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题学习
专题学习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首页 > 专题学习 > 专题学习
思 | 发展“新基建” 筑牢科技创新基础
发布时间:2020-09-27      作者:      浏览:0次

作者: 蔡承彬

近日召开的省委十届十次全会就深入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实现推动科技创新超越做了部署。“新基建”是科技创新驱动的重点领域。“新基建”包含5G基建、大数据中心、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新能源汽车充电桩、特高压、城际高速铁路和城际轨道交通等,区别于传统“铁公基”,“新基建”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等科技属性突出,未来十年将是“新基建”与科技创新持续互动升级的关键时期,加快其发展是政府一项重要的工作内容。

2020年8月,《福建省新型基础设施建设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出台,明确了我省“新基建”主要任务、目标和政策举措。“新基建”三大领域中尤其是创新基础设施所需技术往往具有高指标、超前性等特点,其溢出效应可以带动区域经济社会发展。从供给侧看,“新基建”是厚植现代化产业体系根基,特别是抢占全球科技创新和产业竞争制高点,撬动我省新兴产业的重要支点。从需求侧看,“新基建”能为车联网、智慧城市、数字经济、新能源汽车等新经济新业态提供发展基础,更好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

新基建关键在“新”,与传统基建最大的不同在于其理念新、技术新、领域新。在信息基础设施方面,截至2020年6月底,福建全省共建成5G基站1.3万个,重要交通场站已实现5G覆盖。培育形成一批行业特色工业互联网平台、企业级优势平台。成立福建省人工智能产业技术创新战略联盟,有三家企业入选国家级“人工智能创新示范点”。在融合基础设施方面,加快推进公共服务场所的公共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累计建成充电桩6200余个;在创新基础设施方面,累计建设110家工程研究中心、60家国家企业技术中心、27家数字福建大数据研究机构和10家数字福建物联网重点实验室,科技创新能力大幅提升。2019年,我省14项成果获2019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每万人拥有发明专利11件。

新基建的门槛比传统基建要高,特别是科技门槛,不能照搬原来的布局、建设、运行模式,需要不断地创新理念,以包容审慎的态度,为其建设创造良好的环境。加大“新基建”投资,要在国家宏观政策指引下,贯彻创新发展理念,运用全局视角和全周期管理思维,健康有序推进新基建发展。

发挥“头雁”示范作用,加强新基建顶层设计。一是针对新基建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的特征,运用产业技术路线图、科学计量分析体系等多元战略工具,加强新基建产品质量、社会效益等方面综合评估,在突出区域特色优势的基础上,分层次、多维度布局新基建项目,切忌盲目跟风、一拥而上。二是依托我省国家实验室、大科学装置以及创新网络基础设施,前瞻布局一批基础性、交叉性、储备性新基建重大项目工程,实现科技攻关、政策红利和产业效益有机结合,构建“创新载体—总部集群—产业配套—营商环境”四位一体的新基建发展框架。三是发挥龙头企业的引领带动作用。要提升龙头企业的积极性,充分发挥行业龙头企业的专业能力、创新能力和适应市场变化的能力。同时也要鼓励广大中小企业特别是创新型科技型企业主动参与其中,形成大中小型企业共同合作的产业生态。

创新金融支持模式,提升新基建投资效率。5G基建、工业互联网、人工智能等领域一般具有投入资金大、回报周期长特点。“新基建”对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不是在短时间内完成的,新的产业秩序的形成也需要一个相对较长的时间。在推进过程中一定要长期和短期兼顾,用科学的、发展的眼光来处理好长期和短期的关系,可以适当超前但是一定要量力而行。据有关部门发布,2020年全省1567个新基建重点项目,预计总投资高达3.84万亿元。此外,“新基建”电子类产品和设施居多,建设完成后仍需要大量的资金维护,也会给相关企业和政府带来较大财政压力,因此要以积极有为的财税金融政策稳定建设资金来源。在新型数字基础设施建设中,政府要侧重于投入基础性、关键性的基础设施建设,并探索PPP融资模式,吸引更多社会资本参与项目建设。及时跟踪新基建领域“独角兽”“瞪羚”企业核心技术优势,通过地方产业园区、高新技术企业、市场化金融机构三方合作方式,加强相关技术和商业价值层面评估,优化丰富5G基建、人工智能等产业投融资结构,推动相关创新主体IPO上市,构建多元化新基建投融资模式。要建立国企资本和民间资本融合的新基建项目库,囊括政府、国企、民企、大学、科研单位、第三方服务机构等多种主体,既有基础设施的建设方,也有多个产业融合应用方。通过这种方式广泛调动产业各方力量。

坚持软硬相结合原则,优化新基建创新生态。“新基建”不仅包含“看得见、摸得着”的“硬基建”,也包括“看不见、摸不着”的“软基建”,比如信息系统的软件、人工智能算法、虚拟网络空间的管理与服务模式以及法规、标准等软环境保障等。实践证明,“软基建”往往是决定“硬基建”成效高低乃至最终成败的重要因素。一是要大力推进解决操作系统、数据库等基础软件以及工业软件、高端应用软件自主创新能力不足的问题,提升我省软件领域的“软实力”。二是要大力解决我省大数据、人工智能、智能制造、数字经济等领域的核心和关键模型、算法能力不足的问题,提升我省数字经济领域的“巧实力”,抢占数字科技和产业的价值链高端和金字塔顶尖,避免过度重视数据存储设施造成产能过剩和低端徘徊。三是要着力突破影响我省经济社会发展的无形的“软基建”瓶颈,提升对各类虚拟资源和无形要素的有效治理水平,建立和完善以数据等“软”资源为关键要素的建设模式与运营管理模式,提升数据治理能力,补齐治理短板。同时,也要构建起涵盖监管创新、金融投资、风险防控、安全保障等多维度的软环境。

坚持建用相结合原则,以应用成效体现建设价值。在“新基建”发展中要处理好“建”与“用”的关系,“建”与“用”二者要注重协同布局、融合发展、以“用”为本。“新基建”要对接市场需求,避免将一些项目冠上“新基建”的帽子后,不考虑实际需求而过快过广地推进投资建设,造成资源闲置或浪费。“新基建”不仅要成为新时代基础设施的“底座”,更要为产业转型、消费升级、服务提质、经济增效提供核心“引擎”,以应用成效体现建设价值。“新基建”应突出数据赋能,要创新“新基建”应用场景,以数据带动全生产要素的增值。要加快在线办公、在线教育、在线医疗以及智慧交通、智慧物流、智慧农业、智慧城市等创新应用场景的落地,构建产业发展新模式。并以数据的畅通流动、开放共享和泛在融合,倒逼和促进社会治理结构、公共服务、产业布局更加合理优化、透明高效。

(作者为福建社会科学院研究员)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CopyRight2018@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