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海西论坛 ->>
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评价研究

  何茜灵‘,李悦铮‘.2*,徐凯‘

辽宁师范大学城市与环境学院,辽宁大连116029;辽宁师范大学海洋经济与可持续发展研究中心,辽宁大连116029)

摘要:根据1999-2013的数据采用集对分析法测算台湾地区旅游经济脆弱性,测度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发展态势和影响因素。研究表明:1.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的敏感性和脆弱性在上升,应对性在卜降,波动中三次呈倒“U"型发展,整体处于不断变化中;2.就时问维度而言,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演化趋势大致。J一以分为1999-20042005-20092010-20133个阶段,各阶段与国际或台湾地区事件相关联;3.影响台湾地区旅游经济脆弱性因素为总游客量增长率、人均GDP、犯罪率、1000美元GDP二氧化碳排放量等

关键词: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SPA:台湾地区   

现阶段,我国对经济脆弱性问题的研究已不断扩宽,研究范围逐步由灾害、气象脆弱性逐步扩展到社会、经济等方面的脆弱性,对经济脆弱性的研究亦逐渐延伸至海洋[Ci 7、农村Cz 7、城市[3 ]、旅游[[4」等方面。在城市经济系统脆弱性方面,高超[5j、武剑[[6]等人分别对干旱绿洲城市敦煌和广东省域经济系统脆弱性进行测度;在相关产业脆弱性研究中,王肖敏[i、李博[[8 ]等人分别从海洋产业和人海经济为出发点研究脆弱性。而从知网检索得知,我国对旅游经济脆弱性的研究是1989年王仲明[9]对旅游经济脆弱性在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之间进行比较,2011年伊始梁增贤[[10]、李军[[11]、李峰[12]苏飞叫等学者对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研究走向深化,部分学者将SPA模型引入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研究区域多集中于中国大陆地市级范畴,对台湾地区的定量研究并不多见。就大陆对台湾旅游的研究方向而言多集中在福建省构建“闽台旅游区”mo,分析台湾旅游业发展现状、特点等[mo,以及从内地居民赴台旅游需求研究为切入点[[16 ],探讨大陆游客对台湾地区旅游形象的感知曰等,缺乏相关的实证分析。台湾地区处在环太平洋火山地震带,易受台风、地震等自然灾害的突袭;海峡两岸形势走向、岛内政治事件、国际局势动荡等突发事件使台湾地区旅游业易遭受影响,因此有必要探讨台湾地区的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

1研究区概况

    台湾地区位于我国东南沿海,东靠太平洋,南隔巴士海峡与菲律宾相望,西隔台湾海峡与大陆相对。该地地处热带及亚热带气候交界,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加上传承中国传统和吸纳日本、欧美文化,形成多元的人文资源。台湾地区得天独厚的条件如区位明显、经济发达、资源丰富、交通便利等优势为其发展旅游业创造了良好环境[[18 ]。台湾地区旅游业为该区恢复疲软的经济亦作出一定贡献,但旅游经济在一定程度上会受到内部或外部环境的扰动使旅游经济系统呈现出波动状态,旅游业占经济比重越大,系统敏感性越大[[19];旅游外汇收入占旅游收入总值比重越大,敏感性越高[[20]

2研究方法与指标体系

2.1研究方法

    本文在吸收和继承众多的研究成果之上,以台湾地区为例,尝试通过定性与定量的方法,利用统计数据首先采用A H P (A nalytic H ierarchy Pmces}对经济一旅游一社会各项指标进行赋权,再采用集对分析法对其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进行测算,最后分析其旅游发展的影响因素,为其旅游业的后续发展提供参考依据。

2.2指标体系

    本文根据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综合评价的科学内涵,遵循数据可获得性和权威性等原则,结合台湾地区旅游经济实际发展,再借鉴李峰[n2」对中国旅游经济脆弱性评价指标的基础上,以敏感性和应对能力为准则层,构建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评价指标体系,如下表1 };3理论模型的构建

3.1指标权重的确定

    采用层次分析法((A nalysis H ierarchy Pmcess,A H P)确定经济一旅游一社会系统的权重。其主要思路和具体步骤参照文献}z} },结果见表2 };

