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福建文史 ->>
漳浦古代教育史迹考

【摘   要】本文从福建漳浦建制以来的历史沿革出发,分别对漳浦古代庙学、书院以及现存的教育名人史迹等文教遗存进行简要概述,借此展示漳浦悠久的古代教育文明传统。

【关键词】  漳浦 古代教育 史迹 

 

漳浦是闽南重镇,历史上教育发达,人才辈出,在福建教育史上具有重要地位。

 

福建官民历来对教育十分重视,早在唐代,福建就倡设乡校。五代时,王审知曾下令各州县都要创办地方学校,并在福州设立“四门学”。宋代,福建的教育更为兴盛,儒学集大成者朱熹先后在南安、同安、漳州、崇安、建阳等地倡办书院,八闽读书风气极为浓厚,有“闽之儒风,甲于东南”之美誉。

漳浦作为闽南地区较为古老的县,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史称“处八闽之极地,为漳潮之要冲”。唐以前,这里多为畲族等土著部落的聚居地,人烟稀少,常有“蛮獠”聚啸作乱。唐高宗总章二年(669),朝廷命左中郎将陈政为岭南行军总管,率府兵五十八姓3600人入闽平乱。陈政战死后,其子陈元光代之,后平定闽南。他奏请朝廷,于泉潮之间建立了漳州与漳浦县,州县治设于漳浦县南的梁山之麓。唐玄宗开元四年(716)州治和县治迁于现漳浦县城,并将怀恩县并入漳浦。天宝间,改漳州为漳浦郡。此后,又将州治迁漳州,原州治就作为漳浦县署,一直沿用到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当年随陈政入闽的来自河南固始的五十八姓将士也定居下来,在这块土地上生活、繁衍着。

漳州地区的文运从漳州建州制后开始发展,中原文化得以广为传播,文化教育逐步与封建科举制接轨,使得漳浦学风兴盛,人才辈出。据统计,漳浦在明清两代至少出过五品以上的武官和七品以上的文官500多名。据《漳浦县志》记载,通过科举会试选拔的漳浦籍进士共有219人,其中明代147人,清代42人。明清时期还有数十名通过武科选拔的武进士(明代15名,清代24名)。这些地处僻壤的学子们,通过科举制度的选拔,最终走出了家门。漳浦自古以来重文兴武,“明洪武初,令天下府、州、县学生员,日讲毕习射。州、县官治事毕,亦与学宫习射,朔望如式行射礼……。国朝(清朝)取士,分文武科。每岁考。”许多有志之士还通过军功获取官职,其中最为显赫和最具代表性的是漳浦赤岭和湖西一带的蓝姓家族,他们在清初平定台湾的过程中立下赫赫战功,一门将才济济,任五品以上武官的就有二十余人, 素有“漳浦蓝氏多将才”和“一门三提督”(蓝理、蓝廷珍、蓝元枚)的美誉。

  文庙,又称孔庙,是古代祭祀孔子和发挥教化功能、推行儒家思想的场所,一直以来都是我国古代教育体制中最重要的官方平台,其遍布全国各地,形成了特有的孔庙建筑文化。

据福建博物院研究员楼建龙统计:“福建境内现有府、县、乡域三级文庙建筑约35处,其中主体建筑大成殿保存完好的约有26处。”在漳州地区,有漳州府文庙、漳浦文庙、海澄文庙、平和孔庙等仍保留明清时期的风格,建筑规制比较完备。

漳浦文庙始建于南宋庆元四年(1198)。明洪武初年,知县张理重新修建,洪武二年(1369)建成。之后,成化、弘治、万历、崇祯等朝均根据文庙规制进行过维修增置。“文庙,浦自康熙间知县陈汝咸率绅衿修葺,以后节次补修,有石碑纪其事。

