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福建文史 ->>
侨批与侨批文化漫谈

林长华(福建省东山县作家协会 福建 东山 363400

侨批对一般人而言,是既熟悉又陌生。年长者对侨批固然耳熟能详,年轻的一辈,多不知其为何物。“批”是语相通、俗相近的闽南和粤东侨乡人及其海外乡亲对“信”的习惯称谓,海外华侨的书信称作“侨批”。侨乡人寄信叫“寄批”,收到的侨信俗称“番批”,专指海外华侨通过民间机构及后来的金融邮讯机构寄回国内的汇款暨家书,是一种信、汇合一的特殊邮传载体。

侨批的产生有其特定的历史和社会背景。

纵览史料可以发现,有“侨”才有“批”,侨批的产生与19世纪中后期的闽粤移民潮密不分 ,侨批就是见证华侨百年奋斗历程的实物史料。

最晚于清代晚期,闽南和粤东侨乡就有侨批出现。在食不果腹、衣不蔽体、民不聊生的晚清时期,闽南和粤东一带大批贫民被迫背井离乡,远涉重洋前往东南亚等国家谋生,侨居海外的他们在位卑薪微的处境下,不忘故土亲人,将辛苦打拼积攒的钱款通过各种途径托寄回家乡。华侨汇款除了养家糊口、修建房屋、清偿债务等赡家用途外,有的还用于捐助家乡的各种公益事业,如助教兴学、铺路造桥、扶贫帮困、捐修庙宇等。

在战乱频仍、通信闭塞的年代,“侨批”这种汇款与家书联襟的 殊传递方式 ,成 为帮助海外华侨给祖居国亲友汇 寄钱银接济 生活 ,以及双方互通讯息情感的纽 带,小小侨批 托寄浓浓乡思,尺牍之间却蕴含着 中华民族传 统文化的核心元素。

写顺风批新中国成立前,人们确定出国远行日期后,应向长辈、亲友辞行。亲戚朋友要向出洋谋生者赠物品、送红包或设宴饯行,这便是“送顺风”习俗。

此俗源于旧时东南沿海一带人们出国多是坐船走海路,如果是顺风顺水,最近的至少也要好几天才能到达。倘遇台风大浪,走走停停,一月半月才到达旅居地亦属常事。因此,航船顺风至关重要。

闽南和粤东侨乡有句俗语:“走船跑马三分命”,船客们出国谋生能否顺风抵达,是一件令家人牵肠挂肚的烦心事。船客们到达异国他乡后,首先想到的便是寄一封家书向家乡亲友报平安,于是这种向亲友告知顺利到达目的地的侨批俗称“顺风批”。改革开放后,侨乡固定电话、移动手机、电脑等诸多现代通讯工具逐渐普及,纸质形态的顺风批日渐式微。

盖如意印旅居异域他邦的华侨在给桑梓亲友写信时,习惯在信文称谓上方和信尾落款处盖上一枚红色醒目的如意印,那精美的小印章自然是一件赏心悦目的艺术品,其特别用意是表示远方的亲人万事如意、平安无事。红色如意印又寄寓闽南和粤东侨乡“见红大吉”的古老遗风。如意是我国独特的象征吉祥的器物,自古就是文人雅士的赏玩之物。

时至今日,一些集藏古玩小品的玩家,仍对其情有独钟。追究缘由,简单而言,一是如意制作考究,不失为一件艺术品。二是如意虽小但却处处能让人如意,自然要借此图个吉利。如意象征着美好,在古今盛行的吉祥图案中,有多种如意图案隐喻吉祥之意:例如年年(鲶鱼)如意、万(万年青)事(柿子)如意、吉(戟)祥(大象)如意、平安(花瓶)如意、四艺(琴棋书画)如意、必(毛笔)定(金锭)如意,等等;亦有将四季时令瓜果或梅、兰、菊、竹等四季花卉配合如意,即为“四季如意”,在以如意为主的图案中放上百合花与柿子或狮子,就是一幅意境美好、颇具观赏性的“百事如意”。

侨批上盖如意印,折射出侨胞希冀美好生活的心态。人们拆阅侨批时,首先跃入眼帘的是红色的如意印,心里自然感到踏实宽慰。但是,也有的华侨自己动手写信,没有现成的如意印,他们习惯在信的首尾简单地画两个红色圆圈,权当如意印。

忌红笔写批在闽南和粤东民间,历来有“丹书不祥”之说,侨胞与亲戚朋友之间,飞鸿问候、互通情愫一律忌用红笔。

如果谁用红笔写信,收件人拆阅后未读内容就预知寄信人家有变故。人们忌讳用红笔写信有着深刻的文化历史背景,也与“丹书”的来历有关。“丹书”大致有两层意思:一是古代统治者为维护自身的统治权威,托言天命,捏造所谓的天书,用丹笔书写,故称“丹书”。

唐代案牍规定,皇帝除降诏外,有所访于群臣,则用朱书御札。后来,明、清皇帝御札,犹用朱书,称“朱谕”。清制规定,内外奏章或特降之旨,由皇帝朱笔指示书写,表示出其亲笔,称“朱批”,或“朱批谕旨”。二是帝王颁发给功臣的一种证件,也用红笔书写,如“丹书铁券”,就是用红笔写在铁板上,是功臣世代享受免罪特权的契卷,类似现代普遍流行的勋章(或奖章),只不过其形制稍有不同,内涵较为宽泛,作用更为显著。但从其源流、功能、性质等进行考证,铁券是勋章的雏形。