3.2集对分析

    采用集对分析法(Set Pair A nalysis,SPA)对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进行测算,其核心思想和主要步骤参考文献[22,23],计算台湾地区1999-2013年旅游经济系统敏感性指数、应对能力指数和脆弱性指数,

4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评价

    由表3可作1999-2013年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指数曲线图,如图1 };    1显示台湾地区敏感性、应对性和脆弱性之间在时间上具有较明显的同一性,大致可将其分为1999-2004年、2005-2009年、2010-20133个阶段,各阶段与国际或台湾地区事件相关联。如第一阶段是1999年台湾大地震,2001年台湾地区经济衰退至-2.18% , 2003年“非典”疫情,状况持续至2004年。第二阶段分界点是2005年全球爆发禽流感并扩散至台湾地区,石油危机影响交通业;2008年展开“观光倍增计划”和两岸大三通,大陆民众可去台湾地区旅游;2009年推进《观光拔尖领航方案》,举办台日观光高峰论坛。第三阶段是2010年两岸签订《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

4.1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敏感性变化特征

    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敏感性从0.67370.8437,表明对其不利影响的扰动整体呈上升态势,但也呈现较大的波动性,可分为3个阶段。

4.1.1  1999-2004年,敏感性在波动中呈下滑态势。台湾地区经历亚洲金融危机经济直线下滑并遭受1999年台湾大地震;2000年网络经济泡沫破灭加剧对台湾地区经济的冲击使居民旅游消费能力降低;随后其客源国之一美国遭受911事件;2002年台湾地区将旅游业列为台湾地区重点发展产业并尝试通过旅游业振兴经济。

4.1.2  2005-2009年,敏感性再次持续走高,在遭受2007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敏感性达到最高点0.8164。金融危机导致台湾地区客源国日本、港澳等地国民出游率降低;2005年台湾领导人连战、宋楚瑜访问大陆两岸关系由紧张趋于缓和,为实现两岸三通奠定了基础;2008年马英九执政时期签订相关协议如《海峡两岸包机会谈纪要》等,放宽大陆居民去台湾地区旅游条件,台湾地区旅游发展进入新阶段。

4.1.3  2010-2013年,敏感性指数在2010年降低到0.5596后再次上升。2010年大陆与台湾地区签订《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大陆游客赴台呈井喷式发展;台湾地区持续推进观光政策,其他洲际客源分布较为稳定,来台游客量和旅游收入保持稳定。

4.2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应对性特征

    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的应对性在波动中呈现三次倒“U”型下降趋势。由19990.7310下降到2013年的0.4468,可分为1999-2003年、2004-2009年、2010-2013年三个阶段,在研究范围内的数据显示旅游经济系统的应对性趋向弱化。

4.2.1第一阶段在2001年应对能力达到最高点0.8283,随后又出现下降趋势。主要是由于金融风暴和震后台湾地区旅游业逐渐复苏;但来台游客总体呈下滑趋势,在2003年非典时期成长率跌至一24.5%,说明台湾地区旅游业对国际游客的依存性高;一旦国际事件的发生,势必会对其旅游行业带来波动。

4.2.2第二阶段随着非典疫情的解除,应对指数逐渐走向上升又趋于平缓。台湾地区以旅游业为主并实施“振兴观光五大施政重点”,但因台湾地区政治局势动荡、经济结构性问题突出,加上2007年金融危机导致其应对指数再次降低;2008年实现两岸三通为台湾地区旅游发展带来新高度。

4.2.3第三阶段应对能力表现为下降态势,2010年达到15年中最低点0.4656; 2010年台湾地区旅游业基本未遭受莫拉克台风影响,来台游客幅度上升突破300万人次;推出首支观光宣传片《Tau a ForTa>YVan-M y beautiful Island》和观光宣传口号“旅行台湾(太晚),就是现在”,为招揽更多客源将旅游业推广至国际舞台。

