46有明郑经岩撰《南胜伯赠侯爵赐溢忠洁陈公墓铭》,提到碑主陈君用,“至正庚子(二十年),改授宣武将军、汀漳万户府正万户”。不过,墓志铭谈到的陈君用仕宦多有可疑之处,为明《八闽通志》、《闽书》等所不载,疑有误。

    以上简单梳理了元代福建地区镇戍军万户府的情况,通过上述考察,我们不难看出,元代福建地区的镇戍军万户府,应以从北方南调的两支客军—毫州万户府与郧复万户府兵力最为雄厚,这两翼万户府军人应以汉军为主,均属上万户府序列,在元福建镇戍体系中居首要地位。

两翼万户府的镇戍地—福州、建宁,虽还驻有以新附军人为主的福州新军万户府与建宁新附军万户府,但兵力与前者相差悬殊,应主要起辅助作用。与此有类似对应关系的还有同驻泉州路的湖州万户府与左副新刷土军万户府。镇守漳州与镇守邵武、汀州两新军万户府,则以新附军人为主。福建八路镇戍军万户府的配置是极不均衡的,主要表现为以点带而,辐射全闽。其中,福州、建宁、泉州三路为重点镇戍区,驻扎兵力达六万户。元朝选择上述三地重点布防,主要因福州历来为八闽中心,元朝在此亦建有宣慰司都元帅府、肃政廉访司等重要机构;建宁虽处内地山区,但位于今福建、江西、浙江三省交界处,历来就是所谓“盗贼”频发之地,元代也曾多次发生过大规模反叛;泉州则为元代海外贸易最重要的港口。至于漳州、邵武、汀州、兴化、延平五路防务,则主要通过漳州、邵武汀州两个建制较小的新军万户府,及从其他万户府抽调军人分镇来实现。

 

〔作者刘晓,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北京100732 ]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