上述两层意思与侨乡人和华侨们的生活关联甚少,几乎毫无交集。而直接影响人们观念,造成“丹书不祥”的心理因素很可能是“丹书”的第三层意思,即古代罪犯的名册都要用红笔书写。

我们在戏剧舞台或银幕荧屏上,常可看到古代官府衙门主持审案的官吏在判决死囚时,都用朱笔在判决书上将犯人的名字勾去,然后将死囚推出问斩。直至现代,法官在判决书上,仍习惯用朱笔勾决死囚。对罪犯处以极刑的宣判布告,名字上都用红笔打一个“×”或“√”。因此,华侨视为不祥,忌用红笔写信。除上述因素外,如今用红笔写信还被认为是绝交的意思,这也是华侨忌用红笔给祖居国亲友写信的缘故。

寄侨批习惯每逢传统年节临近,如除夕、清明节、中元节、中秋节、解平安节(冬季的传统节日)等,是所有漂泊在外的侨胞与侨乡眷属沟通讯息心切之时,他们往往都会给家乡亲人托寄银物书信。特别是春节前夕,大量侨批飞传闽南和粤东侨乡,侨乡人习称“年夜帮”。每逢侨眷侨属婚丧喜庆,或修建房屋、祖祠、祖墓等大事,华侨闻知也会量力寄回批款。

请安问候的 平常侨批 容不长,大多由所交寄的信局专业人士代书,少有抒情、议论和描写,可谓平铺直叙、言简意赅。如20 80 ,新加坡一位华侨在寄给笔者祖母的侨批中写道“ 春英姊 诸人安好 久未寄信 ,时在怀念,谅近来各人安好,身体康泰为祷。姊决定在明春要返里,而手续已寄回申请,谅姊当知,而见面当在不远了。年关之便,付港币五十元另用。此请金安”。侨批信封早期比较简单,有自制的,信封正面收件人处粘贴一张红纸,信纸有的用宣纸,以小楷毛笔书写,由回国的亲友代交。

随着跨洋过海谋生者激增,通过熟人转递“银信”来连结两地亲人情感和讯息,愈益成为海外华人的心理需求。19世纪初,专 、汇 职业,并兼做生意的中间人(亦即“ 水客 ”) 应运而生

由于有的水客还兼营招募华工,返回南洋各地时引带一批新客出国,因此水客又常被称为“客头”。在银行、邮政局等尚未设立的彼时,水客凭 诚信和人脉关系架起了海外侨胞与家乡亲人之间的桥梁。后来有的客头由于递送侨批及时无误、信誉良好,在华侨集中的旅居国设立了信局,据史料记载,新加坡福建侨批的主要集散地多数分布在毗邻海湾的直落亚逸街一带。

民国时期,福建省东山岛与新加坡有侨批业务联系的有“添盛”“进成”“和成”“福通”“福春”“合安”“源利”“华厦”“顺发”“新顺昌”等14家信局。信局出现后,借助于不断完善的邮政技术和银行技术开展“侨批”业务,“侨批”的经营进入分工明确、各司其责、通力协作的时代,即侨批信局负责收“批”或登门分“批”,邮政局负责跨国及长距离侨批的“传递”,银行负责侨款资金的调拨、结算与兑换。

这一时期的侨批信封大多由信局统一印制,虽然印制简单,但是附有信局详址、编号、批次。来自新加坡的侨批信封上都有“附上港币(或人民币)××元”字样。为何寄的不是该国币种?原来,新加坡政府规定华侨不许向外寄叻币(新加坡币),信局只好把叻币兑换成港币(或人民币),通过设在新加坡的香港汇丰银行寄至国内,寄出金额也有限制。

随着侨居国和祖籍国的民间信局之间的竞争加剧,各信局为争揽客户,赚取一些手续费,倍加重视诚信服务。无论侨批金额大小、投递路途远近,都坚持做到认真接收,及时寄出,准确投递。在路况不好,车辆稀少的年代,在笔者家乡福建东山岛,投送侨批大多为步行,个中艰辛可想而知。

十年动乱期间,有海外关系的人,通常被认为社会历史背景复杂,普遍有通敌嫌疑,被贴上不被信任、不宜使用的政治标签。“四人帮”散布“侨汇危险论”,导致许多侨眷侨属不敢与海外亲人联系,侨批业务骤减,也影响了外汇收入。

革开放之 1979 ,国 局全部归入当地国家银行,侨批的汇款功能由银行接替,而其交流情感之渠道则由发达 的电信及邮 政所替代 。至此,国内侨批业正式退出历史舞台。

此后,华侨所寄的信件大都使用邮政部门印制的专用航空邮简,侨批由华侨旅居国邮政机构分发投送。侨批是闽粤沿海区域人民突破陆地(家园)的束缚、在更宽广的“海外”所创造出来的一种文化形态。侨批这一“跨国两地书”承载着中华传统文化中最核心的内容———家庭价值观。

一封封侨批就是一个个故事,凝聚着海外侨胞四海打拼的血汗,蕴含着他们对家国的一片深情。在过去的历史时期,侨批在接济眷属、维系亲情、繁荣侨乡经济等方面功不可没,有口皆碑。在侨批已被提升至世界记忆遗产高度的今天,解读侨批的文化内涵,无疑有助于引导人们对侨批研究的热忱,在全社会更好地普及侨批文化。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