同治三年,毁于发寇,唯留大成殿,且损坏不堪,余皆平地。克复后,知县英峻以办匪乡罚锾,一概重新,……庙内铜爵散佚购回。宗圣祠同时架造。明伦堂修盖,内外重新。儒学正左斋,旧各两进,发寇亦拆毁平地。光绪三年,知县费荩臣任内,各先起盖一进,址仍旧。”作为中国古代社会中最重要的庙、学合一的官办教育场所,漳浦文庙在历朝历代屡有损毁屡有修葺。漳浦官民对当地思想文化和教育建设的重视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漳浦文庙流传至今,因年代久远,旧有的建筑形态被不断改造,仅大成殿保存较为完整。2006年,漳浦文庙大成殿被国务院列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现存的漳浦文庙大成殿占地面积2200平方米,坐北朝南。面阔五间,进深六柱带前廊,重檐歇山顶、抬梁式构架。殿身梁架与漳州府文庙相似,保存有大量明代的实物构件,其建造工艺也遵循法式营造技法,并加入了闽南地方建筑特色。大成殿由36根柱网搭构成梁架基础,柱础为覆盆式或仰覆盆式,体量较大。殿中斗拱带有宋代遗风。大成殿内保留有明万历三十四年(1606)“漳浦县儒学重修新明伦堂记”碑、明万历三十六年(1608)“漳浦县重建儒学大门碑记”、清康熙十九年(1680)“鼎修文庙重建明伦堂记”、清雍正二年(1724)“钦奉上谕颁行碑”,及“漳浦儒学讲堂记”等石碑。其中,明代的两块碑石中,“漳浦县儒学重修新明伦堂纪碑”碑高246厘米,宽100厘米,由曾任户工二部侍郎的卢维祯撰,额首篆书“漳浦县儒学重修新明伦堂”,四周卷草纹边饰,全文共960字。开篇为:“郡国州县在所置学,漳浦学与县并设,方位在以南官塘,嘉靖初金溪黄公以司理署县,毁东狱神祠□(“□”为缺字——笔者注)而新之,垂八十余年,尾木倾颓,丹垩皆脱,甚非所以联师儒肃观听而弘奖道德也。慈溪王侯视县五年,既政通人和矣,乃新文庙,新明伦堂。而长乐陈君来署学事,观厥成焉,以学之废兴大有关于治教,偕同官谐余而属之记,余惟夏校启序周庠学固异矣,教亦详焉,而独重明伦者何学者教之所自出伦者学之所最吃紧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其道皆本于此。”碑文强调了修官学的重要性,介绍了修复孔庙的基本过程。“漳浦县重建儒学大门碑记”碑高195厘米,宽84厘米,全文约760字,为礼部尚书兼翰林院侍读学士林士章撰文、中宪大夫江西按察司副使陈一沫篆额、奉政大夫南京户部广东清吏司员外郎刘庭芥书丹,三人同为漳浦籍的宦游人士。

书院是我国古代官府或私人设立的文化教育机构,我国最早的官办书院始于唐代。位于漳州芗城区浦南镇的松洲书院创立于唐景龙二年(708),为“开漳圣王”陈元光之子陈珦创立,系至今所知国内较早创办的书院,至今已有一千多年。漳州地区较具有影响力的古代书院还有:文明书院、邺山讲堂、霞东书院、紫阳书院、云山书院、南屏书院等。在文化传播和弘扬过程中,这些书院发挥了十分显著的作用。书院体系的建立,加快了宋明理学的普及和传递,以及明清时期学术思想和文化的交流。古代的漳浦之所以人文荟萃,文风鼎盛,与书院的人才培养密不可分。

据县志记载,漳浦可考的书院共有七处。

梁山书院  ,唐代潘存实读书处,今废,是漳浦县最早的书院。唐元和十三年(818),漳浦籍进士潘存实在梁山筑室读书。潘存实,字镇之,与唐代诗人周匡物交好,时称“周、潘二先生”。他也是开漳后漳浦县的第一个进士,“浦人登第自存实始”,后官至户部侍郎,是在《漳浦县志·人物志》中唐代部分唯一有传的人物。

南溟书院,位于东山县铜陵镇,原属漳浦辖境。据民国《东山县志》记载:“朱文公祠,即南溟书院,在城内古嵝山上。明嘉靖五年蔡潮建。清康熙三年毁。清康熙三十九年漳浦令陈汝咸与乡绅唐朝彝重建。”鸿江书院,在县东十七都,现漳浦县佛昙镇东南部,明洪武中期乡人陈彝则建。其曾担任漳浦县儒学训导,授徒讲学,多所造就。明正统十二年(1447)毁于寇。其子孙重葺之以教乡子弟。今已圮毁。

文明书院,即明诚堂,在县东郊,距县治二里许,明大学士黄道周讲学处。隆武间赐今名。堂前砌石为天方图,莫有能解者。堂上有联云:“人须于剥复后见天地心,我岂若畎亩中乐尧舜道。”黄道周被谪后家居时作也。黄道周就义后,诸门人即在此堂祀之。此外,还有东瀛书院、梁山书堂、崇正书院。

漳浦文风鼎盛,千百年来,在兴文重教的社会环境的熏陶下,各朝各代都涌现出一批享有盛名的教育家和思想家,在文教方面产生深远的影响。在漳浦的土地上,留下了许多与这些教育先贤相关的历史遗迹。

