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学术论丛 ->> 福建文史 ->>
泉台民间信仰交流管窥

 

[摘要]:泉州与台湾一水之隔,泉台民间信仰一脉相承。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海峡两岸交往日益密切,越来越多的台湾同胞赴泉州进香谒祖,泉台两地民间信仰的交流日趋频繁。在泉州的民间信仰庙宇中收藏了诸多见证泉台民间信仰交流的文献资料,这些文献资料也见证了海峡两岸同胞同根同祖的亲缘关系。

[关键词]:泉州;台湾;民间信仰;交流

泉州与台湾一水之隔,有着密切的“五缘”关系,两地民间信仰一脉相承。20世纪80年代后期以来,随着海峡两岸交往的日益密切,越来越多的台湾同胞赴泉州谒祖进香、观光旅游,泉台两地民间信仰的交流也日趋频繁。在泉州民间信仰庙宇中收藏了许多见证泉台民间信仰交流的文献资料,有两地民间信仰交流往来的信函、统计数据,有两地共同举办文化节、学术研讨会的资料,有以台湾民间信仰庙宇或台胞个人名义题赠的楹联、匾额、锦旗以及台湾庙史庙志、农民历等书籍。这些资料记载了泉台两地民间信仰交流的情况,成为海峡两岸血脉相亲、信仰相近、神缘相承的佐证,凝结了泉台两地同胞的血缘亲情。

一、泉台民间信仰一脉相承

泉州位于福建东南部,台湾海峡西岸。福建自古就有“好巫尚鬼”之俗,“闽俗好巫尚鬼,祠庙寄闾阎山野,在在有之。”[1]

泉州自然也不例外。在泉州各种宗教信仰并存,其中民间信仰尤为盛行,民间信仰神明的种类繁多;泉州民众将历史上有功于国、有恩于民,或生前行为可为人表率的历史人物,奉为神明,为他们塑像建庙,进行顶礼膜拜。在泉州除供奉中国传统的民间信仰神明外,还供奉诸如天上圣母、田都元帅、保生大帝、广泽尊王、灵安尊王等地方民间塑造的神明,并且还将一些道教、佛教俗神也奉为民间信仰的神明。因此泉州民间信仰的庙宇众多,遍布泉州城乡各地,在每个乡村、街道都有各自敬奉的地方保护神,这些地方保护神大多数为民间信仰神明。现今,泉州民间信仰仍是庙宇林立,面积仅52平方公里的泉州鲤城区就有大小寺庙宫观270多处,其中佛教占14座,道教占5座,其余皆为民间信仰的庙宇。[2]

泉州与台湾一水之隔,明清时期,泉州人掀起多次移民台湾的高潮。移民迁徙是一个充满危险的历程,特别是迁徙台湾的途中更是充满着各种危险。常言道“天下至险莫过于海”,海峡茫茫,随时有船覆人亡的危险。“台湾海峡的海道复杂,稍微偏离航向或遇到风暴,万幸者漂流异国他乡,一去不复返,不幸者船只沉没,葬身鱼腹。”[3]

而且台湾开发的早期,自然条件恶劣、猛兽当道、瘴气横溢、疫病时起,时刻威胁着移民的生命。正如《台湾通史》所载:“明代漳、泉人入台者,每为天气所虐,居者辄病死,不得归。”[4]

《海上见闻录》卷二亦云:“初至,水土不服,疫疠大作,病者十之七八,死者甚多。”因此早年渡台的泉州人,为了海上航行的安全和入台开垦的顺利,在即将东渡台湾时,都要到当地的庙宇祭拜,并且祈取一包香灰、一张神符,或者恭请一尊神像,随身携带东渡台湾,以此祈求神灵的保佑。一旦能够在台湾安居下来,他们就认为是神明的佑护,“重洋不无神恩之奇”。[5]

于是便立庙答谢神灵,使得家乡的乡土神明在台湾这片土地上落地生根,传播开来。可见,泉州人移民台湾,不仅是人口的迁徙,而且是文化的播迁,民间信仰的传播。台湾号称“神明三百,庙宇逾万”,大小庙宇遍布全岛。据调查统计,1940年台湾有神灵175种,宫庙总数3661座;1985年有庙神275种,宫庙5338座。[6]

其中大多数神明是在明清时期由福建尤其是漳州泉州两地移民携带入台的,据台湾“内务部”1987年1月统计,全台共有神明300多种,其中80%是从福建分灵过去的。[7]

