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亚太研究 ->>
2016 年亚太,两件大事搅动世界风云

从广义上看,亚太地区包括美国、中国、俄罗斯在内的太平洋东西两岸的所有国家和地区,因此历来是一个强国林立、高手过招频繁、大事频发的地区。在 2016 年,这里同样发生了一系列震惊世界的事件——朝鲜核试验,昂山素季领导的缅甸新政府就职,杜特尔特当选菲律宾总统,泰国国王普密蓬去世,韩国决定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和总统朴槿惠的“闺蜜门”,日本跨过修宪门槛——在这其中,影响力最大的莫过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和南海问题了。而因为牵涉到中美两个大国以及事件本身的指标性意义,2016 年发生的这两件事还将深刻影响 2017 年和以后多年的亚太国际关系。

谁也没想到特朗普能当选

     2016 年是美国的大选年,由于美国在世界上的特殊地位,美国大选也吸引了全世界的关注。在逻辑严密、经验丰富的希拉里和口无遮拦、看起来很不靠谱的特朗普之间,全世界的精英和媒体大都把宝押在了希拉里的身上,但最终的结果却是特朗普突破民主共和两党高层的围追堵截,靠少量核心团队的运作逆袭成功。特朗普出乎意料的上位,最主要的原因是美国国内矛盾的堆积,已经容不下守成有余、变革不足的希拉里,而需要能带来真正变革的人。事实上,变革的强烈信号在 8 年前就已经发出,奥巴马就是因为成功迎合了这种期待而入主白宫。但 8 年下来,所谓的“改变”根本有名无实,旧的问题没有解决,新的问题又蜂拥而至。可以说,正是因为奥巴马在“改变”方面的不力和拖延,才使得民意以更极端的方式喷薄而出,最终催生了特朗普的上位。

近年来特别是 2008 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国的经济、社会矛盾日趋尖锐。经历 7 年多的萎靡后,美国经济直到 2015 年才略显复苏迹象。然而失业率虽然只有 4%左右,工资增长却并不明显,中、下层民众的生活没有得到改善,有近 5000 万人要靠食品券生活。低端制造业的转移和教育程度低的白人男性对全球化的不适应,以及“政治正确”之下对黑人、非法移民的过分照顾,使得以传统制造业为经济支柱的“铁锈地带”白人选民的不满急剧上升,特朗普给他们找到了替罪羊:移民、大公司、精英,使这些人一下子从失败中解放出来,这些人从民主党转向共和党,正是特朗普能当选的关键因素。

特朗普上位的这一背景,势必会影响他日后施政的方向和重点。可以肯定,和“让美国再次伟大”相关性最强的贸易领域是特朗普最念兹在兹的事,全球化和自由贸易会遭到严峻考验。尽管当选后特朗普已经从原来的很多立场上有所后退,但这不意味着他肯定无所作为。共和党此次不仅拿下了总统宝座,也同时在参众两院占据了多数,未来特朗普还有机会任命多位最高法院法官,这是多年来美国政坛难得一见的有利局面。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用极端的方式寻求改变的想法,正是美国社会所需要的,可以说是顺势而为。这样一种局面,对美国本身、中美、中俄、中日关系,都将产生深远的影响。

首先,特朗普是一直是一个特立独行、一意孤行的人。大选过程中他的很多做法甚至周围的顾问们也不认可,但他坚持那样做并最终取得了成功,这强化了他要按自己的意志行事的冲动。

从当选后的行为来看,特朗普的几乎所有重要表态和决策都通过社交媒体进行,也声称就职后不会听取每日的政策简报,这显示他有将既定程序、规则、体制推到一边,自行其是、用个人喜好代替战略规划的明显倾向,这对美国民主体制带来了显而易见的挑战。更严重的危险是,特朗普不肯在利益冲突方面进行严格的自我约束。尽管现行法律中并没有要求他与自己的商业帝国划清界限的规定,但由于他的商业帝国枝叶蔓生,利益冲突之严重可谓空前未见:他在华盛顿新开张的酒店要向联邦政府支付租金以获得经营权;他做过的海外交易可能影响其施政方针;他的最大债权人——德意志银行正与美国司法部就该行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业务协商和解方案;他在土耳其、韩国、印度、乌拉圭、巴西和菲律宾还有不少项目的经营许可与管理协议;他还在爱尔兰与苏格兰拥有 3 座高尔夫球场,并计划在阿联酋再建两座。将来可能会有想要拉拢美国总统的外国首脑给与特朗普相关的项目开绿灯,或是给与他相关的开发商以优惠条件;特朗普还有官司缠身,与“特朗普大学”相关的多起欺诈诉讼目前还在进行中。这些事情背后可能潜藏的腐败和利益输送,对特朗普是考验,对美国的体制和政治清廉更是考验,同时也会是特朗普总统任期的一个丑闻不定时炸弹。

第二,中美关系将进入一个深浅莫测的未知领域,不确定性大大增加。特朗普竞选期间表现出的一些孤立主义倾向,比如声称要从日韩撤军,解散北约等等,曾一度让中国感到乐观。但当选没多久,特朗普就通过和蔡英文通电话的方式,轻易打破了中美建交 37 年来的一个底线和惯例,给这种乐观情绪当头一棒。显然,中国人高估了特朗普进行妥协的可能性,而低估了他“乱拳打死老师傅”式行为的破坏性。在未来一段时间里,特朗普会继续推行以安全冲突作为要挟来获得经济利益的做法,通过在政治上敲打中国来获得经贸上的让步和利益。而在这个过程中,特朗普到底还会打破多少貌似不可能打破的禁忌,制造多少麻烦,是我们需要密切观察的。当然,尽管会做很多过分的事情,但特朗普的最终目的肯定不是为了和中国发生战争,因此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和过招之后,中美关系会达到新的平衡,只是这个过程可能会有很多我们不希望的事情发生。而特朗普行为中透露出的“万事可交易”的倾向,则打开了中美关系改善的另一个想象之门。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