高东溪史迹——高东溪祠。高东溪,名登,字彦先,号东溪,漳浦杜浔镇路打村宅兜社人,著名理学家、文学家,被朱熹尊为“百世师”。北宋末,他与太学生陈东等伏阙上书请诛奸臣张邦昌,要求启用李纲等,有忠名后受奸臣迫害而死。其治学以“慎独”为本,著有《家论》《东溪集》。《宋史》及省、府、县志书均为其立传。漳州府城、漳浦县城有其专祠崇祀。“明成化间,邑举人吴震呈请专祠,诏立祠于邑,有司春、秋行祭”。高东溪祠位于漳浦县绥安镇,漳浦文庙西侧,始建于南宋,明成化十四年(1478)重建,现仅存正堂,建筑面积近200平方米。祠坐北朝南,砖木混合结构,面阔三间,进深四柱。悬山顶,木构梁架十一檩加前后廊,斗拱刻饰卧狮,颇为精美。祠中原有宋理学家朱熹所撰楹联:“获鹿感鱼千秋称孝子;朋东仇桧万古识忠臣。”明代进士张诚荷楹联:“植纪扶伦,大节梁山并峙;起顽立懦,清风鹿水同流。”1985年,其后代子孙集资对高东溪祠进行重修。祠中还保留明万历十年(1582)漳浦知县王命爵所撰的残碑、明成化十六年(1480)建祠碑记以及清康熙二年(1663)、嘉庆十七年(1812)的碑记数件。

高东溪史迹——高东溪读书处。高东溪读书处在漳浦梁山主峰西南侧上。据《漳浦县志》载:“高东溪书室,漳浦梁山之白石庵,宋高东溪读《易》于此。手植松柏,尚有存焉。”前人有“东溪读易幽栖处,止在梁山白石庵”“遂臣踪迹此遨游,百里芙蓉木末秋”等诗句吟诵此处遗址。

高东溪史迹——高东溪墓。位于漳浦县绥安镇车仔村。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重修,1958年被破坏。高氏族人于1985年、2008年等进行多次重修。现此墓占地面积864平方米,坐北朝南,平面呈“风”字形。进深36,面宽24,墓墩作圆柱状,花岗石质,墓碑刻“宋孝士理学东溪高先生暨配夫人亦纯陈氏太君之墓,闽粤裔孙同立”。两侧立清代石碑“东溪高先生墓”、漳浦县文物保护单位保护碑、重修高东溪墓碑等。

蓝鼎元史迹——蓝鼎元墓。蓝鼎元(1680-1733)字玉霖,号鹿洲,畲族,漳浦县赤岭人,为清初著名的学者、理学家和史学家。有《东征集》《平台记略》《鹿洲公案》《棉阳学准》《女学》《鹿洲初集》《修史试笔》等传世。其先后任广东潮阳、普宁知县,清雍正十一年(1733)授广州知府,病逝于署中,后由家人归葬于故乡。蓝鼎元在教育思想上尊崇程朱理学为正学,提倡“经世致用”。任普宁知县时创建绵阳书院,著《绵阳学准》,提出先进的教学主张和学习方法,如同人学规、讲学规仪、丁祭礼仪等,对后世学人具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蓝鼎元墓位于漳浦县湖西畲族乡政府前100处,建造于清乾隆四十八年(1783)。1990年,蓝鼎元旅居台湾屏东的后裔捐资重修。墓坐西朝东,占地300平方米。墓葬三合土板筑,平面呈现“风”字形,二圈椭圆形封土,三层墓埕,前作半月形墓池。墓碑青石质地,碑宽1.2,高0.73,刻“皇清、恩进士授中宪大夫知广州知府事鹿洲先生佳域,乾隆癸卯仲秋吉旦”。198512月,被列为漳浦县第三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公布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

蓝鼎元史迹——高叟洞。高叟洞位于漳浦湖西乡城内村的山谷东头,曾发现有建筑基址,这里传说即为蓝鼎元隐居之处,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在此尚可找到几段残墙。1962 年,当地在山谷筑建土坝,并形成水库,残墙也被拆除。在水库西南侧,曾有一座疑似蓝鼎元母亲的坟墓。墓已毁,墓碑于1962年被迁至他处。蓝鼎元于《鹿洲初集》的《高叟洞可堂记》中写道:“浦邑东郊五十里,有高叟洞,洞之名不知何自昉,或曰:晋仙人葛洪栖隐处。

或曰:宋高东溪先生读书于此。纪传皆不载,余意后说为是。而梁山之上,东溪书屋存焉,有不得不姑闕者。”可见,蓝鼎元对高叟洞是否为高东溪读书处之说倾向于肯定的说法,但因为和史料不符,有不得不姑且欠缺存疑的地方。“扫地布席焚香煮茗,可展卷作竞日坐,坐则濡毫著书,或集子弟亲友,讲经史《小学》《近思录》数章,客至则摘园蔬,笋蕨,射鸡取鱼,放饮尽醉,醉则枕一石而卧。”在这段文字中,蓝鼎元对自己归隐于山林的生活作了生动的描述。

