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亚太研究 ->>
地缘政治新变化与中国的战略选择

【摘要】:在地缘政治学的发展过程中,产生了对地缘政治的若干解释。本文试从研究方法、构成要素和活动目标3个方面归纳地缘政治的涵义。21世纪地缘政治的视域己经大大扩展,地缘政治竞争趋于立体化,全球性问题的凸显增加了地缘政治的复杂性。通过分析多极化、全球化和信息化时代地缘政治的新变化,提出新世纪、新机遇、新挑战下中国为实现和平发展应做出的地缘战略选择。

【关键词】:中国:地缘政治;地缘战略;选择

中图分类号:K901. 4文献标识码:A

21世纪是中国走向和平发展、实现现代化和民族复兴的关键时期。准确把握地缘政治的基本涵义,正确认识当前地缘政治的新变化,切实提出符合中国发展的地缘战略,对发挥中国在维护世界和平和促进世界共同发展作用方面具有重要的意义。

1地缘政治涵义的解释

地缘政治是根据各种地理要素和政治格局的地域形式,来分析和预测世界或地区范围的战略形势和有关国家的政治行为,通过国际政治中从地理和空间的视角对各国政治相互关系产生影响的分析研究,观察和判断国家力量对比的空间配置及其调整变化,从而把握国际政治活动及活动赖以发生的地理环境间的人地关系。在地缘政治学的发展过程中,产生了对地缘政治的若干解释,大致可归纳为3个方面:

一是将地缘政治理解为一种分析国际关系的研究方法或分析工具。它依据对一个国家在全球或一定区域的位置(包括地形地貌、海陆分布、疆域面积、形状、气候土壤类型、矿产资源种类及储存量、人口族群的地理分布、周边邻国的地理环境)来分析、把握该国的地理环境所能赋予和转换出的实力、政治能量,揭示地理环境对一个国家的国际行为、国际关系所产生的深刻而持久的影响,最终确定国家的国防外交发展战略。如前苏联学者拉祖瓦耶夫认为地缘政治学突出了地理和政治之间的关系,强调国家间竞争,反映了国际舞台上争取权力的斗争同地理的联系,从地理环境决定论原则出发规定外交政策的可能性和优先权〔1〕。美国学者奥图赛尔认为地缘政治学是用作描述对特定地区或问题的概览,几乎是现实政治和国家战略的同义语[2]

二是用地缘政治理论来分析影响国际政治的若干地缘政治要素,认为影响国际政治的地缘政治要素主要包括国家地缘政治要素(国家的地理位置、国土面积、地形气候和自然资源等)、区域地缘政治因素(邻国状况、与邻国之间的地缘关系等)、全球地缘政治因素(国家或国家集团等)。如美国前国家安全顾问布热津斯基指出:“地缘政治是指那些决定一个国家或地区情况的地理因素的相互结合,强调地理对政治的影响”[3]

三是把地缘政治看做以追求权力为目标的地缘政治活动,即通过对地理环境的控制和影响来追求权力的国际政治行为体之间的关系互动,认为在国际社会中,权力成为决定利益分配的最高原则和根本手段,因此追求权力成为各国的本能和政策目标。如马汉的“海权论”和麦金德的“陆权论”确立了传统地缘政治分析的基本二元思维。

2  21世纪地缘政治的新变化

21世纪地缘政治的视域已经大大扩展,地缘政治竞争趋于立体化,全球性问题凸显增加了地缘政治的复杂性。因此要正视地缘政治的时代性,深刻把握地缘政治的新变化。

2. 1多极化、全球化和信息化三大趋势使传统地缘政治作用机理发生深刻变化

冷战结束后,传统的地缘政治作用机理从纯地域角度向资源、资本、各种非传统安全因素的作用发展,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和技术信息化三大趋势同步发展,各种战略力量的分化与组合,使世界地缘战略形势发生一系列深刻变化。多极化趋势使国际关系领域出现民主之风,信息化带来了信息高度共享的同时并使之成为一种新的权力资源,全球化则使生产要素在世界范围内流动,贸易自由化程度提高,国家之间的依存度加深,彼此互动性增强。上述变化使传统地缘政治作用机理发生重要变化,即国家之间的物理距离没有改变,但加快了相互作用的速度,增大了相互影响的程度,提高了彼此的关联度,使‘原本以国家为中心的国际政治经济秩序发生了结构性变化,‘非领土化’的世界经济得到迅速发展,新技术从根本上重塑了经济、社会、政治边界和各种行为体的观念以及它们通过全球空间的互动,大规模的跨界旅游、运输、通讯和移民使得时间和空间距离因技术压缩而变少变短了;全球面临着资源、粮食、人口和生存环境等涉及人类生存与未来发展的共同危险,这都是跨越地理边界的,不能以传统的方式加以应对”[4]