台胞亲切地称从祖籍地传来的神明为“桑梓神”。桑梓之情,故园之思。对于台湾同胞而言,民间信仰不仅是他们现实生活的精神慰藉,而且也寄托着他们对故土的眷念与遐思之情。

台湾各地的分庙建立之后,即与祖籍地的祖庙形成了“根”与“枝”的渊源关系。故土祖庙对于台湾同胞来说代表着“根”,寄寓着移民对家乡故土的眷念。正如连横所说,台湾移民祭祀神明,除保平安外,“是皆有追远报本之意,而不敢忘其先德也。”[8]为了保持和增强与“祖庙”的这种亲缘关系,台湾各分庙每隔一定时期都得上祖庙谒拜,俗称“进香”或“乞火”;在神明诞辰纪念日,也常回祖籍地参加祖庙祭典。这表面上是台湾同胞祈求神明庇佑的一种宗教仪式,实际上是移居异乡的人借此来表达对故乡亲人的思念、寻根怀祖的执着。

二、庙宇文献资料见证新时期泉台民间信仰的交流

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1987年台湾当局开放民众赴大陆探亲以来,台湾民众赴大陆探亲、观光旅游,以及围绕着“谒祖”、“寻根”为主题的民间活动络绎不绝。泉州是台湾乡亲的主要祖籍地,泉州有许多民间信仰庙宇被海峡两岸信众奉为祖庙。例如,清水祖师、灵安尊王、田都元帅、广泽尊王等民间信仰神明的祖庙都在泉州,泉郡富美宫素有“闽台王爷庙总部”之称,泉郡天后宫、通淮关岳庙也是众多台湾妈祖庙、关帝庙的祖庙,“据统计,与泉州通淮关岳庙有关系的台湾关帝庙有300多座”[9]。这些祖庙成为台湾信众朝圣的圣地,每年都有许多台胞组团前来泉郡天后宫、泉郡富美宫、通淮关岳庙、花桥慈济宫、清水岩、青山宫、坑口宫等一些在泉州影响较大的民间信仰庙宇进香朝圣、寻根谒祖。泉台间频繁的民间信仰交流在泉州民间信仰庙宇留下了数量众多、种类丰富的文献资料。这些资料,成为海峡两岸血缘相亲、文缘相通的佐证。它们凝结了泉台两地同胞的血缘亲情,也是海峡两岸民族文化认同的基础。

(一)泉州庙宇统计的数据资料见证了泉台民间信仰的频繁交流

改革开放以来,泉台民间信仰交流日益频繁,台湾同胞经常组团前来泉州民间信仰庙宇进行宗教朝圣、观光旅游、学术交流等。泉州民间信仰庙宇非常重视泉台间的民间信仰交流,做好接待工作,管理人员还将台胞前来活动的时间、人数、负责人等信息收集、整理作为珍贵的资料收藏于庙宇中。这些数据资料见证了泉台民间信仰交流的频繁性。据不完全统计,1988年6月至1995年6月间,到泉郡富美宫进香谒祖的台湾宫庙共有85座,进香团150批,4753人次。[10]

泉州天后宫自1987年对外开放以来,至1990年12月,有170多批台湾各地妈祖庙组团来泉州天后宫晋谒祖庙,[11]进入21世纪泉台民间信仰交流更加频繁了,据不完全统计,2010年3月至2012年12月,台胞组团到泉州通淮关岳庙进香谒祖的有47次,约4473人次;2010年4月至2012年12月,共有70个台湾进香团,约2855人次到泉郡富美宫进香;2011年1月-2012年12月到花桥慈济宫进香的台湾进香团有17个,约566人次;泉郡天后宫2012-2013年共有58个台湾信众团体,约5393人次前来谒祖进香。[12]这些数据统计资料见证了泉台民间信仰的频繁交流。