蔡新史迹——蔡新故居。蔡新,漳浦下布人,政治家、文学家,是古代闽南地区官职最高的历史人物。其在朝为官达50年之久,历任吏、礼、兵、刑、工等部尚书,官至文华殿大学士,并任《四库全书》总裁。其故居位于漳浦县大南坂农场下楼作业区,为其曾祖父蔡而煜始建,以堂屋、土楼(永清堡)和园林组成。其中,堂屋建筑面积730平方米,宽20,深36,坐西向东。面阔五开间,抬梁木结构,青石柱础,硬山顶。正厅上原悬挂乾隆御笔题写的“武库耆英”匾、“黄扉宿彦”匾、“绿野恒春”匾等。厅堂两边曾悬挂着蔡新题写的木板柱联:“顾盻据马鞍会见才高倚马,挥毫握莲笔行将宠被撒莲”,现存放于县博物馆。永清堡建造于清乾隆三十四年(1769)。楼占地6900平方米,内外二圈,内楼为三合土夯筑,砌二层条石,墙厚1,平面正方形,进深及面宽皆40,平面呈“卍”字形。楼高二层,四面均各隔为六开间。楼门作石构,内外两层,门上有匾,刻“永清堡”以及“乾隆己丑年,腊月谷旦建”,似为蔡新题写。楼墙内建平屋一周,主楼的四角均设角楼,以增强楼堡的防御能力。

蔡新史迹——清泉岩摩崖石刻。距蔡新故居约二里的清泉岩,是蔡新家居时常常前往读书休闲的地方。清泉岩是梁山北麓的一座著名古刹,据旧志记载,岩始辟于宋代,岩寺周边岩崖上还留下十几处明清的摩崖石刻。其中,“觉岸”二字正中有“乾隆御笔”方印,下款有“臣蔡新”字样,表明是他将从北京带来的御书摹刻于此。“蟠桃坞”“登临驻节”二处石刻,也似出自蔡新本人之手。清泉岩摩崖石刻已被列为第六批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蔡世远史迹——白云深处石室。蔡世远(1681-1734),字闻之,号梁村,清康熙四十四年(1705)进士,官至礼部左侍郎,为清初著名学者、文学家和教育家,尤精理学。梁启超在《清代学术概论》中谈道:“康熙间,则安溪李晋乡光地,雍正间,则漳浦蔡闻之世远,亦以程朱理学闻于世。”梁启超高度评价了蔡世远在理学上的成就。康熙五十四年(1715),蔡世远回闽。福建巡抚张伯行创建著名的鳌峰书院,聘其为山长。期间,蔡世远以弘扬闽学为己任,培养了大批经世之才。白云深处石室位于漳浦县大南坂农场下楼金刚山南麓,始建于清代,坐北朝南。石室建在大石下,四周用条石或乱石搭砌。石室宽8,深6.5。室内用土墙隔成两间,正室内摆有石桌、石凳等,正面大门南向,竖石门,上刻有“白云深处”四个字。蔡世远青少年时期曾居于石室读书。

蔡世远史迹——蔡世远墓。位于漳浦县佛昙镇洞野村西北侧的下凤山,墓向为南偏东10度,平面呈“风”字形,墓堆作龟形,三合土夯筑墓围。墓碑现置于村中祠堂后侧,宽1.4,高1.2,厚0.25。墓碑上刻:“皇清赐进士出身诰授通奉大夫经筵讲宫礼部左侍郎梁村蔡先生暨元配诰封二品夫人刘氏合葬佳域,雍正乙卯岁季春吉旦立。”蔡世远祭葬碑原立于墓前,1988年移至村中祠堂里,碑青石质,高0.8,宽0.6,碑额浮雕双云龙戏珠图案。碑文250字,为乾隆皇帝所书。

明末清初,漳浦人士的学术思想达到一个历史性的高度,当地教育发达,学风兴盛,崇尚程朱理学的一批杰出的文坛领袖持续发挥影响力。笔者希望在不久的将来,通过考古手段,能将更多漳浦古代教育历史的遗迹遗存展现在世人面前,揭示出一些尚不为人知的历史信息,帮助人们对漳浦的古代教育和学术文化有更为清晰和直观的了解,进而更为深入地展示千年文明古县漳浦曾有过的文化辉煌。

 

主要参考文献:

1.《漳浦县志》(清康熙志,光绪再续志)点校本,漳浦县政协文史资料征集研究委员会,2004年。

2. 王文径等:《漳州涉台文物》,厦门大学出版社,2011年。

3.  林弈斌:《蓝鼎元研究》,厦门大学出版社,1994年。

4. 蓝鼎元:《鹿洲全集》,厦门大学出版社,1995年。

 

  王丰丰,福建省漳州市文物保护管理所文博馆员(漳州 363000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