2. 2亚太地区正在崛起为全球地缘政治中心

21世纪初,亚太地区正在迅速崛起为全球地缘政治中心。亚太地区人口超过欧洲、北美人口总和的3倍,约为世界人口总和的一半,陆地面积也超过北美、欧洲之和,地域辽阔、资源丰富、人力充沛,经济增速长期居世界前列,发展前景不可限量。二战后亚洲的政治、经济面貌发生极大变化,与欧美的发展差距大大缩小。2008年全球性金融危机期间及危机过后,“亚洲崛起”说日益盛行。美国国家情报委员会200811月发表的全球趋势研究报告惭型的世界:2025年全球大趋势》分析说,世界财富和经济力量“从西方向东方转移”的规模、速度史无前例,将导致“二战以来”建立的国际体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英国《经济学家》载文称之为“太阳重新升起’}[5];美国《新闻周刊》则宣称21世纪将是‘亚洲世纪”[6]。不仅如此,在贸易、金融、生产、消费等领域,亚太地区赶超欧洲一大西洋地区的速度也在加快。鉴于亚太地区增长势头强劲,增长基础坚实,国际社会普遍认为,从现在起到2030年的一代人期间,亚太地区经济增长率将继续高于美欧及世界平均值,届时亚太地区经济总量、贸易量及综合经济、金融实力等将大大超过美欧,并将成长为世界经济政治中心,以欧亚大陆为中心的国际地缘政治格局发生重大变迁。

2. 3美国全球战略重心转移

冷战后至今,美国的全球战略重心经历了一次大的变革:由冷战时期的“两洋战略”(即在大西洋和太平洋同时遏制苏联的扩张)转变为今天的“欧亚大陆战略”,即以欧洲的北约和亚洲的日、韩等军事同盟为重点,再辅以由美国领导的其他盟国和美国主导的国际体制组成的“制度霸权”,维持其在欧亚大陆的“一超独霸”地位,构筑美国领导的全球范围的霸权体系。目前,美国全球战略的特点是:以俄罗斯和中国为遏制目标,以大西洋为两翼,以有效控制世界地缘政治心脏地带”即中亚为重心,确保美国在全球事务的领导地位。冷战后,美国在亚太地区存在3种威胁:朝鲜核危机、恐怖主义威胁和地区大国的崛起。因此美国在亚太地区采取通过建立双边军事关系在东亚建立几个战略支点、扶植和支持几个地区性大国,形成地区各大国间的制衡关系。对中国和俄罗斯采取防范政策,防止在东亚出现对美国的主导地位构成挑战的国家等战略。由此可看出,美国的全球战略重心从欧洲转向了亚洲。

2. 4地缘角逐呈现新的多元趋势

随着BRICs,G5等力量的兴起日益呈多元局面,地缘竞争出现了新形式,地缘利益的实现方式由地缘扩张为主转向地缘控制为主,传统的领土占领让位于市场占有、经济控制、文化渗透、民主改造和价值观移植等。同时大国地缘利益相互交叠,对世界重要地缘区域(如中东和中亚)的争夺十分激烈,但也出现更加注重协调的特点。此外,由于世界重要地缘区域多是民族和宗教矛盾复杂的地区,大国的渗透和争夺往往引发民族宗教、价值观念的冲突和对撞。上述变化使国家安全面临新的挑战。一是国家安全面临的威胁来源多样化,传统安全威胁与非传统安全威胁相互交织,维护国家安全的难度增大了。二是传统国家主权受到限制,国际机制的作用得到加强。在全球化背景下,国家内部的事务很容易“溢出”国外,引发国际问题,为此需要相关国家借助国际机制来协调矛盾、控制危机、解决问题。

3中国的地缘战略选择

虽然中国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就有了诸如“合纵连横”、“远交近攻”等地缘政治实践,但一直未建立系统的地缘政治理论。新中国成立后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综合国力的大幅提升和国际影响力的空前扩大,中国开始以负责任的大国形象出现在国际舞台。21世纪,中国的战略目标是要保障中国实现和平发展,这不仅为中国实现战略崛起创造和平的国际环境,也始终坚守中国崛起后要成为一个和平的国家,永远奉行和平的对外战略,这正是邓小平同志反复强调的中国永不称霸,即使中国强大起来了也不搞霸权主义的战略思想的地缘政治解读[7],也是胡锦涛同志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强调中国“永远不称霸,永远不搞扩张”的地缘政治内涵[8]。我们应充分利用当前中国有利的地缘政治地位,提出最佳的发展策略,开展灵活多样的对外政治、经济和文化交往,争取获得最好的发展成果。而这些,正是中国制定21世纪地缘战略的基本指导思想。