(二)泉州庙宇中的匾额、楹联见证了泉台庙宇间浓浓的情谊

匾额和楹联是我国古代建筑中的组成部分,在寺庙宫观中是必不可少的。匾额和楹联既给建筑增添了几分灵气,也是表达情感的载体,蕴含了丰富的文化内涵。在泉州民间信仰庙宇中悬挂或镌刻有许多以台湾民间信仰庙宇或台胞个人名义赠献的匾额、楹联。这些匾文、联文,除了表达对神明的敬仰、赞美之情之外,有不少是表达了泉台两地庙宇之间同根同源的亲缘关系。如在泉郡富美宫悬挂的一方匾额,其上款题有:“泉郡富美宫祖庙萧府太傅千秋”,下款题有:“台湾马祖岛北竿同兴社敬立,己卯年蒲月”,匾文为“寻根溯源”;另有一方“饮水思源”匾额,上款:“泉郡富美宫谒祖进香纪念,己卯蒲月吉旦”,下款:“台湾云林县北港镇新街里弟子卢水源敬”。在霞州妈祖宫悬挂的“寻根驻跸”匾额,系辛卯年(2011)桂月,台湾台南全台永华宫开基广泽尊王镇台三五0周年往南安市山凤山寺寻根首香暨泉州霞州妈祖宫会香纪念,全台开基永华宫管理委会、荣誉主委林士杰、主任委员杨家保、业务委员刘宗华等敬献的。这些匾文都表达了台胞对“根”、“源”、“祖”、“脉”的追寻。再如在泉郡天后宫悬挂的“泉鹿同源”匾额,系台湾鹿港天后宫为纪念泉州天后宫重修而赠献的;在天后宫正殿东旁凉亭石柱上有甲戌年(1994)吉月,台湾鹿港黄再东、黄久东敬献的楹联一对,联文为“鹿港天妃匡一统,温陵庙圣靖千秋”。正殿大门两侧木柱有一对庚午年(1990),台湾施文炳题撰的楹联,联文为“晋水溯源流,泉鹿人文同一脉;湄洲传灵迹,闽台香火并千秋”。这些联文都表达了泉州与台湾鹿港的亲密关系。清代,特别是1784年清政府开放泉州蚶江为与彰化鹿港对渡的港口以来,泉州人不断到前往鹿港垦荒或经商,泉州民间信仰神明也因此在鹿港广为传播。这些匾文与联文表达了泉州与鹿港的神缘同根同源、一脉相承的关系。

有些匾文、联文则表达了台胞对泉台两地庙宇间的友谊以及海峡两岸和平发展的祈愿。如泉郡天后宫悬挂的“情深谊长”匾,上款:“泉州天后宫董事会存念,岁次癸未年梅月吉旦”,下款:“基隆市庆安宫管理委员会主任委员童永、副主任委员钱寿昌、黄建智、访问团团长张芳选贺”。“宫谊长存”匾额,则系丁丑年(1997)五月台湾基隆天显宫主任委员吴龙雄赠献的,祈愿泉州与台湾民间信仰庙宇之间的情谊能够世代长存。

泉台民间信仰成为新时期海峡两岸交流的重要桥梁,正如题写在泉郡富美宫正殿石柱上,由台湾云林麦寮黄文进、陈秋贵题敬献的楹联所言的“神明构造海峡道,春风唤起故乡情”那样,神缘架起海峡两岸的交往之道,也唤起了台胞对故乡的情意。泉州民间信仰庙宇中的这些匾文与楹文既是台湾信众对祖庙敬仰之情的直接表达,也见证泉台两地民间信仰庙宇浓浓的情谊。

(三)泉州庙宇中的碑刻资料见证了泉台庙宇间的互助之谊

庙宇中的碑刻是了解庙宇历史沿革与重大活动的主要载体,泉州民间信仰庙宇中的不少碑刻记录了泉台两地民间信仰庙宇的互助之谊,特别是台胞友好宫庙及台胞对泉州庙宇的捐助之情。改革开放以来,泉州的民间信仰庙宇掀起一股修缮或重建高潮。但当时大陆正值改革开放之初,财力不足,台湾不少庙宇及信众踊跃捐资,热心参与泉州民间信仰庙宇的重建或修缮工作,在财力方面给予泉州民间信仰庙宇大力的支持。泉州的民间信仰庙宇为了纪念台湾信众的互助之举,在宫庙中立碑勒石,将台湾宫庙及信众的义举铭刻于石碑之上。如:泉郡富美宫1990年8月在该宫的东侧修建接待楼,台湾云林县麦寮光大寮聚宝宫、台北三重市灵圣宫和彰化白沙坑富美宫等都出资捐助。在富美宫接待楼嵌有“泉郡富美宫建接待楼记”一方。碑文就有“得到台北三重市灵圣宫、嘉义朴子镇镇安宫、北门先天宫、旺莱先天宫、台中梧棲富美宫、云林褒忠乡聚宝宫、彰化白沙坑富美宫、以及林塗虱、吴水玉、萧良松、魏荣辉、许茂盛等先生的资助”的记载。花桥慈济宫大殿后面的赠药义诊楼系1996年台湾保生大帝联谊会会长周大围先生捐建的,为纪念其义举,在义诊楼一楼大门右侧立有“重建赠药义诊楼碑记”一方,碑文:“泉州花桥慈济宫后楼危屋,蒙台湾保生大帝庙宇联谊会会长周大围先生率其公子尚贤、尚荣、尚庆、尚德、尚文诸君独立捐资,重建为三层楼,建筑面积三百五十四平方米。事经台湾学甲慈济宫顾问李炳南教授倡议并鼎力协助。”天后宫在重建东西阙、山门、戏台等建筑,均有台湾友宫或台胞捐资助建。山门重建过程中得到台湾鹿港天后宫董事会的资助,纪念碑刻嵌于天后宫右侧山门,碑文为:“台湾鹿港天后宫董事会捐人民币捌万元助建山门,庚午年桐月”。

