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所在的位置是:首页 ->> 新闻中心 ->> 台情要报 ->>
马英九忧心大陆与韩国FTA

 马英九忧心大陆与韩国FTA

 

715下午,马英九在国民党中山会报针对大陆与韩国预订年底完成《自由贸易协定》(FTA)谈判表达忧心。他表示,两岸签署ECFA的原因之一,就是要因应大陆与韩国签署FTA带来的负面冲击,但民进党长期杯葛两岸服贸协议与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对台湾的全球经贸布局影响深远。

马英九710日曾针对中国大陆与韩国预订年底签署FTA一事表示忧心,他15日下午主持国民党中常会,讨论7月底预定召开的“立法院”临时会,再度对台湾可能造成的经济冲击表达关切。

马英九表示,在大陆市场中,韩国产品是台湾产品最大竞争者。“经济部”评估,陆韩双方签订的FTA生效后,台湾工业产品有24.7%、总产值约386亿美元将受到韩国产品的严重威胁,包括钢铁、工具机、汽车、面板、石化、纺织、玻璃等。

他指出,尤其所有台湾出口到大陆的工业产品中,有2%5.4%的项目,总产值介于3184亿美元,可能直接遭到韩国产品所取代;特别是台湾南部的石化业与高雄的钢铁业,将会受到韩国产品最大冲击。

他说,本来两岸签署ECFA的原因之一,就是要因应大陆与韩国签订FTA带来的负面冲击。不过,民进党长期的杯葛,导致已经签署的两岸服贸协议与学运期间学生及民进党都推动的两岸协议监督条例,始终没有实质进度。当时民进党与学运学生都要求“先立法、后审查”,然而法案从428送进去至今完全没有动静,实质上变成“没有立法,也没有审查”,这对台湾的全球经贸布局,影响深远。

他表示,面对韩国的不断进展,台湾却被在野党的少数暴力杯葛给箝制,他对此已经一再表达忧心;而且忧心的不只是他,产业界也非常焦急;台北市商业总会就表示“两岸服贸协议在‘立院’持续卡关,使台湾经济走不出去”,台湾机械公会也指出,“长此下去,台湾将逐步丧失在大陆市场的竞争力”

马英九强调,值此台湾经济发展的关键时刻,民进党如果一再视而不见,继续以少数霸凌多数,杯葛两岸服贸协议、两岸协议监督条例与自由经济示范区特别条例等重大经济法案,那就是继续选择政治斗争的路线;民进党意图斗倒的不是国民党,而是整个台湾经济,相信人民都会检验。

“陆委会”:货贸何时完成协商没有时间表

“陆委会”副主委兼发言人吴美红表示,大陆与韩国之间的FTA可能在今年底前会有结果出来,台方当然希望尽快完成包括货贸等ECFA后续协商,但更要重视争取到我们应该要有的项目以及权益面向,所以要谈的好也非常重要。对于货贸何时完成协商,吴美红说,不会有时间表。

吴美红也说,两岸经济合作委员会第六次例会举行时间规划在8月上旬,在大陆举行,地点仍在陆方安排当中,议题主要是六个工作小组的进度以及互设经贸办事机构。

吴美红说,两岸协商货贸协议已经进行八次业务沟通,台方比较关切的产业包括汽车、石化、工具机、面板等,希望争取到优惠降税安排,另外还有一些台方比较弱势的产业,像是纺织、织袜、陶瓷、石材等,也希望去争取到能够列入排除降税的安排或是争取延长调适期。

对于货贸协议在8月举行的两岸经合会例会会不会有进展?吴美红说,根据经济部规划,经合会的议程相当紧凑,不容易在例会中去安排货贸协议的协商,但是双方都已经规划,下次货贸的协商会在经合会例会后尽快来安排,持续推进货贸协议的协商。

台学者李志强:全球化趋势下没人会等台湾

中国大陆与韩国预订年底签署自由贸易协定(FTA),台湾却迟迟未能通过两岸服贸协议与自由经济示范区特别条例。台湾淡江大学大陆研究所副教授李志强表示,台湾很奇怪,大家只会以负面的心态看事情,在全球化的趋势下,没人会等台湾的。

马英九多次质疑两岸服贸、自经区条例遭到在野党长期杯葛,会拖垮台湾经济。李志强表示,台湾很奇怪,社会普遍有种心态,不从正面去思考,只用负面心态去看事情;一方面是很多人的心态是只想安于现状、不思发展;另外也有不少人认为这事与他切身不相干,不要改变。

他举例,一般民众反对服贸是因为怕没做生意,认为没有直接影响,但有些周边效应还是会造成影响,例如外商或陆资不论是在台湾设分公司或开店,要招揽员工就一定要调高薪水。但民众却担心一旦改变就会破坏什么东西,不会从正面角度去看事情;任何事会往前推进一定有其理由,一定是好处多于坏处。7-11在兰屿开店不只给居民生活带来方便,也给游客方便,如果没人买也是会倒闭。但也有人会反对。

有人主张台湾应调整加入区域经济组织的顺序,先加入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协定(RCEP),再加入跨太平洋伙伴协定(TPP)。李志强分析,TPP大陆没参与,美国在主导,问题是TPP的开放程度很高,全台湾都要开放,最麻烦的是美国猪肉进口的问题,台湾不太可能23年内就可以加入;RCEP是大陆主导,可是台湾连服贸、货贸都没有通过,怎么可能先加入RCEP?所以两边都有困难。

他指出,中韩FTA与中国大陆和其他国家签的FTA相比,对台湾的影响更大,主要是因为台湾的产品与韩国的产品如半导体、面板、其他IT产业的重迭度很高,还有石化业等重要产业;如果台湾的产品要多缴5%的关税,就很难与韩国货竞争。

有人认为只要台湾的产品力求创新,拥有不可替代性,就不必担心中韩FTA带来冲击。李志强分析,全世界的产业绝对不会容许市场上只有一家独占,因为市场是不断在竞争。例如iphone做得再好,也是有三星产品分割至少一半的市场;台积电的晶圆代工技术很先进,但韩国三星也有做晶圆代工,其他晶圆代工厂技术也已逐步赶上,要建立不可替代性的产品或许要花30年才能做到,这期间难道就不需要参与全球化了吗?

李志强说,创新是一定要走的路,也不可能35年就能达成;马英九两任8年任期不算短,但对科技业的发展时间算短的;韩国也是花了30年的时间才建立起全球知名品牌,所以全球化是把市场范围扩大,产业升级是把基本功练好,两者必需互相配合,不能缺一;如果服贸不过、货贸也迟无下文,台湾会更糟糕,现在界全球化的趋势,没人会等台湾的,如果不赶快竞逐区域经济的参与、区域经济的整合的话,台湾就会愈来愈没机会。(综合整理)

CopyRight@ 福建社会科学院  闽ICP备05005786号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柳河路十八号 邮编:350001

闽公网安备 35010202000542号