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福建文史 ->>
福建船政精英与近代翻译

当年, 福建船政局创办的马尾船政学堂, 在客观上培养造就了一批在 “技”政”教” 多领域为中国社会变革开出新路径、 新境界的民族精英。

《福建船政局史稿》 一书作者林庆元教授指出:“19世纪90年代以后, 在军事、 文化、 科技、 外交、经济等领域, 活跃着一支新的社会力量, 这就是船政前后学堂的毕业生和留学生。

这支新型的知识分子, 既不同于旧式科举出身的封建知识分子, 又不同于辛亥革命时期的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但他们的活动影响颇为广泛, 成为20世纪初期科技、 外交、军 影响。”

船政文化培养造就了严复、 陈季同、 魏瀚、罗丰禄、 刘步蟾、 林泰曾、 萨镇冰、 陈寿彭、 王寿昌、 詹天佑、 郑清濂、 马建忠等诸多人物, 他们不仅是中国近代海军事业发展的先驱, 更是在“ 多领域卓有建树的风流人物 。这些新型知识分子, 他们兴办中国现代教育, 或翻译中西文化经典, 成为中西方文化交流的使者。更重要的是, 他们为中国社会的现代化转型注入了思想的生机和精神的活力, 他们是中国社会现代化建设的先驱。

清光绪二十四年 1898年), 严复所译 《天演论》 出版后, 国人深受震撼, 导致近代中国思想界的风潮为之一变。 严复在西方思潮中精选出赫胥黎的 《人在自然的位置》 一书, 《天演论》 命名出版发行, 既契合中国国情, 又切中社会积弊。 他以“物竞天择”、 “适者生存” 为口号, 以高屋建瓴之势, 向保守黑暗的中国思想界放射一束耀眼光芒。嗣后, 他又从西方典籍中选择七八种著作加以翻译、 评介, 都产生了重大的社会影响。 严复一生的贡献和成就是多方面的。 他不仅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个有计划地传播西方哲学思想的启蒙导师, 也是一位相当出色的散文作家、 书法家和诗人。 他的译作、 散文和诗歌在当时文坛上曾产生过广泛的影响。

他留下为数不多的墨迹, 也是书法艺术中不可多得的珍品。与严复同为马尾船政学堂第一届学生的陈季同, 是晚清外交界声名和影响力仅次于曾纪泽的外交官。 陈季同谙熟国际法, 他在欧洲处理外交事务期间, 首次以法语在法国报刊上宣传介绍中国社会, 更努力通过国际 “公法” 争取和维护中国利益。

光绪二十三年 1897年), 他和梁启超、汪康年、 经元善等倾向变法维新的人士一起在上海创办了中国女学会书塾, 这是近代中国人自办的第一所女校。 义和团事起, 八国联军入侵并封锁了华北要津。 陈季同和上海士绅同经道共同发起成立了 “救济会”, 即今日所说的 “红十字会”,依国际红十字会的通例, 将募捐的救济物品送往华北救济难民。

陈季同的弟弟陈寿彭是马尾船政第三届的学生, 毕业后曾游学日本、 欧洲, 回国后成为两江总督周馥的幕僚, 入宁波办 “储才学堂”。 他和陈季同一起勘测疏导永定河, 翻译了 《中国江海险要图志》, 并在上海和妻子薛绍徽共同翻译了凡尔纳的科幻小说 《八十日环游记》 《外国列女传》 等, 因此, 也造就了中国近代第一个女翻译家薛绍徽。

与陈寿彭同为马尾船政学堂第三届学生的王寿昌, 则直接促成了好友林纾对法国小仲马名著 《茶花女》 的翻译。 林纾不懂外语, 是精通法语的王寿昌为林纾担任 《茶花女》 口译。 林纾与王寿昌合译《巴黎茶花女遗事》, 自公开发售以来, “中国人见所未见, 不胫走万本。” 从此风行全国。与陈季同同时留欧的马建忠回国后, 跟随李鸿章办洋务, 前往朝鲜、 印度等处理外交事务, 而且撰写了近代语言学专著 《马氏文通》, 从经、 史、子、 集经典著作中选出例句, 参考拉丁语法研究中国古代汉语的结构规律, 直接开启了中国语言学研究的现代转型。

无论是严复、 陈季同、 马建忠, 还是薛绍徽、林纾, 他们在思想文化及文学教育领域, 为开启中国社会的新民智、 为重塑国人的情感信念和文化价值, 均做出了重大而深远的贡献。 福建船政文化造就的一代精英和他们产生的巨大影响, 至今仍值得我们珍视与敬重。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