这些碑文资料既见证了泉台民间信仰的友好交往,也是泉台民间信仰庙宇互助,特别是台胞热心故乡民间信仰庙宇建设的历史见证。

(四)泉州庙宇收藏的研讨资料见证了泉台民间信仰在学术上的交流

泉台两地为了更好地开展民间信仰文化交流,拓宽宗教交流的领域,除了进行宗教进香朝拜活动外,还共同举办泉台民间信仰学术研讨活动,围绕着诸如萧王爷、妈祖、田都元帅、关帝、广泽尊王等民间信仰神明开展学术研讨。如1995年、1997年在泉州先后召开两次“泉台萧太傅学术研讨会”,并于1995年12月出版了《泉州道教文化———萧太傅研究专辑》,收录参加“首次泉台萧太傅学术研讨会”的海峡两岸专家学者围绕着萧太傅信仰展开研讨的论文36篇;1997年12月出版了《泉州民间信仰———泉台第二次萧太傅研究专辑》,收录了参加“泉台第二次萧太傅学术研讨会”的海峡两岸专家学者的论文28篇。

2009年10月在泉州召开“海峡两岸民间信仰与慈济和谐文化学术研讨会”,会后泉州市区民间信仰研究会编印了《慈济文化研讨会论文集》,收集了参加研讨会的海峡两岸专家的论文44篇。

2010年6月在泉州举办以“晋谒关帝祖庙,联结两岸情缘”为主题的“泉州首届海峡两岸关帝文化节”,台湾全岛关帝庙、台湾关圣帝君弘道协会推荐台湾东、西、南、北、中五大片关帝信众1800人参与文化节,文化节期间两岸专家学者还召开“关帝文化座谈会”;2012年6月在泉州举办以“弘扬关帝文化,共建和谐社会”为主题的“泉州第二届海峡两岸关帝文化节”,文化节期间还召开“中华关帝信仰文化论坛”,收到了海内外专家学者提交的论文50多篇,论坛主办方———泉州市区民间信仰研究会将之结集成册,并作为通淮关岳庙与台湾及海内外关帝信众交流的赠品。

2013年6月在泉州举办“闽台戏神田都元帅雷海青信仰学术研讨会”,会后,泉州艺术学校、泉州市新海路闽南文化保护中心、泉郡奉圣宫管委会等联合主编了《闽台戏神田都元帅雷海青信仰学术研讨会论文汇编》,该论文汇编收录了来自海峡两岸的29位专家、学者从不同的角度对闽台戏神田都元帅的探讨文章。

泉台两地通过共同举办学术研讨活动,把民间信仰活动从顶礼膜拜提高到学术研讨的层次上来,有力地推进了泉台民间信仰文化交流的新发展。这些学术研讨资料为泉州相关的民间信仰庙宇所收藏,见证了泉台民间信仰在更高层面的交流,拓宽泉台民间信仰交流的领域。

(五)泉州庙宇收藏的台湾庙宇图书资料开启了解台湾文化的一扇窗

在泉台民间信仰交流中,双方经常把本庙管理委员会编印的庙史庙志、庆典活动专刊等资料作为纪念品互为赠送。在泉州民间信仰庙宇收藏了一些台湾庙宇的庙史庙志、活动专刊、农民历等图书资料,这些资料或是台湾同胞来泉州谒祖进香时赠送的,或是泉州民间信仰庙宇的有关人员前往台湾交流时携带回来的,还有是台湾友好宫庙每年邮寄给泉州庙宇的《农民历》,等等。台湾庙宇图书资料既有记载该庙宇的历史沿革,也有记载该庙宇与泉州庙宇之间的源流关系及交往互动情况。以泉郡富美宫的收藏为例,收藏的《台湾聚安宫简介》载:“聚安宫系明朝末年延陵吴姓祖先由富美宫祖庙分灵随郑成功渡台。”[13]

《光大寮开台萧府太傅沿革志》载:“本宫供奉萧府始于清乾隆四十年(1776)……发现一个矩形香木,香木上竟刻有‘富美宫萧太傅’六个大字。诸信徒喜出望外,随侍迎回,将香木雕塑神像奉祀。”[14]