4.3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敏感性、应对性和脆弱性变化特征

    纵观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敏感性与应对指数变化过程,可见其脆弱性指数从19990.4502上升到2013年的0.7099,脆弱性与敏感性指数趋向于一致,即整体上升态势但部分阶段具有一定波动性。

4.3.1  1999-2004年,脆弱性与敏感性波动具有同一性,表现为起伏较多但变化不明显,旅游经济系统的应对能力指数强弱不明显。2001年之后敏感性和脆弱性呈下降趋势,台湾地区为改善经济低迷不景气的困境,通过调整周体两日提升居民出游率,对外籍旅客实行购物免税等;延长对旅游产业优惠的贷款政策,借此吸引岛内、岛外资本对旅游业的关注,获取更多的投资渠道。

4.3.2  2005-2009年,脆弱性一度呈螺旋式上升,敏感性与脆弱性两者之间在2009年达到最高点值0.81640.6372。尽管台湾地区已将观光体闲、观光倍增等纳入服务业重点计划,但因观光GDP仅占GDP2.07% -2.2%,旅游业无法独挑改善地区经济的大梁。加之2008年金融危机来袭导致总游客量和旅游总收入较2006,2007年相比下降,随着大陆客来台在2009年观光收入和外汇收入才开始平缓上升。

4.3.3  2010-2013年,本阶段其旅游经济系统敏感性较强,脆弱性指数降低后呈增长趋势,表明当前对台湾地区旅游事业的种种不利因素在增加。此外,旅游外汇收入从2008年开始超越岛内旅游收入,截止2013年来台旅客每人每次消费达1537美元,国内旅客每人每次仅64.17美元,4.18% -5.21%的高失业率凸显消费能力不足对旅游经济脆弱性的影响。

5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影响因素分析

    为揭示敏感性和应对性指标对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的影响程度,本文引入障碍度进行计算分析,借鉴相关研究Cs,zal,障碍度计算公式为:    根据上式计算影响台湾地区旅游经济脆弱性障碍度值,确定障碍度A P > 0.10为划分障碍因素值,结果见表4 };

    从表4可以看出,在研究期间内障碍因素指标总游客量增长率、犯罪率、观光外汇收入、出国人数等已成为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的障碍性因素。台湾地区旅游业发展带着“政治附庸性”,以外交、商贸为主,扮演着“民间外交”的作用。进入21世纪后,随着台湾经济的回暖,其出岛旅游人数比重占总游客量的比重逐年增大,岛内旅游人数所占比重最小,表明其旅游业的发展严重依赖入境旅游的支撑并已成为主导,在一定程度上对台湾地区旅游发展形成潜在的不稳定因素,总游客量增长率成为其发展的最大障碍。此外,由于台湾地区的地理位置和部分历史原因,其长期的客源国与出国旅游目的地具有一致性,来台旅客大部分为亚洲地区港澳、日本和大陆,其次为美国和东南亚地区。

6结论

    本文通过15年的数据对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进行测算,并采用障碍度计算其障碍因素,得出以下结论。

6.1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的敏感性和脆弱性在上升,应对性在下降,波动中三次呈倒“U”型发展,整体处于动态变化,其旅游事业主要受国际事件和台湾观光政策的影响。

6.2就时间维度而言,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演化趋势大致可分为1999-2004年、2005-2009年、2010-20133个历程,各阶段与国际或台湾地区事件相关联。1999-2004年期间美国911事件、非典等;2005-2009年的金融危机、开通大陆居民可赴台旅游等;2010-2013推进《海峡两岸服务贸易协议》,推动《观光拔尖领航方案》,执行《重要观光景点建设中程计划书》等。

6.3影响台湾地区旅游经济脆弱性因素为总游客量增长率、出国人数、犯罪率、1000美元GDP二氧化碳排放量等。

    本文从纵向的角度研究了台湾地区旅游经济系统脆弱性,得出的结论和实际相较具有一定的合理性,扩展了大陆对台湾地区的旅游研究深度,弥补了对台湾地区旅游定量研究的不足。当然本文也存在一些不足之处,如并未台湾地区的旅游发展进行横向比较研究,另则是由于数据不足导致研究区间只有15年,还需在今后加强。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