3. 1在理念上要形成以和谐世界为核心的新安全观和全球治理构想

冷战结束后,中国就开始探索一种超越冷战思维的新型安全理念即新安全观,其核心是以不同于冷战思维的新观念和新战略来维护和促进地区与国际安全,强调通过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多重手段综合维护国家和国家利益。和谐世界理念首次站在全球和全人类的高度,超越了国家安全和地区安全的传统视野,规划了人类的美好未来,是对符合时代要求的新安全观的传承与发展,是中国构建国际政治新秩序的宏伟蓝图,本质上属于新型地缘政治观。新安全观与和谐世界理论本质上是对以实力和权势观为核心的传统地缘政治的超越,是中国在新形势下对国际政治秩序和全球治理模式的探索与实践,是有中国特色的新型地缘政治理念。它强调地缘关系的合作与协调、区域经济的互补与互利、国家关系的平等与自主,是新形势下维护国家安全与国际安全的理论指南。

3. 2在策略上要立足亚太,放眼全球,一以贯之地重视和处理好大国关系

亚太地区幅员广大,是全球主要战略力量最集中的区域。中国的地缘战略应以美日俄为优先目标,继续奉行和平共处的五项基本原则,与亚太各国发展睦邻友好关系。争取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是我国下一阶段地缘政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只有中美两国积极合作,建立起安全领域的协调机制,才能维护亚太乃至全球的战略平衡和稳定。应特别加强中俄战略协作伙伴关系,中俄两个大国建立和发展睦邻友好、互利合作、长期稳定的关系,不仅符合中俄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也符合维护世界和平的利益。要重视发展与欧洲的关系,中国希望看到一个强大、团结的欧洲,欧洲也愿意看见一个繁荣、富强的中国阂。日本是经济大国也是中国的近邻,两国友好合作关系的发展,不仅对两国,而且对亚太地区的稳定,乃至对世界的安全和稳定都具有重要作用。中国应继续采取“搁置主权争议,共同开发”的方针,增强与日本等周边国家的安全交流,建立互信机制。

3. 3在国防外交战略上要稳定周边,努力构建亚太集体安全体系

中国的邻国众多,处理好和邻国的关系至关重要。胡锦涛同志在党的十七大报告中指出:“继续贯彻与邻为善、以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方针,加强同周边国家的睦邻友好和务实合作,积极开展区域合作,共同营造和平稳定、平等互信、全作共赢的地区环境”。[l0]当前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总体上看处于历史上最好的时期,但也有不少隐患。中国应在周边一盘棋的全盘筹划构架下进行周全的战略考虑与战略安排,尤其在朝核问题,中日岛屿争议,大国在东南亚的竞争以及阿富汗战局等问题上,要求中国在奉行长期和平友好与睦邻政策方面进行更多的战略考虑。此外,中国应当以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地区合作为依托,不断加强和东盟国家的合作,积极主张与亚太地区、中亚地区国家间的合作(如推进上海合作组织的健康和多元化发展),共同推动亚太集体安全体系的构造。在军事战略上要继续坚持积极防御方针,切实维护世界和平,以积极、公正心态参与国际竞争。

新世纪以来,随着全球政治多极化、经济全球化和技术信息化的深入发展,世界的地缘政治经济格局也在不断分化、组合,亚太地区日益成长为世界经济政治的中心,其中中国的和平崛起为世界瞩目。总体上,各国的地缘政治战略都是以各自国家的最高利益为出发点,中国地缘政治战略的思考除继续维护自己国家的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外,还要努力争取一个和平友好的国际环境,以便集中精力实现现代化,同时为维护世界和平,促进全球发展做出自己的应有贡献。

 

参考文献:

[1()拉祖瓦耶夫.论地缘政治学概念[J].现代外国哲学社会科学文摘,1994(10):17.

[2]Tuathail G O,Toal G. Problematizing geopolitics:survey,statemanship and strategy[J]. Transactionsof the Institute of British Geographers,1994,19(3):259-272.

[3]()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竞赛方案—进行美苏竞争的地缘战略刚领【MJ.北京:中国对外翻译公司,1998.

[4]Brzezinski Z. Living With China,National Interests[Z]. Issue 59 (Spring 2000).

[5The balance of economic power:eastor famine[J]. The Economist, February 27th,2010:71-72

[6]Baker K. Still betting on Asia's growth[J]. Newsweek,March 8,2010:8

[7〕邓小平.邓小平文选(3) [M].北京:人民出版社,1993:158.

[81胡锦涛.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_上的报告〔R].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9]龚炜试论地缘政治格局与中国的战略选择【J].湖北广播电视大学学报,2008, (2) : 47.

[10〕胡锦涛.在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报告【R].北京:人民出版社,2006.

 

徐忠安 (安顺学院马列部)

张云菊 (安顺实验学校)

娄大韬 (清镇市委党校)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