《台湾嘉义县东石港先天宫志》载:“民国十三年(1924)四月初二,本宫举办迎请五年千岁金身,特派代表黄传心、吴双、杨镇等19人,往泉州富美宫进香。”[15]

台湾庙宇图书资料不仅记载了泉台民间信仰庙宇间的历史交流情况,而且将当代的泉台庙宇的友好交往情况也记载下来。如台湾嘉义市北门口的先天宫记载前往泉州富美宫谒祖的事实,“庚午西元一九九0年八月主委林涂虱、乩手商茂荣、笔生赖国雄等三名前往祖庙‘富美宫’,征求朱坤辉董事长同意,召开临时董事会,商谈雕塑萧太傅金尊及往祖庙进香事宜。”[16]“辛未一九九一年农历四月二日本宫组团,搭飞机经香港往泉州祖庙富美宫进香,四月五日早上到达富美宫,受到祖庙阵头热烈欢迎,而后互赠纪念品。”[16]

有些庙宇资料还介绍了台湾庙宇的祭典、签谱、科仪及其他宗教仪式知识。这些图书资料既是泉台民间信仰友好交流的见证,也让泉台民众了解台湾庙宇的历史沿革以及其与泉州庙宇之间的源流关系,还为泉州民众进一步了解台湾的一些信仰习俗,开启了一扇窗。

泉台民间信仰作为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带有鲜明的传统色彩,在泉台交流中发挥了桥梁作用,台湾信众纷纷组团前来大陆祖庙进香谒祖,同时大陆祖庙的主神也屡屡应邀赴台湾巡游,接受信徒的顶礼膜拜。泉台民间信仰交流发展是泉台渊源文化的延续,日趋频繁的两岸民间信仰交流,增加了台湾同胞对中华文化的认同感,增强了台湾同胞寻根认祖的意识。泉州民间信仰庙宇中收藏了大量泉台民间信仰交流资料,这些涉台资料跨越海峡的阻隔来到泉州,在泉州的民间信仰宫庙中得到收藏、保护,是泉州民间信仰宫庙独特的瑰宝,它记录着改革开放以来泉台民间信仰交流的空前盛况,是海峡两岸同胞深情厚谊的历史见证。

 

参考文献:

[1] (明)黄仲昭.八闽通志·卷五八·祠庙[M].福州:福建人民出版社,2006.

[2] 吴幼雄.鲤城区民间信仰调查的思考[J].泉州民间信仰(总第16期),2000,4.

[3] 高拱乾.台湾府志·卷一·封域志[M].台北:台湾大通书局,1984.

[4] 连横.台湾通史·卷一·开辟纪[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19.

[5] 台郡银同祖庙碑[Z]//台湾银行经济研究室.台湾南部碑文集成.台北:台湾大通书局,1966,275.

[6] 余光弘.台湾地区民间宗教的发展———寺庙调查资料之分析[J].中央研究院民族学研究所集刊(第53期),1982,67.

[7] 林其泉闽台六亲[M].厦门:厦门大学出版社,1992,150.

[8] 连横.台湾通史·卷二十二[M].北京:商务印书馆,1983,413.

[9] 泉州市区民间信仰研究会,泉州民间信仰———首届海峡两岸关帝文化节专刊[Z],泉州:泉风文化传播有限公司,2010,11.

[10] 郑国栋.萧太傅崇拜与富美宫的历史作用———浅谈泉州同台湾两地神缘关系状况[J].泉州道教文化———萧太傅研究专辑,1995,7.

[11] 陈一鸣、洪鹤年.泉州(鲤城)台湾关系史话[J].泉州鲤城文史资料(第13辑),1995,17.

[12] 泉州相关庙宇实地调查统计[Z].

[13] 台湾聚安宫管理委员会.台湾聚安宫简介[Z]//泉州富美宫董事会、泉州市区道教文化研究会.泉郡富美宫志.1991,57.

[14] 麦寮聚宝宫管理委员会.光大寮开台萧府太傅沿革志[Z]//泉州富美宫董事会、泉州市区道教文化研究会.泉郡富美宫志.1991,43.

[15] 台湾嘉义县东石港先天宫管理委员会.台湾嘉义县东石港先天宫志[Z]//泉州富美宫董事会、泉州市区道教文化研究会.泉郡富美宫志.1991,49.

[16] 台湾嘉义市北门口先天宫五年千岁管理委员会.农民历[Z].2012,10-11.

>潘新茂.台资茶叶企业在大陆运营模式的创新——以福建天福集团为例[J].集美大学学报,2009,12(4):29-33.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